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子缨 > 妙妙女神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妙妙女神偷  下一页

妙妙女神偷  第3页    作者:子缨

  “如果真的不行的话,那就没办法了,要怪就怪睦家的神偷祖先吧!那全是他们的错。”

  拿了黑色的皮包,今天她全身采黑红系列,柔软的长发也让发型设计师盘出了一个十分妩媚的发型。

  走出了卧室,她缓缓走下楼。“心菱,你这一身打扮要去哪里?”睦轾问道。

  “爷爷,这样你也看不出来?她是要去泡男人咩!二十三、四岁了,还在‘滞销’当中,不努力一点,岂不可怜?”

  “睦鼎钧你给我闭嘴,你不说话,没有人会把你当哑巴……”睦心菱转头看着餐桌上全都是一脸痴呆样的家人。“我有事要出去,bye。”她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去。

  “我看我们还是继续吃饭好了。”睦争说道。

  “是呀!”

  “那就快吃吧!”

  当一抹红色的身影走入了“瞿氏企业大楼”,几个柜台的小姐当场都看到傻眼了。

  “小姐,请问瞿先生在吗?”睦心菱刻意装出十分娇嗲的嗓音说道。

  “请问你是……”

  “我是他的女朋友,昨晚骋还在我那儿过夜呢!”她从皮包里拿出了一个K金的打火机。“这是他留在我家的,我想‘亲自’交给他,可以吗?”那个K金打火机当然不可能是瞿骋的,那是她自己花钱买的。她了解要见到瞿骋没那么容易,得弄一些小手段才行。

  “请搭靠左边的那座电梯,上二十八楼。”

  “真是谢谢你。”

  “不客气。”

  搭了电梯,睦心菱上了二十八楼。

  “当”的一声,二十八楼到了,睦心菱出了电梯,直接走到瞿骋办公室前敲了门。

  “进来。”浑厚有力的声音由办公室里传来,睦心菱推了门进入。

  “有事吗?”瞿骋头也不抬地问道。

  睦心菱深吸了口气,便往瞿骋的身上扑——

  “你……”瞿骋十分震惊,椅子立即往后移了些。“你是谁?”他十分不悦地说道。

  赖在他身上的女人穿著十分大胆,身上有着淡淡的香水味;而那十分艳丽的脸孔……瞿骋可以确定自己根本没有见过她。

  “我?呵呵……”睦心菱跨坐到瞿骋的身上,根本不介意自己这“不雅”的姿态,抱紧了瞿骋。

  “你有什么企图?”瞿骋没有移动身体,任由她跨坐在他的腿上。

  “‘企图’?瞿总你讲这种话实在不太好听吶……”睦心菱伸出了上了红色指甲油的修长玉指,轻描着他十分刚毅的五官。这些妩嵋至极的动作,全都是她昨晚看书恶补出来的“成果”。

  “是吗?”

  “当然喽!我好喜欢你哦……你认为我和那名小演员比,谁比较迷人?”她用着十分娇嗲的声音说道。那种声调连睦心菱本人都觉得太恶心了。

  “差不多。”原来又是一个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女人!

  “是吗?这样我会很伤心的……”睦心菱拉开了瞿骋的领带,又解开了几个扣子,伸手挑逗着他的胸膛。

  “你还没说你是谁。”瞿骋盯住了睦心菱的脸庞,他发现她的五宫十分清秀,若不是上了这种浓妆的话,应该会是一个十分典雅的女人才是。

  “我啊……吴玫玲……”“我不认识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瞿骋的手握住了她的肩膀问道。

  睦心菱的眉头皱了下,他的手握着的地方刚好是昨夜受伤的地方,让她的肩部刺痛了下。

  而那个微妙的脸部变化瞿骋也注意到了,他试探性的加重了手的力道。

  痛死了……睦心菱在心里痛呼,她肩上的伤口可能又裂开了。她紧皱着眉,伸出手来,握住了瞿骋的手,将它移到她的胸前。

  “讨厌,不要一直握着我的肩膀嘛!力气那么大,都被你给握痛了。”她娇嗔道。

  “是吗?”

  “对呀!”睦心菱妩媚地眨眨美眸说道。

  “你那么想当我的女人吗?”

  “怎么?难道我不行吗?还是我不够格?”

  “当然够。”

  “真的吗?”睦心菱笑弯了眼。

  “没错。”

  “我看了杂志,那上头说你对你的床伴都是有求必应,对不对?”她十分兴奋地说道。

  “当然,不过要看是什么东西。”

  睦心菱的眼角瞄到了那只睦轾所想要的尾戒,可恶!就这么近而已,竟然碰不到,真是的。而她也明白绝对不能明抢,因为她昨天已经知道下场会如何了。

  “哇!你这只翠玉戒指好特别……”

  “你想要吗?”瞿骋扬起了眉,也许她和昨日那名女飞贼有什么关系?他在心里想道。

  “要?才不呢!”睦心菱摇着头,她不确定瞿骋有没有对她起疑心,所以她非常聪明地摇着头。而且一般女人所喜欢的都是钻石、项链那种首饰,鲜少会去要这种男人才会戴的尾戒。

  “为什么?”

  “拜托!这个是男人在戴的……我戴怎么可能好看?而且我的手指头这么细,那种size又怎么会适合我呢!”

  “是吗?”

  “是呀!不然这样好了,你可以买个钻石戒指什么的给我,我最喜欢那种东西了。”

  “看得出来,不过你好象没有要求的权利。”

  “因为我没有尽到‘某方面’的责任是吗?”

  “聪明的女人。”瞿骋在一张纸上写下他的住址,递给了睦心菱。

  “今晚九点,到这个地方来。”

  “瞿总,你那么急呀?”她接过那张纸,男人都是一个样!好色得要命,只要有女人投怀送抱就“照单全收”,也不怕得什么病!睦心菱在心里不屑地想着。

  “你今天没事吧?”

  “当然没事!为了要陪瞿总,就算是有事,我也会努力推掉的,瞧瞧霍总的魅力有多大哦……”

  “我怎么觉得听起来像是嘲讽呢?”

  “是你太多心了。”“那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情要做。”

  “一大早来,我也累惨了,还是回家补个眠,储备精力,晚上好有精神可以陪你。”

  “嗯……”

  “那就拜拜了……”睦心菱挥了挥手,走出了瞿骋的办公室。

  才刚走出房门,睦心菱便发现门口站着两个人。那两个人正是昨夜的那两个男人。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卫翼开口问道。

  “讨厌!你怎么这么问人家嘛!人家从瞿董的办公室门口走出来,当然是和瞿董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嘛!还明知故问,真是过分……”

  “没想到骋喜欢这种骚到骨子里的女人……”宫辞摇头说道。

  “我这叫妩媚,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要走了,拜拜。”

  两人不以为然地目送她离去,一起敲门进入房内。

  “骋!刚才那个女人……”卫翼劈头便问。

  “一个想要麻雀变凤凰的女人而已。”瞿骋冷淡地说道。

  “是吗?”

  “嗯……”

  “骋,你身上的伤好些了没?”宫辞关心地问道。

  “皮肉伤而已,没什么的。”

  “那就好。”“托给你们的事,办妥了没?”瞿骋问道。

  “当然,事情交给我办怎么可能会出差错呢?”宫辞十分得意地说道,他的手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红色的绒布袋交给瞿骋。“我办事你放心!”

  瞿骋点点头,打开了那个绒布袋,拿出了里头的东西。

  “看!一模一样吧!就像你手上的那只一样。除非是真的行家,不然的话,可是看不出差别的。”

  瞿骋拿下左手小指的尾戒,与宫辞所带来的比较,的确!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但透过光线来看的话,那就不同了。

  他原本的那一只十分翠绿,甚至有些透明;然而另外一只不同,色泽则有些混沌,不似他的那样清明。

  “的确!不是行家绝对看不出来。”瞿骋将两个尾戒递给了卫翼。“翼,你说呢?”

  “很像。”卫翼点点头后,将尾戒还给了瞿骋。

  “那这个假的去拐那名‘笨贼’,会不会有一点……”宫辞皱了皱眉。

  “既然她要的话,何不给她?”

  “说得也是!不过等笨贼偷到时,发现是假的话,那一定会气得吐血……哈哈哈……”宫辞爆笑着。

  “先走了,难得你有那个兴致整整那名笨贼。”宫辞拍拍瞿骋的肩,和卫翼一同离去。

  看着手中两只相像的尾戒,他将其中一个收了起来,另一个假的则套在他的小指上。

  走回办公桌前坐下,瞿骋细薄的唇缓缓露出一个笑容……不管那名女飞贼和那名自称叫“吴玫玲”的女人有没有任何关系,那都不要紧……他已经设下了陷阱去捕捉那只狡猾的狐狸了……

  第三章

  “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天下的男人一样色!”睦心菱盘腿坐在床上,怀中抱着个大型的加菲猫布偶絮叨地念着。

  现在是晚上八点五十四分零三十二秒,距离与瞿骋约定的时间不到六分钟了,但她还是依然待在房间里,没有离开。

  帮爷爷偷东西固然是大事,但也没必要赔上自己的贞操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睦心菱十分烦恼。

  “算啦!还是去好了。”在犹豫了半天之后,她换了一套较为性感的服装,拿起了桌上的皮包,走出了房间。

  睦心菱下了出租车,按了下瞿骋家的门铃,雕花的大门迅速地打开了。

  踩着四吋高的高跟鞋,她走进了瞿骋家。

  “你怎么来得这么晚?”瞿骋坐在沙发上,一派悠闲地说道。

  “有点事。”睦心菱坐到了瞿骋的身旁。

  “是吗?我还以为你不想来了。”

  “怎么可能?”睦心菱的嘴角扯出一个极端虚伪的微笑。“你看得上我,是我的福气耶!我感激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拿翘呢?”

  瞿骋从沙发上起身,走上二楼的卧室,从衣橱里拿了套浴袍。

  看着瞿骋此番举动,睦心菱了解他的用意。

  “要不要我帮你呀……”睦心菱眨了眨美眸说道。“如果你要的话,我不反对。”

  “那还是算了,多累人吶!”随口说说,还真的咧……她在心里向瞿骋扮了个大大的鬼脸。

  “是吗?”他摘下了尾戒,放在桌子上。

  睦心菱看着他的动作,偷偷咽了口口水……就快拿到了……就在眼前而已……

  她差一点要跳起来感谢自己的好运以及瞿骋的好色。

  “怎么摘下来了呢?戴着不就好了吗?”

  “拔下来比较好。”

  “是吗?好吧!那你去洗吧……我等你唷!要快一点。”睦心菱向瞿骋挥了挥手,要瞿骋赶快进浴室。

  “那么急?”看着睦心菱那种高兴的表情,瞿骋的心有些起疑。

  “哪有?”睦心菱给了瞿骋一个白眼。“现在都快十点了,不好好把握时间的话,一下子就天亮了呢!”她娇嗔道。

  “如你所愿。”瞿骋转入了浴室里。

  不知怎地,睦心菱突然觉得有些头皮发麻……是因为瞿骋那四个字吗?“如你所愿”从他口中说出来像是句双关语,难道他已经看穿她是那个女飞贼了吗?嘿!

  怎么可能呢?

  她当女飞贼时,全身几乎都包起来了,简直就像是在包肉粽一样,只有露出一双眼睛而已;现在虽然她露的地方比较多,但是他也不可能这么简单就识破她的伪装啊!

  走到桌子前,她拿起了瞿骋所放在桌上的那只尾戒,仔细地察看着,深怕拿到了假货。

  真糟糕!她对玉石一窍不通,根本无法判定是否真是睦轾所要的那一只;而经过两天行动,瞿骋难保不会有所防范!她摇了摇头,告诉自己,那只是自己多心了,像他那么重“色欲”的男人怎么会去提防身边的女人呢?而且他的钱那么多,又不缺这个东西。反正爷爷只是要她偷去玩玩而已,会归还的啦……

  做好了重重的心理建设,她将那只尾戒放入了皮包里,以十分轻巧的动作,开门离开了。

  从浴室沐浴出来的瞿骋,一看见整个房间空无一人,桌上那只尾戒又消失了,他便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果然是那个女飞贼!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判定那个女人与那夜贼是同一人,但她的肩伤、刻意伪装的腔调、及那十分相像的身材……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妙妙女神偷  下一页
第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子缨的作品<<妙妙女神偷>>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