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子缨 > 妙妙女神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妙妙女神偷  下一页

妙妙女神偷  第4页    作者:子缨

  不知怎地,瞿骋对那名女人十分感兴趣,既然她会来偷第三次的话,想来她对这枚尾戒势在必得。

  她会再来的!那个化名为“吴玫玲”的女人!

  “小菱,你回来啦……”睦轾坐在沙发上,对着走入客厅的睦心菱说道。“我要的东西到手了没?”

  “不是说好两个星期的吗?爷爷,你怎么每天都在问吶?不烦吗?”睦心菱抱怨着,为了那只烂戒指,她实在是牺牲太大了,让她抱怨一下也不为过呀!

  “说是两个星期,但是爷爷急嘛!到底到手了没?”

  “到手了啦!”睦心菱给了睦轾一个白眼。“我们不是神偷吗?但我不是偷来的。”

  “那你怎么到手的?”睦轾问道。

  “色诱啦!”

  她这几个字才刚落下,坐在沙发上喝果汁的睦鼎钧忍不住将刚入口的果汁全喷了出来,极不客气地笑道:“哇哈哈哈……色诱?就凭你……”他十分不客气地指着睦心菱。“瞧瞧你那发育不良的身材,几近于机场的跑道上围,有什么可以色诱的本钱吶!哈哈哈……”

  “睦鼎钧你给我闭嘴!”

  “你也只有那个脸可以看而已。”睦鼎钧说完后,便开始转着遥控器。

  “色诱?小菱你真的是色诱,而不是去用偷的?”睦轾的声音扬了起来,语气里有一丝不悦。

  “技不如人!用偷的偷不到嘛!”

  “不过也没关系啦,哈哈……东西拿到手就好了,用什么方式拿到的,那都不重要。”

  “我们不是神偷吗?”睦心菱怀疑地看着睦轾。

  “没错!”睦轾用力地点了点头。

  “不用偷的也没有关系?”睦心菱的声音拉高了些。

  “是!没关系……快拿出来吧!我快等不及了。”睦轾双手合握摩擦着,十分兴奋。

  睦心菱无奈地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摸出了从瞿骋那里偷来的戒指。“就是这个了,小心欣赏,别把人家的东西给弄坏了。如果没事的话,我要上楼了。”她将东西递给了睦轾。

  “要去准备第五年的二技联考是不是?”睦鼎钧嘲笑道。他小了睦心菱足足三岁,但他都大学毕业了。

  “你管我!就算我要考个十年也不关你的事!”

  “说的也是,随你呵!”睦鼎钧耸了耸肩。

  不想理会“白目”的睦鼎钧,睦心菱现在只想好好洗个澡,睡个好觉。

  拖着有些沉重的步伐,正想上楼时,睦轾唤住了她。

  “等一下!小菱……”

  “怎么了?玩够了要归还的话,再等几天吧!我这几天有点累……”

  “我看是生理期到了吧!”睦鼎钧再次插嘴。

  “你给我闭嘴!”睦心菱吼着。

  “小菱,这个东西是假的……”睦轾仔细瞄了几眼,便揭穿了这个骗局。

  原本处于十分无力状态的睦心菱,听到睦轾的话后,双眼睁得老大,不敢置信地看着睦轾。假的?她费了那么大的工夫偷到的东西竟然是假的?“爷爷,你不会是眼花吧?那个怎么可能是假的!别开玩笑了!”

  “这个的确是假的,不过做得很像,也难怪你会被骗了。”

  被骗?那个该死的瞿骋耍她?握紧了双拳,就算她“三只手”的技巧实在是不怎么样,但自出道以来,从没有失手的纪录呀……

  而且为了偷那只烂戒指,她已经偷了三次了,好不容易得手之后,东西竟然是假的?!她从没那么窝囊过,那个瞿骋竟然将她耍得团团转!

  “老姊,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了太大的刺激?”睦鼎钧看着不言不语的睦心菱道。其实他和睦心菱吵归吵,但感情也是十分好的。

  “小萎,你没事吧?”睦轾有些担心地问道。“失手是正常的,别把事情看得这么严重,下次偷到不就好了。”他安慰着。

  “我没事。”睦心菱淡淡地说了句话后,便走上了楼。

  “她没事吧?”睦鼎钧向睦轾问道。

  “可能吧!”睦轾不太确定地点点头。

  “爷爷,反正你只是好奇,要老姊偷来玩玩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虽然‘功夫’三流,但是自尊心可是高得很,你又何必要戳破她,说她偷到假货呢?”睦鼎钧不太高兴地说道。

  “但她明明就是偷到假的……”

  “你真是……”睦鼎钧摇摇头。

  “该死的瞿骋!”睦心菱咒骂着,手中拿着剪刀,将一张普通的白报纸剪成了一个人形,再拿了黑笔在纸上写下瞿骋的名字,将纸钉在飞镖盘上。

  “耍我?”睦心菱手中拿着十几支的飞镖,一支支射向那个人形的图样。“竟然敢耍我这个天才?”她再射了一支。“好色是不是?就把你给阉了,看你还能不能好色!”她十分不客气地再射了一支,那根镖命中了那张人型纸的膀下。

  等到睦心菱手中的十几支飞镖全射完时,那张纸早就已经烂掉了。

  睦心菱也知道自己的作法有些幼稚,但是心头那股“郁卒”的气不发泄出来的话,她就十分不舒服。

  没关系!她会化悲愤为力量的,不仅仅将那只尾戒偷到手,而且她还会让瞿骋跪在地上向她认错。

  多美丽的景象呀……一想到那个“凌虐瞿骋”美丽的幻想图,睦心菱的嘴角就忍不住露出了个微笑。

  “敢整我?哼……你给我看着办吧!”心中熊熊的火焰燃烧了起来,而那个要被她“凌虐”的对象就是瞿骋了。

  正在编织十分美丽的远景,睦心菱根本没有注意到她房门被睦鼎钧给拉开了。

  睦鼎钧一看到墙上的东西,以及睦心菱要那种变态的笑容,连忙又关上了门。”

  难道老姊已经变态成这样了?像她这样二十几岁成天只知道读书的女人,竟然会有那种变态的倾向……唉!”摇了摇头,也许他真该介绍几个死党给他老姊。将死党推入火坑,也胜过老姊因为缺乏男人而变态成这样……

  “唉!”睦鼎钧再叹了口气。“不然买本‘花花公主’给她好了,让她排解一下郁闷的气息,免得整天看起来就是欲求不满的样子。”

  前几天看了报纸,据说下一期的“花花公主”要用全世界的梦中情人全裸的照片当封面,也许老姊看了就不会那么变态了。

  决定了!就是这样!花个几百元来让老姊正常点是值得的……睦鼎钧在心里想道,他走下了楼,往街口那家书局前进。

  “她不会来了吗?”距离上次的事到现在,都已经一个月了,难道她已经放弃了?或者是她根本不知道那个东西是假的……

  这几天以来,瞿骋一直在等待着睦心菱的出现,但是她却一再的让他失望、一再的让他空等了。

  看了下时钟,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多了。也许他不应该要辞去做一个假的,这样偷不到的话,也许他还可以继续看到她。

  瞿骋不想理会心里那股失落的情绪,他从椅子上起身。

  突然地,他房间的窗户被打开了,凉凉的夜风吹了进来,瞿骋转过了身,想关紧窗户,但一条人影却迅速地往屋内闪了进去。

  瞿骋双手交叉站在原地,再见到那名女飞贼时,心中竟然有股莫名的喜悦。依旧是那一身黑衣,仅仅露出了那一双灵活的眼,她的身子十分纤细,而此时那双美眸正狠狠地瞪着他。

  “瞿骋!你给我站住。”睦心菱站在瞿骋的面前,十分“恰北北”地说道。

  “这么凶呀?”瞿骋的眼角带着笑意。“站着脚会酸,容许我找个位置坐下吧?”他问道。

  “这……当然可以!这里是你家不是吗?”睦心菱思考了一下,便说道。

  “不过刚才是你叫我站住的。”

  “那我现在‘允许’你坐下了,可以吧?”她不悦地说道。

  “谢谢!”瞿骋走到床上,坐下。

  “你为什么拿假的东西骗我?”睦心菱从口袋里摸出那枚戒指,丢给了瞿骋。

  “原来那个自动要上我床的女人就是你呀!”

  “什么叫‘自动想上你的床’,那是因为任务!你还当真以为自己的魅力无穷咧……”睦心菱嗤笑。

  “为了这个戒指,陪男人上床也无所谓吗?”瞿骋有些不悦地说道,今天若是这只她想要的尾戒在别人身上的话,那她也会如此做吗?

  “去你的!别把我想得那么低级,陪你上床只是个‘幌子’而已,我会为了那个烂戒指陪男人上床吗?你也太小看我了。”睦心菱吹胡子瞪眼地说道。

  “哦?是吗?”瞿骋扬起眉。

  “当然。”

  “既然你已经让我看过了真面目,蒙着脸似乎多此一举。”

  睦心菱搔搔头,对喔!他说得好象有道理吶……自己都已经被瞿骋看到脸了,还有什么好遮的?而且虽然是晚上,但是穿成这样,也真的是挺热的……

  正想听从瞿骋的话将面罩拿下时,才猛然想到,自己为什么要听他的话呢?她可是个小偷耶,瞿骋算是哪根葱哪根蒜呀!

  “开什么玩笑,你叫我拿下来我就拿下来呀?那我不是显得很没原则吗?而且你看过哪个小偷是光明正大地拿的?”

  很奇怪的思考逻辑。瞿骋在心里想道。

  “反正我想从你身上偷到我想要的东西是不太可能了,对吧?”

  “依你目前的功夫,的确是不太可能。”瞿骋中肯地说道。

  “那好,我不用偷的可以吧?我用抢的!”其实睦心菱也没多大的自信可以以“武力”胜过瞿骋,更别说是以此威胁他要交出睦轾所要的那枚戒指了。

  “哦?那你的功夫就更不到家了。”

  “试试看就知道了。”睦心菱拿起了瑞士刀,狠狠往瞿骋身上扑去;她并没有要伤他,只是想乘机制住他而已。

  坐在床上的瞿骋伸出了手,往睦心菱的手腕劈了下去,刀子笔直地刺入床上。

  瞿骋拉住了睦心菱的手腕,将睦心菱制伏在床上;并且以极端暧昧的姿态,坐在她的身上。

  “放开我……”睦心菱挣扎着,她拚命地扭动着身子,但是却无法动弹,双腿只能在空中不停地乱踢着。

  “你的拳脚功夫就如同你的偷窃伎俩一样。”

  “怎样?”睦心菱死命地瞪着瞿骋的脸。

  “一样烂!”

  “去!”

  “让我看看你这名女飞贼到底长得什么样子……”他不信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是睦心菱原本的面貌。

  “不要……”睦心菱挣扎着,但脸上的头套却仍被瞿骋轻易地拿了下来。

  顿时一头长发披泻而下,十分精致的五官在瞿骋的面前呈现。她那一双活灵活现的眼此时正透露着对他的厌恶,以及一丝丝的恐惧。

  “以后,不要再化那种像酒家女的浓妆了。”

  “要你管!”

  “你还是第一个偷东西偷到我身上来的人。”

  “哼!”睦心菱冷哼了一声。“既然落在你手上了,要杀要剐随你了。”她十分有骨气地说道。“杀你?”瞿骋摇了摇头。

  “难道你要放了我?”睦心菱的嘴角露出了个微笑。“这样好了,既然你人那么好的话,就干脆好人做到底好了。”

  “嗯?有什么事吗?”

  “你先起来啦,这样我不好说话,而且我这样很不舒服……”的确,瞿骋此时正跨坐在睦心菱的身上,将她锁在他的身下。

  “你不偷跑?”

  “当然不!而且我今天一定要将东西给带回去。”睦轾给的期限早已过了,今天一定要将东西带回去。

  “那好。”瞿骋放开了她。

  睦心菱坐了起来。“谢了……”

  “你有什么要求想对我说的?”想也知道,一定是那枚戒指。

  “将真的戒指借给我,我几个星期后就还给你。”

  “借?我为什么要答应将东西借给一个贼?”瞿骋扬起了眉,对于有些天真的睦心菱感到好笑。

  对喔,他为什么要借给自己?他们可是非亲非故。

  睦心菱眉头皱得紧紧的,用力地思考着。“啊!我想到了,就算是我向你租的好了,一天要多少钱?我向你租,保证不会弄坏。”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妙妙女神偷  下一页
第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子缨的作品<<妙妙女神偷>>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