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子缨 > 妙妙女神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妙妙女神偷  下一页

妙妙女神偷  第5页    作者:子缨

  “那枚戒指最少上百万,而且是我们的家传宝物,我怎么可能租给你?而且……你租得起吗?一天两万的话,那我勉强租给你。”

  两万?睦心菱的眼睛张得大大的,没想到那个烂戒指那么值钱?她连两千元都拿不出来耶!更何况是两万……

  如果以睦轾正常的时间来算,他起码会玩个两个星期,也就是十四天,十四天也就是二十八万……把她拖去卖了,可能也没有这种“价钱”!

  “考虑得如何?”看她那种欲哭无泪的表情,想也知道她拿不出这一笔钱。

  “可不可以再便宜一点?”

  “你以为在菜市场买菜,还可以杀价吗?”

  “不然你要怎么样?你说嘛!”没想到一个月前要整人的希望已经破灭了,而自己则变成任人宰割。

  “生气了?”

  “对啦!”

  “反正你那么有钱,又不缺那少少的二十几万。”

  “的确。”

  “那你免费借给我,又有何差别呢?”

  “是没什么差别。”

  “那你就免费借给我!”

  瞿骋摇着头。

  “那不然呢?”

  “你搬到我家来住两个月,我就免费借给你。”

  “住到你家两个月?”睦心菱震惊,她再怎么想也没有想到瞿骋会开出这种条件来,难不成他想……

  “不行!不行!”睦心菱的手拉紧了领口。

  “我知道你对我有非分之想,你千万别乱来哦……不然我可以告你的!”她坐在床上的身子往后移了下,彷佛就要被别人“怎么样”似的。

  瞿骋是对她有非分之想没错,但也没有像睦心菱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夸张。

  “不要吗?”

  “这个……”睦心菱实在很为难……如果搬进他家住,万一被他“怎么”了的话,那要找谁哭呀!

  “那就算了。”瞿骋摇摇头。

  “等一下!”睦心菱唤道。

  “怎么了?改变主意了吗?”

  “这个……除了这个以外,难道没有别的法子吗?”

  “没错。”

  “不能再打个商量吗?”

  “不行。”

  “那……那好吧!”睦心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我答应了,那你的东西还不拿过来?”

  “你的名字?”他可不以为“吴玫玲”会是她的本名。

  “睦心菱啦!”

  “你不用带什么东西过来,我这里会准备。”

  “是喔……”一个大男人,家里竟然有女性用品,真是变态!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倾向……

  睦心菱的目光不知不觉的从瞿骋的头打量到脚,再从下往上看。“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没有了!”

  瞿骋走到书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了尾戒交给睦心菱。

  “真的要借给我吗?”睦心菱拿着尾戒,不太相信。

  “真的。”瞿骋点点头。

  “是吗?最好别骗我!”她警告地说道。

  “不会的。”

  “那就好!本小姐就姑且相信你,等我爷爷鉴定就知道了。”

  “那你别忘了约定。”

  “约定?那是当然的!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她嘴巴上这么说,但心里想的却是——你只知道我的名字而已,你还真那么认为自己神通广大呀!笑话!全台湾有那么多人,我若要偷跑的话,你也莫可奈何……

  第四章

  睦宅

  “这个是真的了吗?”

  “没错!”睦轾兴奋地点点头,手上下停地把玩着那枚尾戒。

  “那就好,爷爷!别再叫我偷东西了,我已经很累了耶……”

  “不行!我们可是神偷世家,你怎么可以不偷东西呢?”睦轾不悦地说道。

  “我又偷不到!”“那就是代表你的功力不足,得好好训练。”

  “是喔!”睦心菱撇撇嘴。

  “当然。”

  “对了,明天开始我打算去住在桓蔚那里,两个月。”秦桓蔚是睦心菱高中时代的好友,由于晚睦心菱一天出生,所以成了她的干弟弟。

  “什么?我不准!”睦轾的声音扬了起来,用力摇着头。

  “为什么不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成何体统!”睦轾板起脸来说道。秦桓蔚曾经到过他们家,一头长发,打扮又“十分随兴”,令他颇感冒。

  “拜托!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说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嗟!爷爷,你还真是跟不上时代。”

  “反正不准就是不准!”睦轾摇摇头。

  “爷爷,老姊几岁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睦鼎钧突然开口问道。

  “二十四,快要二十五了。”

  “你也知道老姊那么老了?如果秦大哥要老姊的话,就免费奉送吧。只要老姊别饥渴得对秦大哥来个霸王硬上弓,就令人偷笑了!”

  “睦鼎钧,你还真是给面子呵!”睦心菱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不要太生气,生气的话会长皱纹的。

  “不敢,小的只是将事实说出来而已,难道老姊这么没有容人的雅量?”他把了一顶高帽子在睦心菱的头顶上。意思就是说,如果睦心菱真的生气的话,就是一个小鼻子小眼睛的女人了。

  “呵……这怎么会呢?”睦心菱勉强露出了个笑容,但由她抽搐的脸颊以及紧握的双拳可以知道,她简直想将睦鼎钧给杀了。

  “宰相肚里能撑船,我这个人的肚量最大了,又怎么会生气呢?”

  “我就知道你不会生气。”

  这个该死的小鬼,总有一天她会好好教训他的!这么嚣张、目中无人,究竟还当不当她是他姊呀……睦心菱在心里气忿地想着。

  “小菱,其实鼎钧说得也没错,不过爷爷不喜欢秦桓蔚。”睦轾坦白地说道。

  “拜托!我只是要去他家玩玩而已,谁说要嫁他了?求求你们好不好,不要那么会乱想!”

  “爷爷让她去好了,省得在家里碍眼。”

  “睦鼎钧你再说一次,我碍你的眼了是不是?”

  “同一句话本人不说第二次。”

  “我——”

  “老姊,生气是很容易老的。”他懒懒地说道。

  “但是把一股鸟气憋在心里,我更是容易老!”睦心菱走到睦鼎钧的身旁,拉起了他的领子,想来个过肩摔。

  “人老了,不要做这么危险的动作。”在睦心菱摔他的当时,睦鼎钧便做好了防备,平安落地。

  “好吧!小菱你要去就去好了。”

  “那就多谢了。”再看到她小弟那张“欠揍”的脸,她一定会“起笑”,睦心菱在心里想道。

  “谢谢。”睦心菱上了楼,打算洗好澡后便开始打包行李。

  半夜两点,睦心菱睡得十分香甜,她的房门却被悄悄打开了。

  睦鼎钧手上拿了几本杂志,悄悄走到睦心菱堆放在地上的行李箱旁;他打开了她的行李箱,将杂志放在最底层。

  老姊!我这可是为你好……

  一个大男人去买“花花公主”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睦鼎钧在心里想着。那时他去买的时候,店员还以为他是个gay咧!希望他老姊在看了这些杂志后,不要再那么变态了。

  将行李箱盖好后,睦鼎钧连忙退了出去,而睦心菱依旧睡得像只小母猪一般,根本不知道她的行李箱已经被人动了手脚。

  瞿氏企业总裁辨公室内“骋!”门在敲了几声后便打开了,走入的人是饶闻。

  “有事吗?”瞿骋问道。

  “我的手下告诉我,那个叫睦心菱的女人,今早带着行李离家了。”昨夜,瞿骋突然要他派人调查一名叫“睦心菱”的女人。“银龙堂”的侦查系统十分优良,短短的十五分钟内,他们便查到睦心菱的个人资料以及家庭状况、背景……等等。

  查到资料后,瞿骋便要饶闻派人盯着她,随时回报她的一举一动。没想到才盯了几个小时,睦心菱便拿着个大大的行李箱,彷佛要出远门一样;在获知属下的消息后,饶闻连忙告诉瞿骋这件事。

  瞿骋的眉不悦地皱了起来。“知不知道上哪里去?”

  “我的属下告诉我,她好象是去一名叫秦桓蔚的男人家里。”

  男人?一听到睦心菱是去男人家,瞿骋的眉皱得更深。“他们是什么关系?”

  他说话的语气虽然平稳,但却透露出不悦的讯息,而这一点饶闻也注意到了。

  饶闻的嘴唇扬起了一丝兴味的笑容,昨夜瞿骋要他调查睦心菱这个女人时,他就隐约察觉到不对劲。现在他更可以了解到她在瞿骋的心里可能占了一定的地位。

  “资料上写说他们两个是好友,睦心菱是秦桓蔚的干姊姊,但,真的有那么简单吗?骋,你也知道的!干姊弟毕竟不比亲姊弟,是挺暧昧的。”饶闻以一派斯文的态度说道。

  “是吗?”微愠的声调更是明显了。

  “不简单,骋,你竟然生气了。”饶闻笑道。“想必那个女人对你可是有点影响力的。”

  瞿骋摇摇头,不再说什么。

  “你现在要去带她回来吗?”

  “不!”

  “那不然呢?”饶闻问道。

  “闻,你出去吧!这是我的事。”

  “好吧!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的话,我再通知你。”

  “嗯。”瞿骋点了点头。

  睦心菱站在好友秦桓蔚的公寓前按着门铃。门铃响了十几声,对讲机才传来一阵不悦的音调。

  “我是秦桓蔚!没什么事的话别来打扰老子睡觉。”

  “我是你干姊姊,还不赶快给我开门,你很大胆唷……竟然让我在外面等。”

  睦心菱说道。

  “干姊姊?心菱?”

  “是啦!开门啦!”

  “哦……好好……”不一会儿,门便打开了,一名长相斯文,但是却蓄了一头长发,身高约一百七十多公分的男人穿著浴袍对着睦心菱笑。

  “怎么有空来?”

  “逃家了,打算和你‘同居’一阵子。”

  “‘同居’?””秦桓蔚装出“害怕”的表情看着睦心菱。“你该不会想对我怎么样吧?”他拉紧了浴袍说道。

  “去你的!喂!小桓,我的行李在外面,帮我搬进来。”

  “如道了。”秦桓蔚搔搔头,将睦心菱的行李搬进来。“怎么那么多呀!你打算住多久?”

  “住到我高兴为止。”睦心菱走入客厅,坐在沙发上,不客气地跷起了二郎腿说道。

  “什么?心菱,你也太过分了吧?好歹也要知会我一声啊……”秦桓蔚顿了一下。“虽然我早知道你对我有什么不良企图了,但是你也让我有个心理准备,不要就突然蹂躏我,这样我会吓到的!对了,你要不要蜡烛或皮鞭?我这里都有!还有女王装。”

  “去你的,我只是来你这里度几天假而已,别乱想好不好?”睦心菱给了秦桓蔚一个白眼。

  “哼!知人知面不知心……说不定你来我这里是对我有什么企图,也许你会趁我半夜睡得正熟,就把我给XX了。”

  “你以为我是那种饥不择食的女人呀?”

  “像呀!像极了。”秦桓蔚用力点点头。

  “来了这么久,倒杯饮料来,我渴死了。”

  “你是来这里骗吃骗喝的吗?”

  “没错!对了,你今天没拍色情小电影呀?”睦心菱随口问道。

  其实看秦恒蔚长得这么斯文,他可是专门在拍“那种”电影的,而且还是知名的导演。而这一点她当然没敢和睦轾说,不然的话睦轾根本不会放她出来和他一起住。

  “什么色情小电影?讲得那么难听。”秦桓蔚笑道。“喏,水拿去喝吧!”他将茶杯递给了睦心菱。

  “就白开水而以唷?你也太吝啬了一点吧?”

  “经济拮据啦!你要喝就喝,不喝拉倒。”秦桓蔚坐到睦心菱身旁,搂着她的肩,就像哥儿们一般。“那种叫‘情色电影’,别用‘色情’来形容我的专业。”

  “是喔……”睦心菱颇不以为然地说道。

  “当然,怎么?你有没有兴趣当女主角?”秦桓蔚用着十分正经的口气说道。

  “虽然身材不怎么样,但是五官还挺美丽的,怎么?有没有兴趣?”

  “好哇!”睦心菱点点头。“我当女主角,你当男主角。”她甜甜地对着秦桓蔚笑道。

  “没问题。”秦桓蔚用力点点头。“为了艺术,我是可以牺牲的。”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妙妙女神偷  下一页
第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子缨的作品<<妙妙女神偷>>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