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子缨 > 妙妙女神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妙妙女神偷  下一页

妙妙女神偷  第7页    作者:子缨

  “那是因为她有眼光。”宫辞十分骄傲地说道。

  “我看是视力有问题吧!”

  “去你的。”

  “翼,你那里的情形怎么样?要不要多派几个人过去?”瞿骋关心地问道,昨天他们接到了“远扬企业”季谐行的电话,要他们派人保护他的宝贝女儿季舞彤,开价五千万。卫翼考虑了一会儿便接下了这个案子。

  “目前情况还好。”卫翼淡淡地说道。

  “那位季舞彤比如同报告一样吧?”饶闻笑问。

  卫冀点点头。“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被她给整了吗?”宫辞好奇地问道。

  “目前还没有。”

  “翼,做人不要太‘古意’,她整你,你就整回来,男女平等嘛!”

  “不要在别人的面前唱高调,还是先想想你自己好了,桑音叫你往东你不敢往西,是男女平等吗?她生气时会用东西扔你,你会扔回去吗?哼……”饶闻摇着头说道。

  “喂!你何必说得那么明白。”

  “既然是事实又何必怕人说,我看你这叫‘妇唱夫随’。”

  瞿骋的手机突然响起。

  “喂……”瞿骋说道。

  “瞿先生,睦小姐刚刚拿着行李想要偷跑出去。”

  “抓到她了吗?”

  “是的!她在爬窗子时被我发现了。瞿先生,你要回来处理吗?”阿泽问道。

  “我马上回去。”瞿骋收了线,从首位上站了起来。

  “骋,怎么了?”饶闻问道。

  “白老鼠想偷溜。”瞿骋的嘴角微微扬起一抹阴寒的笑容,那个笑容令饶闻有些担心睦心菱这个小妮子会受到“非人”的对待。

  “你不会想打她吧?”饶闻皱了眉。

  “这是我的事。”瞿骋大步走出了会议室。

  “真为睦心菱感到担心。”饶闻说道。

  “不关我的事,我晚上和音约了要去看电影了。”宫辞伸了伸懒腰。

  “不要太幸福哦……”

  “为什么?你羡慕吗?”宫辞笑嘻嘻地说道。

  “会喜极而泣!”

  “去你的。”

  “喂,阿泽先生,你也帮帮忙嘛!让我出去……”自从几分钟前被阿泽给抓回来后,睦心菱就坐在客厅里和阿泽大眼瞪小眼。

  “睦小姐,请不要为难我。”阿泽搔搔头,为难地说道。

  “有什么好为难的?你想想看嘛!你放我走对你、对你的老板也好。”她对阿泽晓以大义。

  “为什么?”阿泽不解地问道。

  真是笨!睦心菱摇了摇头,不会吧!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得了“蒙古症”的人吶!

  还是得好好“再教育”,她在心里想道。

  “你知道做这种事是不对的吧?”

  阿泽点点头。嗯,很好!还不笨嘛!还算有点良知。

  “你放我走,那你就不算是做坏事,而且还是做了一件好事呢!你说是吗?”

  “好象是!”阿泽再度点点头。

  “所以你就放了我吧……我不会告你的。”好象就快成功了!睦心菱在心里”黑皮”地想道。

  “这,真是抱歉!还是不行。”

  不行?睦心菱瞪大了眼。

  忍耐……忍耐……再忍耐!睦心菱深吸了一口气,阿泽是她最后的希望了,她硬是扯出了个笑容。

  “阿泽……”睦心菱突然换上了甜蜜的笑容。

  “有什么事吗?睦小姐。”睦心菱那种刻意假装的声音,令阿泽全身的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

  “喏,这样好了!我牺牲一点好了。”睦心菱解开了胸前的两个扣子,打算想色诱阿泽。照她的观察,阿泽的身手应该不错,最起码比她好得多,所以不能对他动武。既然不能动武,那也只有智取了。

  她的计划是——先色诱阿泽,然后趁他卸下心防时,再使出全力打昏他。

  睦心菱露出了一大片香肩,刻意拢了拢如瀑般的长发,她摆出撩人的姿态,向阿泽勾了勾手指。

  “睦小姐……”阿泽的脸胀红了。

  “来嘛!”这些花招全都是她看电视学来的。

  “睦小姐,请你自重。”阿泽偏过脸去。“有什么关系嘛!这又不是什么大问题!”

  “这不行的。”

  “有什么不行嘛……”睦心菱伸手勾住了阿泽的颈项。

  “请你别为难我。”

  “这怎么算是为难呢?”

  “这……”

  “有什么关系嘛!我都不介意了。”

  突然,一阵车声传了过来,睦心菱知道那是瞿骋所开的车。

  “去……没戏唱了。”睦心菱松开了手,翻了翻白眼,双颊鼓得大大的,不知道是气阿泽“不解风情”,还是气自己“缺乏魅力”。

  “瞿先生回来了。”

  “我听到了!白痴!”

  第六章

  瞿骋下了车,飞快地走入了客厅。

  “回来了!真早。”睦心菱笑嘻嘻地说道。

  “你想跑是吗?”瞿骋以阴郁的眼神看着睦心菱。

  “没有呀!没有……你哪一只眼睛看到我想偷跑的?”

  “阿泽!”瞿骋唤道。

  “有什么吩咐吗?”“打电话叫闻来一趟。”

  “你不会又有什么不良企图了吧?”睦心菱防备地说道。

  “怕了?”

  “是呀!我就是怕你咬我呀……”

  “既然怕的话,为何不乖乖待在这里?”

  “嘿!待在这里的话,谁又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就如同他上次所说的,那件事只是算一个小小的惩罚而已。

  天呀!她可不认为那算是什么小惩罚。她可是个“淑女”耶!怎么可以让人这么对待!

  睦心菱用力点点头。

  “你真的很想走吗?”难道她一点都不想留在这里?

  “废话。”

  “别浪费精力了,你是不可能走得了的!”瞿骋微扬的唇角露出了个笑容,但是笑意并没有传达到他灰暗的瞳眸里。

  “为什么你这么有把握?”睦心菱气呼呼地说道。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瞿骋走到沙发前坐下。不一会儿,饶闻便踏入了客厅里。

  “骋,你找我吗?”饶闻潇洒地走入了瞿骋家的客厅里,当他的目光扫到坐在沙发上的睦心菱时,他对她点点头。“睦小姐,初次见面,我是饶闻。”

  睦心菱连头也懒得抬,只是懒懒地随意打了个招呼。饶闻也不以为意,走过去坐在瞿骋的身旁。

  “骋,有事吗?”

  瞿骋点点头。“我要麻烦你,将我家有窗户的地方全都落锁。”

  “什么?”睦心菱听到瞿骋的话后,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开什么玩笑?你把我当犯人是吗?”原本的活动范围只到围墙内而已,她就已经十分“郁卒”了,更何况是加了锁后。

  饶闻看着瞿骋。“骋,你确定吗?”

  瞿骋点点头。

  “那小姐同意吗?”饶闻再望向睦心菱。

  “废话!当然是不同意。”睦心菱鼓起勇气,走到瞿骋的面前。“你以为你是谁呀!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凭什么在窗户、门的地方加锁?”她气忿地说道。

  “这是我们的约定,你不会忘了吧?既然你不守约的话,那就别怪我!而且这里是我家,我有权装设一切的东西。”

  “什么?”睦心菱的声音扬了起来,她握紧了拳头。忍住想朝跟前那张冰颜挥去的冲动,硬是忍了下来。

  “闻,快去办吧!”

  “知道了。”饶闻点点头,瞿骋从没有像现在一样在乎过一个女人,这也就是说……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与其它女人不同的。

  饶富兴味的再看了睦心菱一眼,才转身离去。

  “你真的太过分了!”睦心菱说道。

  “你逼我的。”瞿骋无所谓的从沙发上起身。

  “等等!你这卑鄙小人要去哪里?”睦心菱吼道。

  “洗个澡睡觉,怎么?你想一起来吗?”瞿骋了竟然还有心情调侃睦心菱。

  “谁要和你洗呀!”

  真该死!瞿骋这个下流至极的痞子,真的在他家有窗户的地方全都落了锁。现在她连走出庭院都不可能,而且也没有任何的逃生门。如果真的发生火灾的话那就好玩了,她一定会变成人肉干。睦心菱想道。

  想起猪肉干还挺好吃的,但是一想到自己可能会变成“人肉干”,她就不禁全身发麻,真是恶心。

  无聊呀!睦心菱成大字型的躺在床上,以前她一直认为能多睡一点觉是一种幸福,但足现在呢?她可不认为自己幸福到哪里去了。

  说实在的,其实她觉得瞿骋也不是真的那么坏,像她现在无聊得以数他的缺点度时间,就都数不出几个了。

  瞿骋算是对她不错了。只有不顾她的意愿强留她这点,令她十分不能忍受,不然他真的对她算是挺好的。

  至少她要求要独自一间房,不和他同住,而瞿骋答应了。

  再这么下去的话,自己不就成了“废人”吗?而且整天吃那么多食物,都没有运动,噢……两个月的期限到了之后,她一定会变成“小象队”,然后说不定“媚X峰”会来找她拍广告。

  再然后,“媚X峰”那句广告词就会轮到她用——她发誓发誓再也不要胖回来了。

  一想到这里,天吶……此时她只能希望自己的肠胃吸收不怎么好。

  “奇怪咧!怎么又想到那里去了?受不了!”每天胡思乱想、作作白日梦,就是她的一天了。

  眼角扫到墙角的两箱行李,奇怪!怎么来了好几天,自己的行李都还没整理,真的是很懒吶!也难怪她会那么懒了,因为瞿骋替她准备了一整个衣柜的名牌衣物,甚至连内衣裤都有准备,所以她根本没想到去整理那些行李。

  好不容易从床上起身,头有些昏沉沉的,十分懒散地走到墙角,她将两袋行李箱拎到床上去,开始一一整理。

  等翻出所有的衣物后,她才发现暗袋好象有些东西。

  “奇怪!我应该没带什么东西出来吧?”她喃喃地说道。“管他的!拿出来看看好了。”

  拉起了暗袋,她将暗袋里的东西拿了出来。一本书。耶!她什么时候会带书出来了。

  看了封面的书名……咦?睦心菱的眼晴瞪得老大。“花花公主”?

  她什么时候去买了这种书?睦心菱开始用力地思考着,事关重大!她怎么可能去买这种书了。

  “难不成是自己欲求不满?晚上睡觉时梦游,去书店买的?”天吶……她在心里哀嚎着,这件事对她的刺激实在太大了。

  “噩梦!”她闭上了双眼,期待再张开时,那本书早已消失无踪了。但事实证明——没有。

  吞了口口水,好奇心驱使她偷偷看了一下封面,上面是一位英俊的男模特儿的半身全裸像。

  像是做坏事一般,她一页一页地“偷偷”翻着,就怕她看到一半时,突然被不速之客给打断。

  “……全裸?”睦心菱死命地盯着,深怕露了“某一处”没有给它看得清清楚楚。

  越看睦心菱的脸越红,口水吞咽得越来越急。人家都说四十岁的女人“如狼似虎”,她才二十五而已,离四十还有十五年,怎么就饥渴成这样了?越往后翻,刺激越来越大,终于忍不住——一股热流从鼻孔流了下来。

  睦心菱摸了摸浓稠的液体。天!她竟然看“花花公主”看到流鼻血!真的是刺激太大了。这种“情色”刊物果然还是不怎么适合她阅读。

  她立即拿了卫生纸卷成两团,塞入了鼻孔里。

  叩叩……敲门声响起。

  “不会真的那么倒霉吧?”她迅速地将书往枕头下藏,才走去开门。

  “你……”当瞿骋看到睦心菱的鼻孔塞了两团卫生纸时,不禁愣了下。“你这是怎么回事?”

  “嘿嘿!天气太热了,火气有点大。”睦心菱讪笑着。真是丢脸呵!这么拙的表情竟然被人看到了。

  “你流鼻血?”

  睦心菱点点头。

  “我叫医生来……”瞿骋转过了身。

  “不!不用了……不用麻烦了……”睦心菱连忙拉着瞿骋的衣袖,阻止他去找医生。唉!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突然流鼻血,这代表身体不太好。”

  “没关系的。”她可不是“突然”,而是偷看“花花公主”刺激过度才会流鼻血。

  “怎么会突然这样?”瞿骋拨开睦心菱垂落胸前的长发。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妙妙女神偷  下一页
第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子缨的作品<<妙妙女神偷>>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