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米恩 > 姑娘妙手回春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姑娘妙手回春  下一页

姑娘妙手回春  第20页    作者:米恩

  这吻称不上美好,反而有些刻意的粗暴,甚至……

  第八章  脸红心跳的惩罚(2)

  待两人走出房门已是半个时辰后的事了。

  看见自家哥哥出现,锦轩瞪大双眸,接着脖子一缩便要溜。

  她见沐依儿迟迟未来,本想再去唤一次,却被华少楚给拦住。

  她本来还埋怨来着,现下只剩满肚子的感激,没想到这讨人厌的男人偶尔也会做对的事……

  “你要去哪?”锦修半眯着眼,看着那像老鼠一般躲躲藏藏的妹妹。

  锦轩身子一顿,这才干笑着转过身,“哥哥,你怎么来了?来了也不说一声,你瞧这碗筷才一副,我这就去替你拿来……”说着身子一跃,逃了。

  锦修看着她逃窜的背影,没有去追,而是对一旁的好友说:“你辛苦了。”

  “……”敢情这是托孤的意思?

  华少楚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才道:“你来是为了要接粮?”

  锦修点头,“事情可顺利?”

  “议事,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华少楚挑眉,接着又说:“目前已有十八队商队往天

  阳城而去,第二批会在十日后抵达,这些粮草应该能够支撑三个月。”

  “三个月……”锦修低喃,俊眉紧拧,“只能撑三个月的时间,可三个月内战争有劝法结束吗?”

  锦修不知道,华少楚也不知道,他们只是尽自己的力量保护天暗,保护他们的国家以及百姓。

  沐依儿见他们似乎有事要商量,抿了抿唇,轻声道:“我去用膳,你们聊。”

  她已有整整一日未用膳,肚腹饿得直打鼓。

  锦修见沐依儿退了出去,这才开口问:“你下定决心了?”

  “目前这情况,我再不做决定,天皓只有亡国一条路。”若是可以,他也想逍遥的当第一皇商,娶个娘子过小日子,什么事也不必想,偏偏天不从人愿。

  在听华少楚亲口表态后,锦修这才松了口气,“那便好,这趟回去后也该有动作了。”

  并非他大逆不道,而是当今圣上实在不是当皇帝的料,再这么下去,真会如华少楚所说,只有亡国一路。

  况且他拥护华少楚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华少楚原本就有竞争皇位的资格。

  华少楚的母亲华情雅是当年的天皓第一美人,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习得一身出色的舞艺,舞姿艳冠群芳,虽是商户出身,求娶之人却如过江之鲫,偏偏这样一朵娇花在先皇亲临华府那夜而凋零……

  那日华府被选为皇商,华家老爷大喜,宴请亲朋好友与交好的官员,并让独生女上台献舞,没想到先皇竟乔装入席,华情雅这一舞当场掳去了先皇的目光,他一眼便看上天皓第一美人。

  当夜他趁着酒醉,潜入佳人闺房,夺了她的清白之身。

  事后先皇食髓知味,要将她接入宫,择日封为嫔,可华情雅是个硬气之人,无端被人凌辱,还得入宫服侍奸淫她之人,说什么她都不能接受,当天便悬梁自尽,好在贴身丫鬟及时发现,这才将人给救下。

  先皇得知后震怒,扬言华情雅若是敢死,他便拿华府百余口陪葬。

  华情雅遭受威胁,求死不能,只能麻木的活着。

  先皇似乎对她是真心喜爱,得知她不愿入宫,也不再强求,而是在空闲之际微服出宫至华府寻她。

  华情雅却是恨死先皇,她一个清白的姑娘家,本有着锦锈前程,能嫁个好郎君相夫教子,过上寻常女子渴望的人生,却让先皇给毁了,还得为了家人的性命委身于他,这样的日子对她而言简直是生不如死。

  她一日日的消痩,想着若是能这么死去也好,偏偏在这时她发现自己怀了身孕。

  得知此事,先皇简直乐坏了。

  他子嗣不丰,至今才生出三个公主,皇子倒是一个都没有,所以华情雅有孕一事让他非常重视。

  有了孩子,华情雅自然不能再这么瘦下去,感觉到肚腹里的小生命,身为母亲的天性让她稍微振作了起来,可惜她的身子因长期虚弱坏了根基,生下华少楚不久便撒手人寰。

  先皇得知她香消玉殡的消息后悲痛不已,将心爱之人逝去的悲痛强压在甫出生的华少楚身上,也因此即便华少楚是他的第一个皇子,他依然对华少楚不闻不问。

  三个月后,他的另一名妃子杨妃也为他产下一子,有了这个孩子,先皇对华少楚就更加不上心了,也因此华少楚虽是皇长子,却没有入皇室玉牒。

  华少楚也是可怜,明明没想过要争,偏偏因为他的身分,从小到大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刺杀与毒杀,若非先皇还在世时杨妃不敢做得太过明目张胆,恐怕这世上早已没有华少楚这个人了。

  等到先皇离世,华少楚羽翼已丰,更加懂得怎么隐藏光芒。

  而新皇就是个只爱美人、沉迷酒色的货色,发现华少楚和他一样是个爱好女色的浪荡子后,暂且留下他的命,

  毕竟知道华少楚身分的朝廷命官不在少数,若是他才上位不久便杀了华少楚,肯定会在史书上留下一笔。

  于是他派人监视着,只要华少楚没有异动,他便暂时不除掉华少楚。

  然而杨妃不同,依旧想除去华少楚以绝后患,却都被他给躲过。

  华少楚处于被动,为了保护华府、保护他在意的人,他一直装疯卖傻,然而经过长年的隐忍,他已经受够了。

  再说,现下的状况已不是他不争便能解决,等到凤阳国占领天皓,他一样会失去所有。

  华少楚点头,“待这次回去,天,便会变了。”

  “我人在边疆,没办法回去帮你,但你放心,天暗我会帮你守好。”锦修认真说道。

  两人都希望天皓国的这场劫数能赶紧过去。

  “照顾好自己,若下次见面,你身上少两肉,我就……”锦修附在她耳边轻声说着什么。

  沐依儿俏脸微红,忍不住轻捶他,“别闹!”

  这男人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下和她讨论她胸部的大小?他还知不知羞呀!

  锦修见她羞红了脸,更加想逗弄她,低声又说:“我是认真的,若是它再变小,我也只能辛苦点,夜夜揉它,看能不能让它长大一些。”

  “还说!”沐依儿都快不敢抬头见人了。

  见两人旁若无人的浓情密意,华少楚终于忍不住咳了声,没想到沉浸于甜蜜气围的两人压根没理会他。

  他瞪眼,又用力咳了几声。

  依然没人回应他,倒是一旁的锦轩看他咳到肺都快掉出来了,忍不住问:“你这样?难不成也被传染了瘟疫?”

  瘟疫?他不过是咳个几声,这女人这么希望他死是不是?华少楚狼狼瞪了她一眼。

  这话拉回了锦修和沐依儿的注意力,相较于沐依儿的羞涩,锦修倒是十分坦荡看向华少楚,不悦的道:“打扰未婚夫妻道别是件十分不道德的事。”

  “你们少说道别了小半个时辰,究竟是谁不道德?”华少楚翻了个白眼,这话也就眼前这个一遇到沐依儿就不要脸面的家伙才说得出口。

  “好了,你该出发了。”沐依儿毕竟是姑娘家,脸皮薄,忙催促锦修出发,“路上心点。”

  若非他这趟有任务在身,必须护送粮车回军营,而沐依儿又坚持要一路行医,他真想把她给一块绑回去。

  “你才该小心,记得,不准再瘦了,听见没?”锦修心疼的看着她那瘦削的脸庞,都快见不到肉了。

  “听见了。”沐依儿点头。

  两人又话别了一会儿,锦修才跃上马,扬长而去。

  直到看不见人影,沐依儿才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

  她也得抓紧时间将治癒瘟疫的药方推广出去,希望能因此结束两国的战争。

  “我想爹了……”锦轩不舍的看着自家大哥离去的身影,嘴里说着想爹,事实上压根就是想上战场去杀敌,这点不必明说,沐依儿和华少楚都知道。

  “还不回去弄药?不是来帮忙的?”华少楚瞪着她,粗声粗地说。

  锦轩撇嘴,“知道了,这不就要去了吗……”

  她真心觉得这趟出门很亏,明明就是想躲他来着,偏偏她走到哪儿,华少楚便跟到哪儿,压根一点私人空间都不给。

  她实在不懂,他这么跟着她是做什么?她又不是犯人,就这么怕她偷跑是吗?

  看着两人边走边斗嘴,沐依儿笑着摇头。

  其实这两个人挺配的,就是不知道锦轩那傻丫头何时才能明白华少楚对她的心。

  沐依儿又看了眼锦修离去的方向,这才跟在两人的身后缓步进城。

  他们并没有发现,城外一处隐密的树林内躲了几个人,那几人紧紧盯着沐依儿的背影,直至她没了身影,那人才低声说:“你们说的就是这个女人?”

  开口之人的口音有些奇特,似乎不是天皓国的口音。

  “就是那女人。”另一个人点头。

  “好,照计划行事!”

  两人说完便隐身离去,那树丛彷佛从未有人来过。

  第九章  被敌国绑架(1)

  虽然天气渐渐转冷,但瘟疫的蔓延却没有因此而减缓,每日都有人离去,每个城镇都能听见百姓痛失亲人的悲泣声。

  好在在沐依儿的努力下,只要是她行经的城镇,瘟疫皆能得到控制。

  这些受惠城镇的大夫在家乡病情得到控制后纷纷走出家园,往其他瘟疫肆虐的城镇而去,目的自然是救助更多的人。

  这,是沐依儿的请求。

  她很清楚凭她一个人的力量只能救助少部分的人,所以她每到一个城镇,都会召集当地的大夫,将防治与救治瘟疫的方法给传播出去。

  一开始她所受的冷眼可不少,毕竟治癒瘟疫一事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也不怪没有人相信,这也是为何沐依儿每到一个城镇都得停留一阵子的缘故,没有什么比亲眼看到成果更令人信服。

  天皓国的疫情在沐依儿的努力下渐渐改善,可她并不知道,因为如此,她已被人给盯上了。

  看着手中的信,锦修一张俊颜沉得吓人。

  他才刚护送一半的粮草回营,解决短期内军营缺粮的危机,正要向锦威请示要回天皓城接媳妇儿,没想到却接到了另一个消息——运至天云城的另一半粮草被劫了!

  这代表什么?代表军营缺粮一事暴露了,劫粮之人不必说,肯定是潜入天皓的凤阳探子。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锦修在接获粮草被劫的消息没多久,又收到华少楚从天阳城傅来的信,信里只有十分简洁的一行字——

  沐依儿失踪了!

  接踵而至的坏消息让锦修浑身上下散发着肃杀之气。

  粮草被劫、沐依儿失踪,这两件事发生在同一日,前后差不到几个时辰,让他不多作联想都难。

  若沐依儿是被人给掳去,那么十之八九和劫粮车之人脱不了关系。

  在请示过锦威后,他再一次马不停蹄的赶到天阳城。

  “她是到山里采药时失踪的。”华少楚愧疚的看着眼前风尘仆仆赶至的好友,歉然的道:“对不住,是我没照看好她。”

  他答应过锦修会照看好沐依儿,却不料将人给看丢了……

  一旁的锦轩哭个不停,哑声说:“哥哥,不是华少楚的错,都怪我,要不是我任性,依儿也不会不见,对不起……呜……”

  锦轩很少哭,她个性乐观,大而化之,极少有事情能让她落泪,偏偏这一次她哭得不能自已。

  原本该是她去采药的,却因为她和华少楚赌气,一气之下跑到城里闲晃,华少楚找不到她自然是气急败坏,沐依儿见他如此紧张,便让他前去寻她,自个儿背起竹篓到山里采药,没想到这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

  “现在说这些都没用!”锦修不管沐依儿是为何出城,他只在乎她为何失踪,“跟去的人怎么说?”

  “没人看见。”华少楚的脸色很不好看,“他们说沐依儿当时告诉他们要再往深一点的地方去采药,让他们在原处等她,谁知她再也没有回来,他们带头寻了近两个时辰还是寻不到人,这才赶紧回来告知。”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姑娘妙手回春  下一页
第2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米恩的作品<<姑娘妙手回春>>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