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子缨 > 妙妙女神偷 > 繁體中文    子缨小说作品集  妙妙女神偷  下一页

妙妙女神偷  第1页    作者:子缨

  第一章

  “小菱,过来。”睦家的户长,同时也是睦心菱的爷爷睦轾,对着正坐在书桌前努力算会计的睦心菱说道。

  “爷爷,有什么事?”睦心菱不太情愿地从书桌前起身。“爷爷,今年是我考第四年的二技联招了,好歹你也帮帮忙好不好?明天就要考二技了,我可不想再考第五年了。”也难怪睦心菱这么抱怨,因为她考试的心路历程真是坎坷死了,还记得她第一年即将去考时,被一只白线斑蚊给叮到,得了登革热,所以很可怜地无法应考。

  第二年时,考场就在不远的前方了,而她竟然发生了车祸,两手骨折,无法应试。

  第三年就更莫名其妙了,睦心菱的爷爷是有名的神偷,而他的父亲睦争拒绝学习偷东西的技巧,宁愿当个小小的公务员。而睦轾怕这从不知他曾、曾、曾几代所流传下来的功夫失传,所以就指名了睦心菱一定得承袭这项“三只手”的绝技。而睦争不想蹚这趟浑水,只想安心地当个小小的公务员,便“拜托”这个长女一定要继承这个技艺。在无可奈何之下,睦心菱国中就忍痛继承了……同时也很可怜地夫去了快乐的学生生活。她白天得上学,晚上得由睦轾训练她。

  而很不巧的——在她三度要上考场之时,竟然临时被睦轾告知要验收“成果”……在哭诉无门、上诉失败之下,她只好忍痛去当了第一次的“三只手”。

  衰啊……如果这还不叫“衰”的话,那有谁比她更衰?

  走出家门时,左右邻居看到她,开口一定是——“心菱,你二技到底考到了没呀?”

  唉!重孝了三年,这真的是她的错吗?

  想一想,这只能算是她倒霉而已……而今年是她考第四年了,补习班所发的讲义、教材早被她给背烂兼翻烂了,这回千万不能再出什么乱子,不然的话,她就真的得再考第五年了!

  不要哇……救命吶……谁来救她呀……

  “考什么二技?家里又不是养不起你!”睦轾不悦地道。“等你二技毕业后,还不是当个小会计、小秘书之类的,哪比得上家传的绝学!而且这是从你曾、曾、曾……不知道曾几代的祖先所流传下来的,我们更要将它发扬光大才是!”他扯着十分宏亮的声音说道。

  “是!是!是!”每次讲的都是这一套,听了上百遍,她的耳朵也快长茧,背都会背了,爷爷怎么都说不腻啊……睦心菱在心里想道。

  “知道就好。”对于孙女受教的态度,睦轾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没什么事了吧?我要继续去算会计了,明天就是我考二技的日子,这次是真的不能再出差错了,不然我可就惨了。”

  “考什么二技?”睦轾的脸不悦地板了起来。“明天去给我偷一样东西!”他命令道。

  “什么?”睦心菱的声音扬了起来。

  “有什么问题吗?”

  “爷爷,你明明就是给我出难题嘛!我去年已经被你验收过成果了,今年没什么好验收的,如果没事的话,爷爷你就早一点去睡吧!”睦心菱挥了挥手,有些敷衍地说道。

  “不行。”

  “爷爷……”睦心菱尾声拖得老长,已经十分不悦了。

  “闭嘴!”睦轾随手拿起一本杂志,指着那本杂志的封面。“看到这个封面上的男人了没?”

  “没看到。”睦心菱赌气道。

  “小菱!”

  “看到了啦!”算了,再怎么挣扎也没有用了,她的二技可能注定得考第五年了,睦心菱在心里为自己叹息着。

  “很好。”睦轾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睦心菱抬起头,看着杂志的封面。封面上的男人,眼神十分冷冽、如刀斧雕刻出来的五官、挺直的鼻梁、十分细薄的唇瓣,以及他身上所散发的那股睥睨天下的王者气息,在在都说明了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封面上写着“瞿骋”。唔,这个男人不赖!

  “看到他左手小指的玉制尾戒了吗?”

  “看到了!”她的视线由男人的脸部移到他的左手小指。

  “你去偷那样东西!”睦轾命令道。

  “什么?”睦心菱张大了双眼,不悦地嚷着。

  “要测试你的实力。”

  “我的实力已经很坚强了好不好?用不着再测试了!”“不行!我叫你去偷,你就得给我去偷。”

  我的老天吶……

  “好吧!我去偷。”难不成她还能说“NO”吗?虽然她是很想说出这个简单的英文单字,但反对到最后仍是无效。

  “两个星期的时间,一定要将那个东西给我弄到手。”

  “爷爷,等你玩够了,是不是要我再送回去还给人家?”也难怪睦心菱会这么问,因为每一次当“三只手”所偷来的宝物,她爷爷很少会留在自己的宝贝保险箱里的;大部分都是把玩个几天,觉得无聊、乏味时,又将东西丢给她,叫她送还。

  “怎么可能?”睦轾从鼻孔哼了一声。

  “那不然呢?”她好奇地问道。

  “当然得收在我的宝贝箱子里喽……”

  “是喔……你可别玩个几天又叫我拿回去还。”毕竟偷的时候风险就已经很大了,更何况是要归还时。

  “这还可以测试你的临场应变能力。”睦轾点头说道。“吶……听到我的交代了,就要努力去做,知道吗?”

  “知道了。”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睦心菱喃喃地说道,手中还拿了张地图。此刻的她,正站在一棵大树下看着对面那栋三层楼有着围墙的住宅。

  “不知道里头是不是戒备森严……”睦心菱四处望着,没看到摄影机,她松了口气。

  管他的!今晚就先来试探看看好了,不行的话,再想别的方法就好了。

  瞿骋身穿着白色的浴袍,手中拿了个酒杯,躺在沙发上。虽然室内的灯光有些暗黄,但他的神智仍是非常清晰。他过惯了一个人的生活,虽然有些孤独,却也非常平静。

  昨晚,那个上他床的娇艳女人在和他云雨一番后,竟然想利用自身的美色来缠上他,真是愚蠢。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个讽刺的微笑,他不是个重欲的男人,女人在他的心中就像是调剂品一般,而温润的胴体可以让男人消除身躯的疲惫。平日呢,就要乖乖的,像只柔顺的小猫咪一般。

  受男人豢养的女人只要具备这几种特质,对他来说就够了。但最近他身边就出现了一个不识相的女人。

  “她可能还没弄清自己的地位吧!”瞿骋冷淡地说道,她竟然要求他娶她?不然就要将他们的关系公开。

  公开对他有差别吗?他对于舆论、媒体根本不甚在意,会破坏的只是那个小演员的名声而已。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男与女天生就是不公平的;纵使大家一直在倡导着男女平等,但又可以做到真正的平等吗?

  男人滥情叫风流,那女人滥情又叫什么?红杏出墙?抑或是更难听的“寡廉鲜耻”?所以在某方面还是不平等的!

  他和那名小演员,双方你情我愿;若公开他们的关系的话,她可不见得会受到舆论媒体的庇护、同情;相反的,可能就是像会把刀子往她身上割吧……也许可能幸运一点,由默默无名的小演员成为炙手可热的三级片女星,或者是花花公子杂志上的玩伴女郎……

  但那又关他什么事?轻轻摇晃着酒杯,暗橙色的酒在酒杯的边缘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度。不管那名小演员怎么样,都不关他的事,他就是这样一个男人!

  再啜了口酒,感到有些睡意,瞿骋从沙发上起身,走入了卧室里。

  身穿着黑色夜行服的睦心菱,脸上戴了个面罩;而面罩上又戴了一副可测得红外线的眼镜。

  在确定围墙外没有任何机关后,睦心菱纵身一跳,手构到了围墙,小巧的身躯轻易地翻入了那片大理石的围墙。

  “哇……真是有钱!”睦心菱忍不住说道。眼前的景象是一大片的草地,最少有数百坪,而草地的中间则是一栋三层楼的楼房。

  她迅速地移到了门口,思索着,要用什么方式去“拜访”这名主人。当然,她是个贼嘛!不可能大大方方敲着门,对着门人的主人大喊:“我是三只手,打算来向你‘借’个东西。”

  她又不是有病!

  “该如何是好呢?”

  啊!她拍了拍脑袋,试探性的移了下窗户,发现没有上锁,于是便翻窗而入。

  循着楼梯,她上了二楼;不知道瞿骋睡在哪一间房间?她只好一间间开始找。

  在走廊的尽头,那是二楼的最后一个房间了,不然就得上三楼去找了。蹑手蹑脚的打开了门,房内太黑暗,所以她只好拿出小型的手电筒对着床上照着。

  在有人推门而入时,瞿骋便醒了。小偷?呵!还没有人敢偷到他家!也许他该为“他”的大胆拍手叫好一番。

  瞿骋不动声色地躺在床上,稍微翻了个身,这样更容易察觉到对方到底要做什么。

  这个举动吓到了睦心菱。她在听到瞿骋的平稳呼吸声时,才放下心来,戴着黑色手套的手,开始在瞿骋的左手上摸着。

  “他”的手好细小……瞿骋在心里想道,随着这个念头升起,一股淡淡的花香味窜入了他的鼻子里……难道她是个女飞贼?

  睦心菱的手摸到了瞿骋左手小指上的尾戒,正想将它自他的手指上拔下来时,手腕便被人扣住了。

  “啊!”睦心菱惊叫了一声。在她还来不及反应之时,原本应该在床上好好睡的瞿骋便从床上移动了下,他的手往睦心菱的腹部劈了下去……

  “好痛……”睦心菱往床上倒去,蜷曲的身子哀嚎了声。天呀!她可是女飞贼耶!何时弄得这么狼狈了?

  瞿骋打开了灯,房内瞬间明亮了起来。他的眼锁住了在眼前蜷曲着身子的睦心菱。“说!你有什么企图?”他逼近了她。

  睦心菱连忙从床上起身,想办法要逃脱;原本是打算要跳窗的,但二楼实在是有点高。

  相准了门口,睦心菱往门口冲去,在瞿骋靠近她时,用力扫出了一腿……

  “身手还不错。”瞿骋说道,他闪过了睦心菱的腿。

  而睦心菱自知不敌,于是连忙拔腿就跑。

  瞿骋也不阻拦,任由睦心菱“漏跑”。

  他原本可以轻易地捉住她的,但是他没有!

  虽然女飞贼跑了,但空气中还飘散着那股淡淡的香味。

  由于她戴着头套,所以他无法看见她的脸,但那双晶亮的瞳子闪着十分动人、而又狡黠的目光,就像是随时随地准备算计人一般。

  “有趣的女人!”瞿骋露出了一抹饶富兴味的微笑。“她”挑起他的兴趣了。

  她还会再来的!他在心里想道。

  睦心菱踩着疲惫的步伐,上了楼,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可恶……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睦心菱受到瞿骋的一击,腹部一阵阵抽痛着。天呀!那个拳头到底有多硬吶!

  锁起了门,睦心菱坐在床上,拿了件浴袍,走入了浴室,褪下了衣服后,发现她的腹部竟整个“乌青”起来,可见那一拳的威力实在是直逼“降龙十八掌”,威力真是惊人吶!

  她迅速地洗个澡,换上了衣服,从浴室走了出来。也许得换个新的策略才行!

  硬抢——她根本不是瞿骋的对手,用偷的——对方的警觉性又太高了,她根本无从下手。

  唉!痛苦啊……她再叹了一次气,人家说叹一次气会死几个细胞,看她这几天叹气的次数……唉!又叹气了,她身上的细胞可能已经死上几亿个了。

  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吶?

  为什么她混沌的脑袋就是想不到一个好方法?

  啊!突然地,睦心菱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对了!我怎么没想到!明天再去偷好了。”通常人们的想法都是小偷不会连着偷两次的,都会等到风声较松的时候再动作。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子缨小说作品集  妙妙女神偷  下一页
第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子缨的作品<<妙妙女神偷>>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