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米恩 > 姑娘妙手回春 > 繁體中文    米恩小说作品集  姑娘妙手回春  下一页

姑娘妙手回春  第1页    作者:米恩

  楔子  暗夜谋杀

  恢宏的大宅外,一处黑暗无光的小巷中,有两个人偷偷摸摸的抬着一顶小轿,趁着夜色极快的往皇都内临江河的方向奔去。

  轿内的女子强撑着糊模的意识,透过被夜风吹起的布帘缝隙,看向大宅门前立着的那两头张牙舞爪的石狮子。

  石狮子在夜色下更显凶猛狰狞,然而她想看的并不是那对石狮子,而是半掩在朱漆大门后的人影。

  那人正扬着一抹得意的笑,静静的望着她。

  看着那抹笑,女子用嘶哑的嗓子无力地发出如猫叫一般微弱的声音,“为什么……我什么都不争,为什么非要这么对我……”

  可惜没人回应她的话,她只能看着朱漆大门上镶着的淡金色铜盘,以及上方龙飞凤舞、金光闪闪的两个鎏金大字“江府”,离她愈来愈远……

  女子不知自己在轿中颠簸了多久,她的意识一直很模糊,直到感觉刺骨的冰冷漫上她的身子,她才惊醒过来。

  看清缓缓浸湿身上厚重衣裳的江水,她一张俏脸顿时惨白,想挣脱,却因迷香的缘故浑身上下使不出一丝力气,只能用虚弱的声音喊着,“救命……谁来救救我……”

  她不会泅水,此时身处江流之中,虽因身上没有半丝力气而在江面上载浮载沉,但她知道只要她一恢复力气,便会因为害怕而挣扎,那时她早已离岸边极远,根本不可能有存活的机会,只有死路一条。

  岸边站着两个男子,其中一名面露不忍,撇过头不敢再看。

  另一名则面色阴沉,对着女子说:“别喊了,谁让你明明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女,却拥有大把的财富,连亲祖母都眼热,伙同我们夫人下毒手,这一切都是你的命!”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道理,更何况在这不安定的世道,一笔不菲的财富足以让任何人动心。

  他不就是这样?只要有足够的金钱诱惑,就是让他把命给卖了都行,更何况他也不是头一次替上位者处理这些肮脏事了,人,他杀的可多了,这也是他区区几年就从一名小厮成为江府大管事的原因。

  “祖母……”女子惨白的小脸顿时覆上一抹恨。

  比起江府,比起那不事生产只会吃喝玩乐的丈夫以及算计她性命的二夫人,她最恨的就是大管事口中的祖母,她的亲人。

  她会落到这般田地,一切都是出自祖母之手。

  “这也是她的主意吗?”女子眼底满是悲伤与恨意,哑声问。

  “若不是她指使,我们少爷怎么会同意二夫人做出谋杀正妻之事?废话不多说,我还得回去覆命,这就送你上路!”大管事目光闪过一抹狠辣,拿起船桨朝她身上狠狠一压,将她整个人压进水面下。

  “唔……咳咳——”她猝不及防被这么一压,吞进了大口的江水,“不……”

  她还不想死!

  随着江水入肚,原本虚软无力的手脚慢慢的恢复知觉,她紧紧的抓住船桨,试图攀上船。

  然而大管事怎么可能让她上来,心一横,举起船桨用力朝她头上一砸,“去死!”

  一片鲜江顿时洒上漆黑的江面,宛如一朵朵妖艳绝美的花,缓缓蔓延开来……

  在陷入昏迷前,她心中一阵悲凉,脑中浮现的是一个个害她至此之人。

  她好恨,好恨好恨……

  她真的不想死……

  第一章  夜探温柔乡(1)

  夜凉如水,微风徐徐,墨黑色的天空月明星稀,远处的夜色就像柔软的绒幕垂挂于天空,因天上闪亮的星子而显得迷人。

  然而这静谧的夜色被一声惊喜的哭叫声给划破——

  “小姐?小姐你终于醒了!呜……太好了,真是老天保佑!小姐你等等,阿喜马上就去叫大夫。”

  她,死了吗?

  沐依儿睁开宛若千斤重的眼皮,本以为会看见死后的世界,没想到看见的却是头顶上熟悉的床帷。

  这里是……

  她蓦地瞪大双眼,想叫出声,却发现自己原本清脆如莺啼的嗓子发出犹如鸭子叫一般难听的叫声,且这一叫,她本就干疼的喉咙顿时似火在烧,灼热难受。

  她下意识抚向颈项,发现上头缠了厚厚的纱布,这发现让她又是一怔,还未想清楚是怎么回事,便听见屋外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不一会儿,紧闭的房门被人打开,夜风随着开启的门调皮的涌进屋内,替这闷热的初秋带来丝丝凉意。

  一行人鱼贯而入,为首的是一名身型矮小的老妇,那掺着银丝的发髻梳得一丝不苟,动作俐落的走向床榻,在看见榻上人儿睁着一双略带迷茫的双眸盯着上方后,严谨的脸这才浮出一抹笑容。

  “醒了就好,孟大夫,赶紧替我这孙女瞧瞧有没有大碍。”沐老夫人转身对跟来的大夫说着。

  孙女?

  这熟悉的嗓音与称呼让尚在迷糊的沐依儿浑身一震,心里对这诡异的一切有了猜想。

  她缓缓转动颈项看向站在一旁的沐老夫人,这一瞧,那双原本无神的双眸倏地发亮,亮得吓人,直直盯着她看。

  沐老夫人察觉到她的目光,低头望去,在看见那过分晶亮的眼眸时,心口莫名一跳,让她心里的不喜又加重了几分,脸上却是露出一抹和蔼的笑,对着她温声说:“依儿呀!你这傻孩子,就算不喜祖母替你定下的婚事,也不该做出这等傻事,你要是真出了事,让祖母怎么向你死去的爹娘交代?”她拭着眼角的泪水,哑声又道:“好在人救回来了,你别想太多,好好的养伤,待伤好了咱们再好好商谈。”

  沐老夫人虽如此说道,却自始至终都未提及解除婚约之事。

  沐依儿没有回答,仍是睁着一双眼死死的盯着她,眨也不眨。

  那眼神盯得沐老夫人心里发毛,她气得暗骂几声,却知道不能像之前那般强硬,否则这丫头又寻死该如何?于是又开口劝慰了声。

  谁知沐依儿一个字也不给,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她,那大逆不道的眼神像是要她的命似的。

  沐老夫人再也忍耐不了,正要发火,恰好大夫把完了脉,早她一步温声道:“就如老夫当初所言,沐小姐只要醒来便无大碍,只是伤到了嗓子,这几日尽量少开口说话,老夫再开副方子,定期服用,好好养着就行了。”

  “多谢大夫。”沐老夫人压下火气,让人付了诊金,吩咐跟来的人多照看一会,便转身离去,不再看床上那令人厌恶的孙女一眼。

  沐老夫人走了,被吩咐留下的人这才一个个不情愿的走上前,看向躺在床榻上动也不动的沐依儿。

  “你可真是会找事,和你那短命的娘一模一样,动不动就寻死,是想折腾谁呀!”率先上前的是一名妇人,她声音微尖,讽刺的说道。

  沐依儿转动双眸看向说话之人,那人一脸浓妆,头发梳了个妖娆的灵蛇髻,穿着一袭嫩绿色的裹胸长裙,肩上披了条轻纱,正一脸嫌弃的看着她。

  这人是她的二婶叶氏。

  “二嫂,你少说几句,依儿才刚醒,若是再出事,小心老祖宗不饶人。”另一名女子跟着上前,在叶氏耳边低声说。

  沐依儿的目光挪过去,看着身着蓝色翠烟衫与浅蓝色撒花水雾百褶裙的女子,她的脸上是一贯的温柔,可只要细看,就能发现那眼底闪烁的精明与算计。

  这是她的三婶吴氏。

  “不过是说几句,还能把人说死?又不是瓷娃娃,难不成还得让咱们捧着供着?是女子都要嫁人,婚姻大事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丫头爹娘早逝,婚姻大事自然由老祖宗作主,有哪家的姑娘同她一样,居然为了不嫁而寻死?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说我们这些做长辈的苛待侄女?”

  叶氏一向心直口快,压根不理妯娌的劝告,嘴里不饶人的数落着。

  吴氏又劝了几句,见劝不下,双眼转了转,叹了口气后便不再相劝。

  见自家娘亲开骂,就连三婶也劝不住,早看沐依儿不顺眼的沐芳儿眼珠子一转,也上前助阵,“娘说的没错,姊姊,你这般寻死,可有替我们这些妹妹着想?若是因此影响了我们的婚事可如何是好?你怎么能如此自私,只想着你自个儿……”

  两人轮番骂着,沐依儿依然动也不动,反而直接闭上双眼,连眼神都懒得给她们。

  见状,叶氏和沐芳儿母女骂得更凶,一旁的吴氏又上前劝解了几次,然而只要细听,就能发现吴氏的劝阻分明是火上加油,压根是刻意而为。

  两人骂得凶,偏偏当事人连个眼神都不给,最后她们骂得累了,只能悻悻然离去。

  吴氏见叶氏总算是走了,这才勾了勾唇,向床榻上的人儿柔声说:“依儿,你二婶和芳儿个性直了点,没什么恶意,你别在意,好好休息,三婶和莲儿改日再来看你。”

  没什么恶意?沐依儿心里冷笑。的确,比起吴氏深沉的心计,叶氏母女的确只是管不住自己的嘴罢了。

  吴氏见沐依儿一样不搭理,脸色不甚好看,转身要带着自打进门就没说过半句话的女儿离开。

  一直垂着首的沐莲儿却在离去前蓦地转过头,声音极低的对着床榻上的沐依儿说:“你怎么不干脆死一死?真是令人厌恶!”

  令人厌恶吗?

  直到所有人离去,沐依儿这才睁开双眸,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那笑容愈来愈大,最后竟大笑出声,只不过她伤了嗓子,那笑声嘶哑难听,犹如鬼叫。

  她没死?真的没死!不仅未死,还回到了出嫁前,因为拒嫁自缢未成的那一夜。

  这是老天垂怜,让她得以重生。

  想着前世总总和方才那些人的嘴脸,沐依儿不再如前世那样,双眸盈满泪水,因方才的那番辱骂而难过哭泣一整夜。

  因为那些人不值得她流泪!她们根本不是她的亲人,她又何必因此而难过?她该笑,因重生而笑,因能够重活一世而开怀大笑!

  于是她笑得更加开心、更加畅快,那难听的笑声引来了刚送走大夫的贴身丫鬟阿喜。

  阿喜见自家小姐非但不难过,反而笑得如此高兴,小脸倏地发白,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小姐……小姐你怎么了?你明明心里难受得紧,怎么反倒笑了?你别憋着了,老夫人她们都走了,凌波院没人了,你可以哭了,大声的哭,别再笑了,你这模样好似……疯了一样,阿喜害怕……”

  她好怕,怕好不容易救回的小姐被那些人给气疯,她不要,她只有小姐了,她不要小姐发疯。

  “阿……喜?”沐依儿看向嚎啕大哭的贴身丫鬟,心头一软,用着残破的声音小声说:“我……没事,只……是……太开……心了。”

  前世阿喜为了阻止她被带走,被人活活打死,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的那一刻,她嘴里都还喊着让她赶紧跑……

  她没想到能再见到阿喜,那双说好不流泪的双眸忍不住流下欣喜的泪水。

  见她流泪,傻丫头阿喜反而松了口气,哽咽的说:“小姐,你别怕,不管到哪里阿喜都会陪着你的,你不要难过。”

  听见这话,沐依儿哭得更加难过,前一世阿喜实现了诺言,她们主仆俩前后送了性命。

  阿喜死前的画面再次浮上心头,她郑重的发下誓言,“阿喜,这一世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你也保护我自己。”

  她不会让上一世的事重蹈覆辙,绝不!

  紫薇花树下,沐依儿悠闲的坐在赤色藤椅上,一头乌黑的长发透着晶莹的光泽,吹弹可破的肌肤细致如白瓷一般透明无瑕,纤长白皙的手里握着一卷书,她恬静淡雅的翻看着上头的内容。

  一阵微风拂过,色泽鲜艳的紫薇花瓣纷纷飘落,细细碎碎的洒在她身上。

  她身着一袭月牙白的蝶圆水仙裙,上头绣着粉色的花纹,仅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长发则挽了一个简单的流云髻,阳光照耀在她身上,将她衬得犹如失落人间的仙子一般。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米恩小说作品集  姑娘妙手回春  下一页
第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米恩的作品<<姑娘妙手回春>>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