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子缨 > 妙妙女神偷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妙妙女神偷  下一页

妙妙女神偷  第10页    作者:子缨

  瞿骋也在发出一声低吼后,抱住了睦心菱,转了个身,让她贴在他的胸膛上。

  睦心菱住在这里已经两个月了,在拥有了她后,他才发觉自己并不孤单。

  瞿骋心中一直有种恐惧;他不想放开她,怕一放开了,她就不会回来了。

  而前几天饶闻的话,更加深了他的恐惧。

  他强迫她留在他的身旁,但她呢?

  她的心是否与自已一样?

  他爱上这个娇嫩的睦心菱了,他知道的;他也未曾去否认过这个事实。

  但,若她不爱他呢?

  许多的问题阻碍在他们两人之间,瞿骋的眉头微微皱起。

  静静数着瞿骋的心跳,他温热的体温传达到她的;汗水交融在一起,她分不清这汗水是属于她、还是他的。

  睦心菱逸出一声淡淡的叹息声,望着瞿骋。

  “你怎么了?”

  “心菱,你爱我吗?”瞿骋第一次这样开口问她。

  “嘿!不告诉你。”睦心菱拍拍瞿骋的脸颊,笑嘻嘻地说道。

  “我爱你。”

  “我知道。”睦心菱笑得更是得意了。“为什么知道?”

  “你不爱我会想将我拴在你的身旁,将大门全都落了锁,将我锁在屋内不准我偷跑吗?”睦心菱叹了口气。偎在瞿骋的胸膛上,好温暖。“我自认自己长得还不差,条件不错,但是比我好的女人,以你的身分及地位,随便找就一‘摊’了,但你仍如此对我,可见得你一定是爱我的。”

  哔哔哔……放在桌上的呼叫器响了起来。

  “我去看一下,谁call我?”睦心菱拿起了睡袍套上,从瞿骋的身上起身,走到桌子前,拿起了呼叫器,看着呼叫器上头所传来的讯息。

  姊……爷爷病危!速回!

  睦心菱的身子跟跄了下,怎么可能?爷爷的身体不是一向很好的吗?

  “怎么了?”瞿骋走到睦心菱的身旁问道。

  “我爷爷生病了,我弟要我回去……”睦心菱十分紧张地说道。

  瞿骋接过了呼叫器,一言不发地看着上头所显现的内容。

  “你会让我回去吧?”睦心菱着急地说道。

  “你会回来吗?”瞿骋的双眼直视着睦心菱,用着十分冷淡的声音说道。

  他所害怕的事终于发生了!

  “我会回来的。”

  “真的?”瞿骋的心中存着重重的疑虑。

  “我真的会回来,就算你不锁着我,我也不会偷跑的。”睦心菱说道。

  瞿骋叹了口气。“我相信你会回来,别背叛我!”“我不会的。”睦心菱用力摇着头。

  “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希望你遵守你的承诺。如果你一个星期后没回来的话,那……你就不用回来了。”

  “骋……别这样……我一定会回来的。”睦心菱的手环抱着瞿骋的腰,倚偎着他。

  “记住!别辜负我对你的信任。”

  “我知道。”睦心菱点点头。

  “那就好,我派人送你回去。”

  没带任何的行李,睦心菱由瞿骋派人直接送到家里。

  “老姊,你回来啦……”睦鼎钧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没啥反应,标准的电视儿童。

  “爷爷呢?爷爷不是病危吗?你怎么还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电视?”睦心菱不悦地斥责着自己的弟弟。

  “病危?”睦鼎钧冷哼了一声。

  “怎么了?那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睦鼎钧点点头,有些无聊地从沙发上起身,“是病危啊……”他上了楼,而睦心菱则跟在他的身后。

  睦鼎钧开了睦轾的房门,睦轾正躺在床上。

  “爷爷……”睦心菱噙着泪水,往睦轾的床边扑了过去。“我就知道你没有我在旁边照顾你,你就快要‘嗝屁’外带‘升天’了,不过我现在已经回来了……你要振作一点!”

  “我只是感冒而已,还没有那么快嗝屁外加升天。”睦鼎钧不悦地说道,刚才听到睦心菱声音的喜悦,已不复见了。这是哪一门子的孙女,竟然诅咒自己的爷爷嗝屁升天,真是太不孝了!

  “呜呜鸣……爷爷你别说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在安慰我……不想让我太伤心……其实你得了绝症了……”沉浸在自己哀伤情绪的睦心菱,根本没有去注意睦轾在说些什么。

  “我说我只是小感冒而已!”

  “一定是病得快死了……”哭到这里,睦心菱还不忘从一旁的面纸盒里抽出一张面纸,用力擤着鼻涕。

  “你很想我死是吗?”睦轾敲着睦心菱的头。

  “都快死了……爷爷你的力气怎么那么大?”睦心菱抬头看着睦轾的脸,怀疑地说道。

  “开口、闭口就是死!你是真的很想让我归西是吗?”

  “那是你说的。”

  “你这个不孝孙女!”

  “你不是病危吗?”

  “我不叫鼎钧这么call你,你会回来吗?玩得都忘记时间了。”

  “那你是……”

  “小感冒而已。”

  哇咧……睦心菱觉得自己都快晕倒了。“只是小感冒而已,害我流了那么多的眼泪,真是浪费。”睦心菱再抽了张面纸,丢到了垃圾桶里。

  “你那是什么表情?”睦轾不悦地说道。

  “下次不要玩这种游戏了,幼稚!”跪坐在睦轾的身旁,脚好酸吶……站起了身,脚还有些麻麻的。“你想去哪里?”

  “朋友那里啦!”她怕出来久了的话,瞿骋会不高兴。虽然一个星期的期限都还没有过,但是没什么事的话,还是先回到瞿骋的身旁较好。

  “哼……朋友那里!”偎在门口的睦鼎钧嘲讽地说道。

  “你那是什么表情?”睦心菱不悦地看着睦鼎钧。“我是你姊姊,好歹说话也要客气一点。”

  “我前几天找过秦桓蔚了,他说你早在刚到的第一天就被瞿骋给带走了。”睦鼎钧讥讽地说道。“他也算是你朋友吗?”

  “这……”睦心菱有些心虚地低下头。

  “心菱,你说,这是真的吗?”睦轾有些震怒。

  “还不说!”睦轾吼道。

  睦心菱点点头。

  “那你现在是急着回去找瞿骋是吗?”

  睦心菱再度点点头。

  “我不准你回去找他!”

  “为什么?”睦心菱扬高了声音,不悦地问道。

  “因为他不适合你。”睦轾强硬回道。

  “我爱他、他也爱我!”

  “老姊,你也太愚蠢了吧?像他条件那么好的男人,怎么可能看得上你?你还是算了吧!”“不!我要回去……”

  “他看不上你的,别被他给骗了。”

  “他不会骗我的。”睦心菱的意志十分坚定。

  “是吗?”睦轾说道。

  睦心菱用力点点头。

  “小菱,这样好了,你再帮爷爷偷一项东西。”

  “还要偷?”

  “没错。”

  “不要!我不要偷了。”

  “如果你将那样东西取到手的话,我就同意你和瞿骋在一起,而且结婚后,你们的第一个孩子还是得当神偷,这样好吗?”

  “可以拒绝吗?”睦心菱苦着脸说道。

  “如果你不想回去见瞿骋的话。”

  “看来我是没有选择的余地了。”睦心菱摇摇头。

  “没错,如果你偷到那项东西的话,我就同意你们在一起。”睦轾是刻意刁难她的,其实他根本不看好睦心菱与瞿骋,只是想让她知难而退。

  “好,爷爷你要我偷什么?”

  “这个。”睦轾从枕头底下拿出了一本珠宝类的杂志。他打开第一页,指着上头的图片。

  “爷爷,你要我的命是不是?”睦心菱吼道。睦轾要她偷的是这次的展示品——“天使之泪”,也是这次展示品里最贵重的首饰。为了避免宵小觊觎,保全公司与主办、协办的人员在这颗耀眼的红宝石四周布下了天罗地网,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接近的。

  “偷不到的话,你还是放弃和瞿骋在一起吧!我根本不看好你们。而且……长痛不如短痛。”

  “不!我偷!”

  “老姊,你傻了是吗?”睦鼎钧吼道。“一个不小心的话,你的命就没了!”

  “没关系!”睦心菱摇摇头。“我去偷,偷到手的话,爷爷,你就得遵守你的承诺。”

  “这是当然。”

  为了避免听到瞿骋的声音会让自己分心,睦心菱这些日子都没和瞿骋联络。

  七天约定的期限早已经过了,睦心菱也知道;而要偷到“天使之泪”,也不是短短七天可以做到的。

  这几天,她有空时就去展览的会场勘查地形以及会场的监视系统。在确定可以动手已是两个星期之后了。

  一身的黑色夜行服,睦心菱利用夜晚的保护色偷偷潜入约一百来坪的会场里。

  戴上了红外线眼镜,一条条交错的光线在她面前呈现。“啧!真是要命……”

  她从小背包里拿出了一张纸,往地板一放;确定没有任何的机关后,俐落地闪过了那些光束,来到了存放“天使之泪”的玻璃柜前。

  虽然“天使之泪”近在眼前,但是睦心菱却不敢大意。由于事情太过于顺利,更令她升起一股不祥之感。

  拿出了切割玻璃的用具,睦心菱在玻璃柜上开了一个小小的圆洞,戴上手套,手伸入了展示柜里,拿起了“天使之泪”。

  到手了!在确定是真品之后,她将它放入红色绒布袋里,迅速丢入了小背包里往回走。

  在她快要到达会场的门口时,一声警铃声响起——

  “怎么可能?”睦心菱不敢相信地回头看,会场内的两扇门已迅速打开了。

  一定是拿走“天使之泪”时触碰到警铃的,要不然就是……那个桌子有装感应这颗宝石重量的仪器,只要一取走它,便会同时触动警铃!

  “该死的!”她毫不迟疑,往门口冲。

  “站住!”警察喊道。

  会站住才有病!睦心菱在心里想道。

  “不站住就要开枪了。”几名警察说道。

  车子就在门外了,得快一点。

  睦心菱没有停下脚步,反而跑得更急促,警察在逼不得已之下开了枪。

  “哼……”睦心菱闷哼了一声,子弹从她的腿贯穿而出。

  忍着痛,她硬是咬着牙关,跳上了敞篷车,俐落地开车离开了。

  “爷爷,我将东西拿回来了……”睦心菱有气无力地喊着。

  “拿回来了?”睦轾从沙发上起身。

  “没错!”睦心菱点点头,小腿中弹的部分就像烈火在烧一般。她将小背包丢给了睦轾。“东西在里面。”

  睦轾打开了背包,由那个红色的绒布包里倒出了一颗红色的宝石——果然就是“天使之泪”。

  “你竟然拿到了……”睦轾不可思议地说道。“我可以和瞿骋在一起了……爷爷,你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睦心菱苍白着脸说道。

  “你要去找瞿骋就去,被拋弃的话就别回来!”睦轾点头,说出了狠心的话。

  “我知道!”睦心菱点点头,走出了睦家。

  她还是违约了!瞿骋的眼里偶尔会显露出十分复杂的情绪。已经过了两个多星期了,睦心菱都没有和他联络。

  果然,她根本是不在乎他的,她只是安抚他而已,让他可以轻易地打开牢笼,好让那只美丽的金丝雀飞离他的视线……

  前几天,他一直都在等她的电话,以为她发生什么事了,但是她根本连电话都没。

  这样的她令他太寒心了!

  和饶闲坐在酒店的包厢已经许久了,在他身旁围绕了几名妖艳、穿著暴露的女人,而饶闻只是静静坐在一旁。

  “瞿董,喝嘛!你第一次来这里,可得多喝一点。”坐在瞿骋左手边的女人如滑溜的水蛇一般,攀附着他,抚着他精壮的胸膛说道。

  “是呀!难得来嘛!”

  瞿骋面不改色地灌下女人所递来的酒,脸上的表情却是阴郁得骇人。

  “骋,你那种表情挺吓人的。”饶闻笑道。

  “不用你管。”

  “这不太好吧!”饶闻摇摇头。“难道是为了睦心菱吗?”

  “不是!”瞿骋摇着头。

  铃……瞿骋的手机响了。饶闻看瞿骋没有伸手去拿桌上的手机,于是自动帮瞿骋接了电话。

  “喂……”

  “请问瞿骋在吗?”

  “在!等一下。”饶闻将手机递给了瞿骋。

  “谁打的?”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妙妙女神偷  下一页
第10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子缨的作品<<妙妙女神偷>>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