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子缨 > 妙妙女神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妙妙女神偷  下一页

妙妙女神偷  第2页    作者:子缨

  而现在也许可以利用这种时机……“明晚再去试试看好了,真的偷不到的话,再想别的方法。”对于那枚尾戒,她是誓在必得!

  同样是一身夜行服,睦心菱照例想翻墙而入时,却发现大门早已经敞开,彷佛在等待她一般。

  “难道他已经料到我会继续来偷了?”睦心菱喃喃自语着,但既然大门是开着的,又没有理由放着大门不走而去爬墙啊!

  小心地穿过了雕花的大门,睦心菱照着昨晚的经验,上了二楼。打开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赫然发现瞿骋坐在沙发上,拿着酒杯对着她摇晃……

  睦心菱的脸抽动了下,不会吧!她怎么那么笨……人家分明是要逮她的,她还在怀疑为什么他这么好,还把门给打开!

  “嗨……你好……怎么还没睡呀……”睦心菱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还没睡我怎么敢先睡?”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你就快睡吧!没有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睦心菱迅速地转身。

  “等一下!”瞿骋开口唤道。“有什么事吗?”她十分小心地问道。

  “你是不是想要这个?”瞿骋摘下了尾戒,放在桌上。

  “是……”睦心菱一看到标的物放在桌上,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她迅速地往桌子的方向移动,但手还没有碰到那个翠玉的尾戒时,她的身子就被人给制住了。

  “做什么啦!放开我!”睦心菱用力地吼道。瞿骋用十分暧昧的姿势将她锁在书桌与他的中间,而此时的她,为了避免肢体的碰触,身体往后仰着,直到她的背完全贴在书桌上为止。

  睦心菱无计可施,只好用力瞪着瞿骋。

  “谁派你来的?”瞿骋用着冰冷的口气说道。

  “没有!”睦心菱偏过头。

  “是吗?”瞿骋的嘴角露出了个兴味的笑容。“要我的尾戒做什么?”

  “不为什么!只是借来欣赏而已。”她硬着头皮说道。

  “是吗?”瞿骋的手想拉掉睦心菱的面罩,却被睦心菱给闪过了。

  睦心菱的手摸向腰际,拿起了一把万用刀,迅速地刺向瞿骋的手臂;她无意让他受伤,只是想挣脱他的箝制而已。

  “骋,你怎么没有关门呢?”一阵声音由走廊传来。

  睦心菱有些慌了……瞿骋制住她,她拚命地挣扎着。

  “你还没睡吧?我和翼要进去了……”宫辞在房门口意思意思地敲了两下后,径自推开了门,他身后跟着卫翼。

  睦心菱真的慌了,她虽然缺乏“实务经验”,但她也看得出来,眼前的两人身手应该都不差才对;尤其是站在那名长相十分俊美的男子身后的那一位……他的身手肯定比他们两人都好上几倍。

  “原来你有特别嗜好呵……”宫辞笑嘻嘻地说道,对眼前这种暧昧的景象只是摇头。

  睦心菱的右手拿了刀子,吓唬似的往瞿骋的身上挥,想藉由瞿骋的闪躲来找出脱逃的缝隙。

  岂料瞿骋根本没有移动,她的刀子就这么硬生生地刺入了瞿骋的肩膀,血滴缓缓由刀刃流了下来,血濡染了瞿骋身上的白色浴袍……

  “对……对不起……”睦心菱连忙放开了手,她刺得并不深,但充满忧虑的黑眸却注视着瞿骋的伤口。

  “骋……”宫辞着急地唤道。

  而随着宫辞的话语一出,一把刀片也由卫翼的袖口射出……

  “嗯!”睦心菱痛哼了一声,将肩上的刀片抽出后,便转身开了窗,想跳窗逃跑。

  识破她的企图,卫翼冷哼了一声,正想再度射出刀片时,却被瞿骋给唤住了。

  “翼……住手!”

  卫翼的手偏了些,刀片还是射了出去,射中了窗旁原木的桌子。

  睦心菱以充满歉意的眼神看了瞿骋一眼后,便捂着胸前的伤,跳窗离开了。

  “不要追了!”

  “为什么放她走?”宫辞不悦地说道。

  “她是无心的。”在她抽出瑞士刀的那一刻,她早就可刺他了,何必一直犹豫不决?瞿骋可以断定她不是仇家派来的,他推测刚才刺伤他的举动全是因为受到惊吓才会出此下策。

  “无心?”宫辞冷哼了一声。“那个问题我们先不研究,我们还是先送你进医院好了。”

  第二章

  黑色的紧身服遮盖了红色的血迹,睦心菱佯装没有发生任何事一样,忍着痛回到了家中。

  “怎么了?小菱?你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睦轾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睦心菱摇了摇头。

  “真的没什么吗?”睦轾还是有些不相信。

  “当然……爷爷你看到我有怎么样了吗?”

  “那倒是没有!”睦轾摇摇头。

  “那不就得了?”

  “对了,东西到手没?”

  “今天失手了,可能得再过几天。”

  “是吗?那还真是有点可惜。”睦轾的脸上难掩失望的神情。

  “爷爷,放心好了!东西我一定会得手的,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睦心菱安慰着。

  “那就好。”睦轾点点头。

  回到房里,睦心菱便脱下了黑色夜行服。而她白皙的胸口上,有一道仅一公分的伤口。

  昨天挂了彩,瞧她腹部昨天被瞿骋给击中的部位今天浮起一大块的“乌青”;

  而旧伤未愈,今天又加了个新伤。

  惨吶!如果这样每天受一点伤的话,那到了两个星期后,也许她全身都会被纱布给包成木乃伊。

  看来,这项计划是失败了!而且还失败得非常彻底。

  她看得出来,她的身手虽然算是不错,但根本不敌他们三个——尤其是脸罩寒霜的那位。要不是瞿骋好心要放她走,她根本就跑不掉。

  “也许得重新计划了。”也不要用偷的了,因为“失败”的机会太大了;虽然不用“偷”的,感觉上有点对不起她爷爷,还有早已上天堂,那数字睦家的祖先,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怪她吗?NO!NO!她摇摇手指,那根本不是她的错,不是她学艺不精。怪要怪那早已上天堂的睦家祖先。

  为什么呢?当然这是有原因的。

  他们的三只手的绝技自成一派——称为“竹叶青流”。为什么要叫“竹叶青流”呢?据说是创办这个流派的祖先很喜欢喝竹叶青的关系,所以就叫“竹叶青流”了。

  他们祖先只流传了偷东西的“技巧”而已,没流传武侠小说里所写的“飞檐走壁”的功夫,而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取走自己想要的东西呢?

  如果他们有流传下来的话,那么至少她也不会那么惨,差一点点就阵亡在路中间了。

  “也许我应该要像隔壁邻居的叔叔一样,买几本金庸、古龙大师的武侠小说到深山里去闭关练功才是,这样也许可以练一些轻功也说不定。”

  “哇咧……头壳坏去……”

  叩叩……敲门声响起。

  “谁呀!”睦心菱连忙将医药箱藏在床底下,换上了衣服,开了门。

  “是我啦……我是你老弟。”睦心菱的弟弟睦鼎钧手中拿着一份杂志。

  “喏!这是今天刚出的杂志,你要不要看?”

  “你还真是无聊耶!成天买这种东西,要不是我知道这种八卦杂志里头往往都会有三级片女星的裸照的话,我还以为你真那么八卦呢!”睦心菱手指着睦鼎钧骂道。

  “到底要不要看吶!不要的话我要拿去丢了。”睦鼎钧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他拿着那本杂志的手都有些酸了。

  “看啦!无聊时就勉强当成消遣好了。”睦心菱接过了杂志,翻了一下。“还是像往常一样,将一些精彩的图片全都割掉了。”

  “你管我?给你看还废话一堆,不然你就不要看嘛!”

  “你这个死小孩,你说的是什么话呀!”睦心菱踮起脚尖,食指戳着睦鼎钧的额头。“你懂不懂得敬老尊贤呀……我可是你姊耶,你要尊敬我一点!瞧瞧你那是什么眼神,竟然那么不屑,看我不好好修理你才怪!”

  “你很幼稚耶!二技都考了第四年,你怎么还那么幼稚?”睦鼎钧不屑地看了睦心菱一眼,摇头离去。

  “你不要走!我可是你姊姊耶……竟然说我幼稚?”睦心菱在睦鼎钧的身后喊道,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她的房门口。

  睦心菱用力地甩上了门,把所有的气全出在那道小小的门上。

  “只有烂人才会看这种烂杂志!”睦心菱将杂志往床上一拋,杂志在空中翻了几页,才落到床上,而她整个人也往床上扑去。

  “还是床温暖。”她趴在床上,无聊地看着那一页的报导。

  瞿氏总裁瞿骋是个负心汉?

  在玩弄了一名女演员的感情之后,便将她弃之不顾?

  这一页的报导挑起了她的好奇心,她看着那名女演员的照片。“不怎么样嘛!

  妆化得那么浓……”睦心菱摇了摇头。“瞿骋配她真的是太可惜了。”她真的是替瞿骋感到惋惜。

  不过那名没啥名气的小演员也真的挺厉害的,用这件事来炒绯闻,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啧啧……”看着杂志上头的内容,睦心菱忍不住发出了怪声。“因为这件事而同时被四位导演相中而担任三级片的女主角,且一跃成为‘XX公子’杂志中的玩伴女郎,真是厉害!”

  啊……她混沌的大脑突然浮现了一项计策。

  “这么丑的女人也要,想必他一定是个极端好色的男人吧!”也许她可以利用他这个弱点。

  走到了梳妆台前,她对着镜子搔首弄姿一番。凭良心讲,她的容貌姣好;水亮的明眸像是会说话一般,细长的柳眉透露出楚楚可怜的气息,而那小巧的鼻,红滟的唇,实在是个大美女。

  将衬衫的钮扣给解开,她拉开衣服,做了个十分妩媚的动作。“呵!真是美丽呀,也许这点可以好好利用……”她笑弯了眼说道。

  “姊!我突然想到我有一篇没剪到……”睦鼎钧没有敲门,直接打开门闯入了睦心菱的闺房。

  “啊!”睦心菱惊叫了一声。

  “姊,你摆那是什么姿势?想学杂志上的模特儿吗?”睦鼎钧摇摇头。“瞧瞧人家的胸部和你的胸部,这一看之下就差很多了;人家是圣母峰,你连个小山丘也没有!人家脱有人要看,我看你脱的话,那家杂志社可能会倒闭,关门大吉。”他十分不客气地批评着。

  “你管我?给我滚出去!”睦心菱的双眼狠狠地瞪着睦鼎钧,他那种批评让她直想狠狠将他剁成十八块,下油锅。

  睦鼎钧从床上拿起了杂志,看着睦心菱所看的那一页,那篇报导的最旁边的一个小栏登有:聘封面模特儿。

  “姊,我看你也不用去荼毒人家的视力了,你一定选不上的!”睦鼎钧十分中肯地说道。“你在说什么呀!”睦心菱觉得自己快疯了。

  “不是这个吗?”他将杂志递到睦心菱的面前。“你不是要应征这种‘全裸入镜,第三点不露’的?”

  “谁要去应征那个……睦鼎钧你给我滚出去!”睦心菱从床上拿起枕头,想往睦鼎钧的身上丢,而睦鼎钧则早识破她的意图,离开了她的房间。

  “算你好狗命!”睦心菱气愤地骂道。

  早上十点,睦心菱穿上了一件艳红的连身短裙。那件衣服的领口很低,只要稍微一弯身,就可以看见包里在薄纱里面的旖旎美景;她为了不让日前留下的伤口暴露出来,又加了一件披肩。

  连身短裙的长度只能掩盖到臀部以下五公分,所以她只要一坐下,就会露出她浑圆的臀部。

  “堂堂神偷的传人,如今竟然要去卖肉……唉!可悲呀!”

  为了配合这次的行动,她连内衣都去买了成套的黑色性感内衣,再搭配上这件薄纱连身短裙……男人若不拜倒在她的脚下,那就真的不叫“男人”了。

  当然,这身昂贵的行头,也令她的荷包大出血。

  “惨吶!”

  “如果花那么多的工夫还不能拿到怎么办?爷爷一定会很失望的!”她喃喃自语着。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妙妙女神偷  下一页
第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子缨的作品<<妙妙女神偷>>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