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子缨 > 妙妙女神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妙妙女神偷  下一页

妙妙女神偷  第6页    作者:子缨

  “我可以挑剧本吧?”

  “没问题,心菱你想演哪一类的?尽管告诉我!我会去叫编剧好好写一本你最喜欢的。”

  “这么好?”睦心菱眨眨晶亮的大眼说道。

  “这样好了,也许我们可以先来预习一下,培养一下感情,演起来才有那种感觉,走!我的房间在里面。”

  “等等,我都还没说剧本吶……”

  “好哇!你说呀!我等你。”

  “我要的是那种虐待型的,女主角要拿着蜡烛在男主角的身上滴蜡,还要用皮鞭。然后再用铁链锁住男主角的脖子,像小狗一样。”睦心菱越说,秦桓蔚的脸色越青,她嘴上的笑容也就越得意。

  “……呵呵……一想到要演的是这种戏,我就高兴得合不拢嘴……”吓到了吧?敢调戏你干姊姊,不要命了是不是?睦心菱在心里想道。

  “心菱,没想到你真的有那种奇怪的嗜好……”秦桓蔚苦着脸说道。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增加一点情趣嘛!走吧……”睦心菱拉住了秦桓蔚的手臂。“你不是说要先培养感情吗?不是先预习吗?不然做起来会很生涩哦!对了,你刚才告诉我你这里刚好有皮鞭、蜡烛什么的,就拿出来好了,刚好可以用。”

  “不,不了!心菱,我刚才是开玩笑的。”秦桓蔚用力摇摇头。

  “有什么关系嘛……难道你怕了?”睦心菱给了秦桓蔚一个白眼。

  “我是怕了没错。”秦桓蔚可是真的吓到了,由于和睦心菱的交情十分深厚,他也知道她们家是在做什么的,而且她也学了几年的“功夫”。虽然差强人意,但他乃一介文弱书生,经过她这么蹂躏、折磨后,难保命不会去掉一半,开玩笑!被整得死去活来都有咧……

  “没关系啦……无聊嘛!我有时看录像带,那里面的男主角被鞭打后好象会特别‘兴奋’耶……”睦心菱拖着秦桓蔚,想将他拉入房间;而秦恒蔚则是害怕得一直往后退。

  “我很正常的……被鞭打完后,只会奄奄一息而已,不会‘兴奋’起来……”

  他拚命往后退。

  “你还真是没用!”睦心菱松开了秦桓蔚的手,而秦桓蔚则连忙躲到角落。

  “保命最重要了。”

  “胆小……”

  “没错!我承认我是胆小……”

  睦心菱同情地摇摇头。

  “对了,心菱,你就住在客房里。”秦桓蔚看了下表。“有什么事的话再打我的手机好了。”“怎么?要拍片?”

  “是呀!对了……前一阵子和‘瞿氏企业’的总裁瞿骋绯闻闹得挺凶的那名女演员,你知道吗?”

  “有点印象。”

  “她是我们这一次的女主角。”

  “是喔……”

  “你的事就自己搞定,我晚上可能会晚一点回来。”

  “随便你,不回来最好了,小桓,你只要记得付房租就行了!”

  “你想得还真美。”

  “呵呵……”

  第五章

  依照饶闻给的书面资料,瞿骋和一名手下阿泽,立即便找到了秦桓蔚的家。他们轻易地打开了秦桓蔚家的门锁,便走了进去。

  现在是半夜两点,大部分的人都已经睡了;而不管睦心菱到底睡了没,他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带回她,要她遵守与她的承诺。

  “你在这里等。”瞿骋说道。

  “是!”阿泽恭敬地点头说道。

  瞿骋打开了电灯,床上人儿睡得正香甜,根本不知道有人闯了进来。

  睦心菱如黑瀑般的长发披泻在枕头上,她的嘴角噙着一丝甜蜜的笑容,彷佛正在美梦中。瞿骋将视线移到她的身躯,此刻,白色丝质的透明睡衣卷到了她胸部之上,露出了她未着胸衣的小巧胸脯;而那粉红色的蓓蕾让瞿骋的自制力一点一滴地消失;

  他忍不住走到她的身旁,以食指轻轻画着她的蓓蕾;而在他的逗弄之下,它也逐渐硬挺起来。

  瞿骋心里的欲火迅速窜升,他连忙别开眼。

  对瞿骋来说,睦心菱与秦桓蔚之间的关系是暧昧的,尤其她又睡得如此——不设防。

  为了避兔惊动睦心菱,他从口袋里拿了一颗安眠药放入她的口中,这是他事先准备的。

  瞿骋将身上的西装脱了下来,套在睦心菱的身上,而墙角的几箱行李,他则叫阿泽进来搬。

  在走出睦心菱的客房时,秦桓蔚正好拿了消夜回来。“心菱,我带东西给你吃了……”在看到眼前抱着睦心菱的瞿骋后,秦桓蔚的声音顿时止住了。

  “睦心菱我带走了。”瞿骋对秦桓蔚称呼睦心菱为“心菱”的这种亲昵称呼觉得十分刺耳,他抱着睦心菱,迅速地走过他身旁。

  “等一下,你们是什么人,要带心菱去哪里?”

  “你管不着。”

  “放开她!”秦桓蔚扔下了消夜想揍瞿骋时却被阿泽制止,阿泽反手格开秦桓蔚,正想踢出一脚,却被瞿骋唤住。

  “够了,我是瞿骋,睦心菱在我这里,聪明的不要来找她,不然后果自理!”

  瞿骋冷冷地说完后,便大步离开了秦桓蔚的家;阿泽也跟着提着几个皮箱离去。

  瞿骋?在听到瞿骋的名字时,秦恒蔚的眼睁得老大。心菱怎么会去惹上这个危险的人物?他在心里想道。

  他可不敢去和瞿骋作对!他只是个小小的导演而已,他了解瞿骋是可以轻易毁了他的;这么想虽然有点不顾朋友道义,但他也只能为睦心菱祈祷。

  “嗯……”睦心菱在瞿骋的怀里嘤咛了声,长发披泻在瞿骋古铜色的胸膛上。

  瞿骋在睦心菱翻身的那一剎那就醒了。昨夜,他将她带回他的别墅后,脱掉她身上的西装外套,让她睡在自己的床上。他则是洗完澡后,便跟着躺在睦心菱的身旁。

  瞿骋伸出了手指,玩弄着睦心菱的长发,她身上的馨香让他陶醉。

  “讨厌啦……小桓……不要玩了……”睦心菱呓语了声,而她口中所吐出的字句却让瞿骋的手停住。

  心中那股小小的甜蜜感被睦心菱无意识的话给打破了,取而代之是一阵不悦的怒气。她和秦桓蔚两人好到什么程度了?他不停在心里猜想着。

  睦心菱再翻了个身,整个人趴在大床上,睡衣卷到了她的肩部,洁白的娇躯再度在瞿骋的面前展现了出来。

  他情不自禁伸出了大手去抚摸她,沿着她白皙的颈项,一直到她的背部;顺着她玲珑的身躯一直下去……

  “小桓!”睦心菱再度呓语了声,而瞿骋则不悦地坐起了身,穿上了睡袍,下了床,走到窗旁,拉开窗帘,让阳光照人房内。

  温热的阳光令睦心菱睁开了眼。

  “醒了?”瞿骋极为冷淡地说道,刚才在她熟睡时的温柔神情已消失了。

  一阵熟悉的音调由睦心菱的耳畔传来,睦心菱知道自己曾听过这个声音,但就是记不起来拥有这么低沉声音的人是谁!

  “你……”睦心菱眨了眨眼,睡意已完全消失;她环顾着自己所处的地方,这里不是秦桓蔚的那间公寓……而是她来过几次的瞿骋的房间!

  “还记得我吗?”睦心菱摇摇头,这不是真的!她一定在作噩梦,她现在一定是在梦里,不然的话,她昨夜明明舒服地在小桓房间里睡觉,怎么一觉醒来地点全变了!

  有些鸵鸟心态的她,选择了倒在床上——继续睡。

  “不记得我是谁了吗?”

  天吶!睦心菱拉起了棉被,只想将自己全蜷曲在棉被里;不过瞿骋已比她快一步,拉掉了她的棉被。

  睦心菱偷偷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确实会痛!不是在作梦,其实她原本想捏瞿骋的,但是因为害怕而没做。

  “你令我很生气,你知道吗?”盛怒中的瞿骋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

  “你的笑容看起来很不怀好意……”睦心菱害怕地说道。

  “是吗?”

  睦心菱用力点点头。

  “知道我是谁吗?”

  睦心菱用力地摇摇头。

  “也许应该想办法让你想出我是谁才是。”瞿骋冷冷地说道,森冷的眸光透露出他的不悦。

  “这……”睦心菱搔搔头,将自己缩成了小虾米的形状。“我有‘暂时性的失忆’,嘿嘿,不过我现在想起来你是谁了。”

  “你让我很生气,你知道吗?”

  “我……我不是故意的。”睦心菱开始结巴起来。

  “是吗?”“当然。”强调似地,睦心菱再用力地点了下头。

  “为什么没有遵守和我的约定?”瞿骋的手把住了睦心菱的下颚,强迫她抬头看着他。

  “我忘了……嘿嘿……”她讪笑了几声。

  “也许我该想办法让你不要那么健忘才是。”

  “你想做什么?”睦心菱猜测瞿骋可能会做出“不利”于她的事,由瞿骋身上所透露出来阴寒的气息,令她有些害怕。

  “如果我没有调查过你的话,也许会让你轻易地逃走。”他的手松开了她的下颚。

  “你别乱来唷……乱来是要犯法的……”睦心菱颤抖地说道。

  瞿骋的手扣住了睦心菱的双手,将她压在床上。

  “做什么啦……放手!”正面被瞿骋压在床上的睦心菱只能不停拍打着床,做出这种微弱的抗议。

  瞿骋冷凝的眼露出了炙热的光芒,他的手指沿着她白皙的脚踝往上移动。

  奇异的感觉由她的脚踝流窜开来,睦心菱无法思考那是种什么样的感受,经过瞿骋所碰触的地方有些麻、有些烫。

  “放开我……”她十分困难地吐出这三个字。

  瞿骋盯着她微露的酥胸,欲火顿起。他冲动地一手扯去她的睡衣。

  睦心菱此时方知事态严重,吓得紧紧捉住棉被,大声呼救。

  “你住手……我……我会恨你一辈子!”话才说完,一滴泪便落了下来。“我和他什么也没有,为什么你不相信我!”

  望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瞿骋不由得心软了。他松开了手。

  知道瞿骋停手了,睦心菱连忙屈起身,用棉被将自己包得紧紧的。

  “我相信你。”

  “我要回去!”

  “这是我们的交换条件。”

  “不!”睦心菱用力摇着头,恐惧的眼直直盯着瞿骋。“我现在就回去将那枚烂戒指拿来还你,我不要留在这里!”

  “你想走是吗?”

  如魔魅的声音由睦心菱的耳畔响起,听起来令睦心菱直打哆嗦。

  “没有人可以欺骗我,你知道吗?包括你在内。”瞿骋走入了浴室。“如果你想逃离我的视线,就不是只有刚才那样了,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该死!她竟然答应和这种如同恶魔之子的男人做这种可怕的交易!

  她该逃吗?

  她有办法逃吗?

  就如同瞿骋所说的,她逃到哪里,他都有办法将她追回来的。

  怎么办?她的头皮开始发麻,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妈妈咪呀……难道真的要忍吗?虽然有一句话说“百忍成金”,但是……忍下去的话,她有失身的可能呀!

  啊!敲了敲脑袋,自己怎么那么笨呢?他又不可能二十四小时跟着她,也许她可以趁他上班时偷跑!对!就这么决定。

  会议室“骋,听说你带了个女人,住进了你的屋子里是吗?”宫辞笑问。

  瞿骋扬起了眉,啜了口酒。

  “好奇我怎么知道的吗?”宫辞替自已倒了杯酒。“闻说的,别忘了,他可是个长舌男。”

  “我长舌?阁下也太抬举我了吧?”饶闻毫不客气地回道。“我怎么敢和你比呢?”他笑了几声。

  “是吗?”宫辞耸耸肩,一口喝完杯里的酒。“她是名小偷,手脚不太干净,留下来不好。”

  “而且她还打算行刺你。”长腿交叠在桌上的卫翼冷冷地吐出了一句。

  “我自有打算。”瞿骋并不认为睦心菱那种“三脚猫”的功夫伤得了他。何况他也看得出来,她并不想伤害他,只是一时心慌而已。

  “凡事小心一点。”

  宫辞看向卫翼。“喂!翼,你可以笑一下吧?整天绷着一张脸,不怕脸部肌肉会僵硬吗?”

  “别拿你那张嘻皮笑脸和翼比。”饶闻摇了摇头。“真搞不懂,为何桑音会看上你?”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妙妙女神偷  下一页
第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子缨的作品<<妙妙女神偷>>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