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米恩 > 姑娘妙手回春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姑娘妙手回春  下一页

姑娘妙手回春  第19页    作者:米恩

  看着眼前女子一脸坚定的神情,他终是点头了,“行,但后果你得自行负责。三天后糧车会丛寿城出发,到时我会派人送你过去。”

  “多谢华公子。”目的达成,沐依儿不在停留,转身便走。

  前往边疆该备的药材可不少,她得赶紧回去准备。

  第八章  脸红心跳的惩罚(1)

  三日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华少楚一早便在寿城等着,因为沐依儿的缘故,本来没打算前来的他破例跑了一趟。

  本以为只是送行,毕竟他的身分特殊,要离开皇都,所需的准备可不是一星半点,所以他压根没想到要跟随,却没想到在看见某人后瞬间改变了主意。

  “锦轩,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看着躲在沐依儿身后的女人,华少楚额角一抽,沉声问。

  本以为躲得挺好的锦轩身形一僵,发现躲不了,这才不甘愿的现身,“为什么我都打扮成这样了,你还认得出来?”

  锦轩很郁闷,非常非常的郁闷。她躲了华少楚很长一段时间,总算在前几天甩开他的监视溜出城,直奔疫区找沐依儿,没料到沐依儿给了她一个大惊喜。

  得知沐依儿要去边疆,她怎么可能会放过,当下自然是又撒娇又纠缠,被她缠了整整一夜,沐依儿这才顶着黑眼圈无奈答应。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过了一关还有一关,她早料到华少楚不会放过她,因此事先乔装成沐依儿的贴身丫鬟,却没想到还是被他识破。

  难道这就叫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想到这,锦轩突然很沮丧。“你就是化成灰我都认得出来。”

  华少楚咬牙说:“走!同我回去。”

  “我不要!”锦轩又躲回沐依儿身后不出来,抿唇道:“我要陪依儿去救人,我也要为天皓尽一份心力。”

  她好不容易抓到这次机会,说什么也不会放弃。

  华少楚拉下了脸,也不跟她废话,伸手便想抓人。

  就在这时,一旁的沐依儿开了口,“让她跟吧,有我看着,总比她之后自己偷跑来得好。”

  她算是看清锦轩的决心了,明白若是不让她跟,她迟早会再跑,倒不如成全她,以免她惹祸。

  听见这话,华少楚一张俊颜更加阴沉,不得不说,沐依儿说得极对。

  他沉思不到一盏茶的时辰后,便说:“好,我也去。我得要一个时辰的时间准备,你们先在这等着。”

  他不是不相信沐依儿,而是不放心锦轩,所以他要跟去。

  “什么?你要跟?”锦轩瞪大双眸,一脸的不情愿。

  华少楚瞪了她一眼,“不愿意?那行,你也别去了。”

  “没!”她忙像拨浪鼓般摇着头,露出谄媚的笑,“欢迎!再欢迎不过了,有华少爷的陪伴是我的荣幸,怎么可能不愿意,呵呵呵……”

  天知道说出违心之论的她有多么心塞呀!

  “哼!”华少楚冷哼了声,这才离去。

  他要离京就得动用到替身,还要瞒过皇帝的爪牙,一个时辰着实不太够用,他必须抓紧时间。

  看着离去的华少楚,锦轩原本兴奋的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她就是为了躲他来着,可这会儿得一起去边疆,她还怎么躲呀?

  见好友一脸郁闷,沐依儿失笑,“怎么?总算是达成你的愿望了,还不开心?”

  锦轩只是抬了抬眼皮睐她一眼,闷声说:“你不懂啦……”

  “你不说我怎会懂?”沐依儿这才发现好友似乎有心事,关心的问:“是不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

  解决不了的事?锦轩想到这阵子困扰着她的问题,极闷的说:“本来以为解决了,可现在又绕回原点了。”

  摆脱不了华少楚,问题就无法解决。

  听见这话,沐依儿扬了扬眉,问:“是不是和华少楚有关?”

  她算是看出两人之间似乎有着什么事了,若是以前,在感情上和锦轩半斤八两的她或许还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可在经过和锦修的甜蜜相处后,她在感情方面的敏锐度可以说是进步神速,尤其是华少楚看着锦轩的眼神,简直和锦修望着她时一模一样,让她想不发现都难。

  锦轩没想到她猜得这么准,憋了几个月的心事再也忍不住,望着她说:“呃……那个,依依呀,你说,一个男子会欺侮一个姑娘,除了喜欢之外,有没有可能就是好玩龙了,还没有什么意思?”

  沐依儿闻言失笑,敢情这傻姑娘开窍了?

  “你问的可是华少楚?”不得不说,锦修和华少楚不愧是好友,两人欺侮喜欢姑娘的模式简直是一模一样。

  锦轩粉脸飞红,忙摇首,“没、没有!我就是问问……”

  “哦……问问?”沐依儿调侃的凝视着她那红艳艳的双颊。

  锦轩被她盯得羞赧,索性不问了,“算了,当我没说话。”

  沐依儿见她恼了,这才不闹她,认真的说:“锦修的确很爱欺侮我,可要是我真恼了,他又比谁都紧张。我只能说,你不能把欺侮一个姑娘当作喜欢一个人的基准,而是该用心感受对方的心,我想你应该比谁都清楚,那人对你是否是真心的关爱,而非只是单纯的好玩,你说是不是?”

  感情之事每个人的感受都不同,她能说的也就这些,剩下的该由她自己感受才对。

  锦轩听完顿时垮下脸,“你这有说和没说还不是一样……”若她懂,又何必问?

  可沐依儿却不再多说了,毕竟这样的事说再多也比不上她自己开艰来得好。

  一个时辰很快便到了,前往边疆的商队也终于出发了。

  华少楚越过朝廷派粮至边疆一事是机密,自然不能让人知晓,至少目前还不能。要知道皇帝对他可是忌惮得很,小商队,有米粮、药材和一些民生用品,却不足够供给边疆的士兵。

  可华府的商行遍布天皓国各个城镇,同一时间,各个城镇皆有这样的商队出发,只要这些商队顺利到达,就能解决边疆的燃眉之急。

  商队浩浩荡荡的踏上了旅程,沐依儿坐在马车上看着车窗外悠然的白云,心里却是一片沉重。

  她若没记错,接下来三个月天皓和凤阳将进行一场大战,那场大战死伤无数,加上疫病的蔓延,让两国人民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靠她一个人的力量,真的有办法扭转这个结局吗?

  沐依儿不知道,她只知她会尽力去帮忙有需要的人。

  锦修的心情很不好,非常非常的不好。

  收到传讯兵送来的信件后,他已经坐在原处整整一个时辰了。

  锦威来找儿子,这才发现他像雕像一般动也不动,那张肖似其母的俊颜正拉得老长,彷佛谁欠了他几万两银子似的。

  “阿修,发呆呀?”面对儿子,锦威不再是将军,只是个普通的父亲,见儿子愁眉不展,他自然得关心关心。

  锦修没说话,而是把手上的信递给他。锦威接过后快速的扫了遍,接着便是一阵宏亮的大笑,“好!不亏是我锦威的媳妇儿,有见识、有胆量,我喜欢!”

  最后一句话让锦修忍不住瞪了父亲一眼,那是他的娘子,他爹是怎么说话的?能不能尊重点?

  “若是来的人是娘,您还会不会笑得这么开怀?”锦修冷冷的堵了他一句。

  “咳!”一句话让锦威的笑声戛然而止,轻咳了声,“媳妇儿有这个能耐,我们该支持她,你苦着张脸干么?”

  锦修一直知道沐依儿能干,却没想到她连瘟疫这种不治之症都有办法。

  想到方才信里所写的,他又沉下了脸。

  这该死的女人不仅自告奋勇跑去疫区,更该死的是她竟然先斩后奏,跑来边疆医治病患,还只用一封信便想打发他!

  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她这么做有多让人担心?

  这就是锦修沉着脸一个时辰的原因,因为媳妇儿的不听话。

  锦威也是个护妻狂魔,非常能理解他的心情,看着儿子一脸担忧,拍了拍他的肩,坐到他身旁,说:“既然这么担心,就去接她吧。”

  这话让锦修一怔,抬起头看着他。

  “你不是说少楚正在筹集粮草?粮草对我们十分重要,我命令你前去接应。”锦威沉声又道。

  存粮仅剩半个月一事是机密,若这事传出去,凤阳国岂会放过这等好机会?

  所以这事绝不能透露出去。而华少楚会派人送粮草至边疆一事,除了他之外,就只有儿子知晓,派儿子去护粮再适合不过。

  “领命!”锦修也不矫情,立刻站起身,扬声应下,脸上的阴霾瞬间少了大半,“我这就去准备。”说着便像阵风似的瞬间离去。

  看着只留给他一屁股灰的背影,锦威瞪眼低骂,“这臭小子,有了媳妇就忘了爹,道谢也不说一句!”

  沐依儿他们启程已快十日,这十日她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沉重。

  她没想到情况会这么糟糕,愈接近边疆,灾情愈严重,有的村庄甚至只剩下少数等死之人,其他人早已离去。

  “依儿,药草快没了……”锦轩顶了阿喜的位置跟来,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自然得帮忙。

  虽然华少楚对她前去接触病患一事十分反对,可锦轩压根就不理他。

  “又没了?”沐依儿拧起柳眉。为了此行,她可是备了大量药草,没想到还是不够……

  好在有些药草附近的山里便能采得,勉强还能应付,就是一些珍贵的药材比较麻烦,不过有华少楚这个大金主在,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就是在调度上有时会慢了些。

  沐依儿净了净手才说:“行,我带人去采。”

  不料她才站起身身子便一晃,若非锦轩眼明手快的扶住她,肯定会栽倒在地。

  “你别去。”锦轩见她累得脸色发白,忙拦住她,“你几天没能好好休息,都累得快昏倒了,还想去采药!你去休息一会儿,药我已经认得了,我带人去就成了。”

  要说这一路谁最疲惫,肯定是沐依儿。她凡事亲力亲为,只要有病患,她绝对不会落下一个,也因此原本一块出发的商队因进度问题,只好抛下他们先行离去。

  而锦轩和华少楚便是留下的人,除此之外华少楚还留了十个人给她当助手,可这不过是杯水车薪,光靠这些人根本救不完一路走来的病患。

  别说人力了,就是药材也不足,这才会让沐依儿蜡烛两头烧,又要医治病患,又得去备药,十日下来整个人瘦了一圈,让人看了心疼。

  “你可以吗?”沐依儿是真的累了,一连十日睡不到一、两个时辰,让她异常疲惫,她需要休息,否则没办法进行接下来的医治。

  “包在我身上。”锦轩拍着胸脯打包票。

  沐依儿不放心,将几种药草的形状和特徵给画下,让锦轩带着后,才拖着已累到临界点的身子去休息。

  她睡得很沉,却不是很安稳,即便在睡梦之中,她也在医治病患,一双手忙碌不已,一会儿诊脉、一会儿扎针。

  忽然间,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重重的压着自己,让她动弹不得。她拧起眉试着挣脱,却一怎么也挣不开,反而被压制得更紧。

  最后沐依儿放弃了,因为她实在是太累太累了,不一会儿便再次沉沉睡去。

  她睡了很久,从天亮至天黑,似乎怎么也睡不够似的,想继续睡下去,可是有什么在干扰着她,她不只感到身子沉重,身上还有什么在游走着,湿湿热热的,像是有什么人正一点一点的亲吻着她的肌肤……

  等等!亲吻?

  这认知让她吓醒,正想跳起,耳畔便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醒了?”

  沐依儿瞪大美眸,还未反应过来,那微启的唇儿便被人攫了去。

  柔软的唇细细地摩挲着她的,湿润炙热,见她转醒,原本温柔的吻转为粗暴,像是惩罚似的,惹得她浑身轻颤。

  在看清眼前之人后,沐依儿这才放松身子,双手勾住他的脖子,眯起了眼。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姑娘妙手回春  下一页
第1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米恩的作品<<姑娘妙手回春>>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