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简薰 > 娘子,离婚无效(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娘子,离婚无效(下)  下一页

娘子,离婚无效(下)  第6页    作者:简薰

  “走。”

  夏念申不笨,听了听也明白,连忙道:“我也要去。”

  顾行梅知道劝她不动,也只能点头了。

  顾行梅他们抄小路很快到了凤华客栈,为了避免引人注目还给了钱从后头进入,在伍大的引路下到了顾行春的隔壁雅间,另一边的雅间则已经由官府的人驻守了——没人伤亡是叫不动官府,但财物主人可是顾行梅,那就不同了。

  雅间隔板不厚一就听见顾行春哼着歌一心情极好。

  夏念申想着,好,你这个王八,今日你一边是官府派出来的衙役跟书记大老爷,一边是受害的弟弟,看你还要怎么推托。

  约莫又过了半刻钟,这才有人进入。

  顾行春抱怨,“怎么这样久才来,我都等得快发霉了。”

  进来的人说:“我又不是闲着没事,自然得看时间。倒是你,顾行梅那样精明,没露出什么马脚吧?”

  “当然没有,他笨得很,死也想不到是我——今天真是太愉快了,总该他有报应,想到我跟车小棠布了这么久的局居然也让他逃了,实在不甘愿。你也是,做事情一点都不牢靠,再三跟你确认的事情,你却一项都没做到。”

  “这怎么能怪我,我是不是跟你说了不要嫌麻烦,一定要把车小棠的卖身契弄到才能开始做,谁知道你等不及,这明明是个好计谋,偏偏你懒惰不肯下功夫,那车小棠要不是看到方婆子拿出卖身契,怎会出声反咬你。”

  顾行春喷了一声,“不过那都过去,也就算了,我今日看到顾行梅倒大楣的样子,真是爽快极了。”

  那人压低声音,“这才叫精彩吧?”

  “精彩,精彩。”顾行春拍拍手,语气很乐,“早知道你这么有本事,我也不会过去都跟你不来往。”

  “现在来往也不迟。”

  “是不迟,只是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深藏不露啊,所有的人都被你瞒过了一只是顾行梅那小子运气实在好一两年前你派那丫头撞他落水一都八月底的天气了,我原本以为他最好直接病死,不然至少病一场,没想到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我也没想到他运气这样好……”

  “唉,这小子从一出生就运气好——你不知道吧,他爹顾别温其实不是我祖母生的一我祖母的妹妹当年到我们顾家玩,我祖父也是个不知羞耻的,居然搭上妻子的妹妹一等我祖母发现都已经怀胎四个月了,怎么办?她是主母,丢不起这个脸一我们顾家、他们赵家也丢不起这个脸,于是把那妹妹送到乡下待产后,我祖母假装怀孕,等自己妹妹生产了再悄悄抱回家当成是自己的嫡子,就是顾别温。”

  “顾别温居然是这样来的……”

  “因为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还是丈夫跟妹妹背叛自己生出来的,怎么会疼,忍了十几年,顾别温夫妻意外死亡,我祖母也只是高兴,觉得老天开了眼,顾别温留下的顾行梅当然也是余孽,怎么样也喜欢不起来。可怜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祖母为什么这样恨他,出身脏啊,妹子与姊夫,两个不知道羞耻的人的后代能是什么好东西,顾家给他们一口饭就已经算是恩惠了。”

  厢房的那头,顾行梅跟夏念申也是很意外,居然是这样!

  不过也就懂了,为什么都是“嫡出”,偏偏二房不受待见——丈夫跟妹妹生下来的孩子,不掐死已经算不错了。

  奇怪的是当知道这些事情后,两人反而觉得可以理解。

  夏念申用嘴形说:“我现在觉得老太太挺可怜的。”

  丈夫跟妹妹生的孩子得有多刺眼,多不堪,每次看到彷佛就像在看自己的笑话一样,虽然能瞒住下人,但亲近的婆子如巴嬷嬷、宋嬷嬷那是瞒不住的。

  顾行梅用食指比了个“嘘”的手势,夏念申连忙静下来,要说话晚点还有机会,现在让他们听听顾行春是怎么陷害他们的。

  隔壁,顾行春笑得十分放肆,“我今日一定要敬敬你,居然可以帮我想到烧仓库这招,我以前只希望他谈生意不顺,怎么样也没想到破坏仓库。就是可惜了那批太子参,真是好东西,只不过是顾行梅的东西,自然是只能烧了。”

  “很爽快吧?”

  “爽快,我一直看他不顺眼,自从祖母跟我讲缘由后更加讨厌他,不过一个庶子而已,堂堂正正以嫡子身分生活,跟我们平起平坐,还拿了三十艘船,简直不要脸!尤其他两年前开始发愤后更加不像话,好像真把自己当成什么大人物,动不动就“大哥,下不为例”,“大哥总得替顾家着想”,哈!我还要他吩咐?我可是堂堂长子嫡孙,他有什么资格教训我,还理所当然的样子。”

  “他太讨人厌了。”

  顾行春拍手,“他的样子的确讨人厌,奇怪的是以前没那样讨厌的,最近两年简直不能忍,高高在上的样子自以为了不起,也不知道是不是死过一次,他现在真的什么都不怕,就连祖母骂他,以前会畏缩道歉的,现在也只说“知道了”,我祖母每次看他那样不可一世的脸色都是一肚子火,说顾行梅真像自己的亲祖母一天生下贱,做错事情还一副死不认错的模样。”

  那人笑道:“不过我真意外,原来顾别温居然是姊夫跟小姨子通奸来的一顾行梅这祖母可真厉害,他要是知道了不晓得会是什么表情,还是那副处之泰然的样子吗?还敢抬头挺胸吗?”

  顾行春连忙说:“好兄弟,我是把你当好兄弟这才讲这件丑事出来,这事情连我娘都不知道,你可别到处乱说,这要是传出去,别说我祖母丢脸,我们整个顾家都会没脸的,到时候那些宗亲饶不了我。”

  “可惜了,不然我还真想散布得人人知道,看他以后怎么面对众人。”

  “这件事情只能笑笑,真别说,说了我就完了,我们还是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做吧,烧了个仓库实在没什么,那些损失他也扛得起,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一劳永逸,打得他永远翻不了身?”

  “还说!”那人有点生气,“你就是没耐性,等不了,跟你说可以凿船,你也不等好时机,马上去凿了他的三船金银花,导致他开始防备,后来想凿船已经不可能,白白浪费这个好方法。”

  顾行春连忙赔罪,“行行行,这事情是我不对,我也不晓得胡家仓库会有金银花,这一来一回,他只损失了金钱却没损失商誉。”

  “要不是知道你真心讨厌顾行梅,我也不会跟你合作,几次好主意都没能彻底施行,白白浪费我的方法。”

  “我已经道歉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啊,老兄,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两年前在定天府推他落水,凿穿金银花船,还有那个车小棠跟今日火烧仓库是我做的,但出主意的人是你,真怎么样,我逃不掉,你也逃不掉,还是给我想个好方法让我可以一次把他搞死,让我俩都痛快才是真的。”

  “我想到一个好方法让他痛苦。”

  “快说!”

  那人笑了一阵,“五年前的七巧节,宝莲寺放琉璃灯被土匪闯入,几家小姐被掳,其中最惨的就是童家小姐一她被送入家庙出家一我已经找到她了一我打算给她一千两让她出来指证当时被据的人都失了清白之躯一每个人都被好几个土匪轮着来一哈,然顾行梅的妻子也是——这丑事一出,为了顾家的面子,他只能休妻,他们夫妻既然恩爱,那就让他们一辈子不能在一起。”

  顾行春大乐,“好极,好极,他那婆娘的确惹人讨厌,最好这辈子不能翻身,让童家小姐来指证一这主意真好。”

  “童家小姐被迫出家,这辈子无望,如果能拿到一千两还能到外地重新开始,无论如何比在家庙强,我一说这主意,她马上同意了,我们就等个好时机把事情掀出来吧。”

  隔壁间,夏念申看着顾行梅,身上一阵冷——要不是他们今日听到可以先做预防,万一真让事情发生,顾行梅不休她就只能抛下京城的一切带着她离开,得放弃他好不容易在这个世界做出的一点成绩……

  顾行梅拉住她的手,轻轻搓着。

  夏念申几个深呼吸,心想着,好险,好险……

  只听得顾行春道:“不过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我想越快越好,最好在重阳祭祖前,这样就省得那些老不死的当着我的面夸他。”

  “耐心!前几次计划哪一次不是因为你没耐心,这次一定要有。”那人道:“好了,时间也不早,我该走了,”

  “唉,别走,我请你去醉红楼,他们新来一批异域粉头,听说皮肤白得很。”

  “小心点,别让人看到我们在一起。”

  隔壁雅间的格扇开了。

  顾行梅跟夏念申连忙也开了自己的格扇。

  四人对看,都是一阵静默。

  顾行春大叫,“你们怎么在这里?”

  顾行春身边另一人却是无论如何想不到,竟是不久之前还跟他们在一起的——胡范天。

  第十三章  许是该尘埃落定(1)

  雅间另一边的官府大老爷自然把人拿下了——仓库被烧了但没出人命一官府不会管一但顾行梅这两年名声大起,顾行梅的仓库被烧了,那就不同,书记老爷可是亲耳听到一八个衙役也都能作证,人证物证俱在,当场收押。

  顾行春被铐住时傻住了,当场乱叫,“喂!别乱来,我可是顾家的大少爷!顾行梅,你真要告我?”

  顾行梅对顾行春不意外,意外的是胡范天——他当然听得出是胡范天的声音,但一直不敢相信,直到看到了人,这才知道一切都是真的。

  过去两年一直帮助他的表哥,也是一直在害他的人。

  饶是有心理准备,还是觉得震惊。

  胡范天对顾行春怒道:“不是叫你要小心,怎么露出马脚让他抓了个现行?”

  顾行春大叫,“我不知道,我很小心的。”

  “人就在我们隔壁雅间,你这叫小心?”

  “我出门时看了左右都没人才上来的。”

  胡范天气结——早知道不跟这蠢才合作了,现在把自己拖下水,而且证据确凿,他连抵赖的想法都没了。

  时不我与一没办法。

  夏念申看了来气,“为什么啊,你讨厌行梅,放着不要管他就是了,一边帮他一边又害他,他现在知道详情,那有多难受。”

  “他难受?”胡范天眼睛都红了,“我不难受吗?”

  “啊?你难受什么?害了人还说自己难受吗?天底下哪有这种道理。”

  “夏四娘,你没有心!”

  夏念申都懵了,“我怎么没心了?”

  “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为我?你想推卸责任也不是这种方法,为了一个妇人好,所以想尽办法把她夫君打入深渊,这叫为了我,何况我跟你又不熟,哪来这么奇怪的借口。”

  “不熟?哈哈哈,好个不熟……”胡范天失魂落魄的道:“的确是不熟……我见过你,只是你没留意我……”

  顾行梅道:“你喜欢四娘,对吧。”

  夏念申傻眼,这什么问题?

  却见胡范天点了点头,“几年前,我第一眼在和华寺见到她,心里就很喜欢,她当时穿着一身杏黄色的衣裙,跟几个姊妹在一起赏花扑蝶,我记得那时是春天,天气晴朗,花朵盛开,太阳也很好,她跟姊妹玩闹的模样可爱极了,好像画中走出来的小玉女,不过她当时才十二岁,我也才十六,说亲是太早了,但我已经打听到她是哪户人家的小姐,打算过两年就上门求婚,我请母亲把消息透给夏三太太,夏三太太也是同意的,听到夏家的回音,我真是高兴得不得了。”

  夏念申整个呆住一虽然是亲耳听到的,但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胡范天跟夏四娘居然有这过去?

  夏三太太也是同意的,所以母亲知道?

  她忍不住奇怪,“可是,你没上门提亲对吧?”

  胡范天摇头:“没有……你在喜莲寺被掳一我怎么能……”

  众人都懂了。

  胡范天少年时期对夏四娘一见钟情,两家也有那意思要成亲,可是没想到发生喜莲寺的事情,胡范天心里过不去,所以没上门提亲,这时刚好顾家上门,夏四娘就这样嫁入顾家成为顾二少奶奶。

  顾行梅道:“是你自己不娶,我娶了又来陷害我?”

  胡范天只是狠狠的看着他,不说话。

  夏念申知道只能自己开口,“是你自己不要我,何况现在也儿女成群,何必计较着过去不放,刚刚还想买通童小姐来陷害我,这算为了我?一旦童小姐出来承认这事情,我们这四个在喜莲寺被抓的女子都无路可走。”

  “不是的!”胡范天急忙解释,“我觉得他会为了好不容易得来的事业休了你,你也不能回夏家,到时候我会出现给你安排个地方,虽然不能给你名分,但你就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什么逻辑?

  因为爱一个人,所以要害得她名声扫地被众人唾弃,然后自己金屋藏娇把她当成禁脔。

  这叫爱?

  这叫恨还差不多吧!

  难怪有人说别跟变态讲道理,因为正常人永远不懂得变态的逻辑。

  夏念申只觉得鸡皮疼瘩都要起来,“你有毛病,在喜莲寺被抓你都受不了,我现在成亲四年,你又想尽办法要把我弄到自己身边,你自己说说,有这道理吗?”

  “四娘,你以前不受宠,所以我总想,那好,反正虽然没能娶你,但你也不算真正跟谁在一起,可是没想到经过生死一遭,你们夫妻感情转好了,而且是京城人人都羡慕的夫妻,想到你心里会有一个人,我就觉得很难受,你怎么可以真的喜欢上别人呢……我还是很想你,我忘不了第一次见到你时的情景,天气那样好,你笑得那样美……”胡范天露出一脸真挚情意,“我虽然当时没能娶你,但我也不能接受你成为别人的妻子,我做这些……我、我只是想照顾你……”

  夏念申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人脑子进水。

  正想说什么,顾行梅却冲上去冲着胡范天的脸就是一拳,一拳,又一拳,拳拳到肉,往死里打的架式。

  胡范天被铐住,无法动弹,只能被打得不断退后,可是饶是如此他还是一边笑,笑得十分得意。

  顾行梅又出手揍了好几下一衙役这才如梦初醒似的分开两人。

  那书记老爷道:“顾二少爷可得慎重一你打得他越重,胡家到时候能反咬的力道越大,现在图一时之快却可能让这人少关个三五年,你若觉得划算就继续打,若希望他关久一点,那就停住你的拳头。”

  夏念申也跟着拦,“有话好好说,你打了他,胡家也可以告我们的。”

  顾行梅气得眼眶都红了,“这畜生……”

  夏念申却是不解,顾行梅怎么突然这样愤怒了?明明刚刚说起金银花沉船、太子参被烧,这么严重的事情都还好好的,这会儿却瞬间暴怒?

  两世为人一她第一次看他打人。

  却听顾行梅恨恨的道:“不能接受你成为别人的妻子,你身上的寒毒是他下的!他害得我们……害得你……”终身无子。

  夏念申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毒?

  胡范天大笑,“聪明,真聪明一这顾行春哪怕只要有你一半的聪明跟耐性,我今日也不会数计都功败垂成……是我没错一我不想要一个被土匪掳过的妻子一但我也不能接受她替别人传宗接代,所以买通喜娘把药下在大喜之日的汤圆里。四娘,你喝那汤圆的时候,没觉得有一股花香吗?那是宫廷御药,八百两银子才一点,好处是不会死人,但够毒一无药可医。”

  夏念申一时脑袋空空,一时又胸口发热,全身好像有人在撕扯,扑上去想打,但又想起那书记老爷的话,现在打胡范天一下,胡范天可能就少关几个月,不行,她得忍,胡范天这人得在牢里度过才行。

  揪着胡范天的领子,夏念申一边喘气,一边点头,“我不打你,我要你在牢里久一点。”又像说服自己似的,不断重复,“我不打你,我不打你……”

  顾行梅一把搂过她,夏念申靠在熟悉的怀里,忍不住哭了,委屈排山倒海袭来,想到自己那三个流产的孩子,内心痛得不行。

  她真想要个孩子。

  胡范天见他们夫妻拥抱,露出笑意,“你们就尽管恩爱,再恩爱也不会有孩子的,四娘,你不会忘记我了,我在你的生命里是个永远的存在,你临死之前想的未必会是顾行梅,我觉得应该是我。”

  书记老爷见他们说得差不多了,于是使个眼色,那差役就要把胡范天跟顾行春抓去衙门。

  走了几步,胡范天却又回头,“你怀疑的不只是顾行春那蠢蛋吧,我是哪里露出马脚,让你开始对我设防?”

  顾行梅不想理他。

  胡范天却道:“你跟我说清楚了,我可以跟你说那宫廷御药怎么来的,或许你运气好,可以找到解药。”

  顾行梅实在不想跟他打交道,但这很有吸引力,他不得不开口,“我们成亲四年,四娘无孕,夏家的岳母送了两张庶女的画像来想给我当姨娘,画像的女孩都跟四娘有七分像,这时候林嬷嬷道,夏家三房的女儿都酷似夏三老爷,每个都是一个模子,我突然想起你纳夏念玉之事,林嬷嬷说,四娘跟夏念玉是最像的——你为什么要纳一个跟表弟妹很像的妾室,一旦觉得这点奇怪,我就想通了一问题。”

  胡范天问:“什么问题?”

  “车小棠替我挡刀时,你在。我的金银花沉船时,你也这么刚好来探视我。我想,那不是凑巧,你是想来看看我的表情,因为太得意了,忍不住,一定要亲眼看到我糟心的样子,而这样的心态在太子参时更进化,原本只是想看看我被打击后的模样,今天则是一定要目睹整个事情的发生经过,因为对自己的手笔太满意了,所以忍不住。”

  胡范天哈哈大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有趣!”

  “那宫廷御药,你是从哪得来的?”

  “是一个姓楚的退休老御医,好消息是这的确有解药,坏消息是,他去年就已经死了,再也没人可以做出来了,哈哈哈!”

  这事情在京城闹得不算大一毕竟没出人命一顾家、胡家都不是官家,引起的涟漪自然有限。

  饶是如此,该办的还是要办。

  书记大老爷亲耳听到的,主犯胡范天指使推人落水,指使车小棠一案,指使烧金银花船,指使烧太子参仓库,还给夏念申下毒,判刑八年——这已经是胡家上门苦苦哀求顾行梅的结果。

  顾行梅也是折衷又折衷,这才做了让步。

  胡范天是胡家第三代单传,虽然已经有子有女,但对外祖父母跟舅舅舅娘来说就是唯一的依靠,胡范天的诸多罪刑,顾行梅都能原谅,只有给夏念申下毒这事不愿撤销,八年都是因为下毒的关系。

  至于顾行春,因为是从犯,判得自然没那样重。

  顾老太太为了这亲孙,亲自到景朗院跪在大门口磕头请顾行梅撤了告诉,并且发誓自己以后会吃斋念佛回向给顾别温夫妻。

  宗主顾锦宝也出面说情,曾伯祖父九十岁的老人还坐马车出门,都是为了劝顾行梅——是兄弟啊,顾行春是蠢,是坏,但怎么样都是顾家的长子嫡孙,他坐了牢,对整个顾家都有损。

  在京城,人家说起顾家,那是整个顾家两百多口人,一旦有人品性有瑕疵,那这两百多人都会不方便。

  顾行梅不缺京城的人脉,可不是每个人都跟他一样有能力。

  想了想,跟顾锦宝订了合同——这次可以饶过顾行春,但愿行春必须在家禁足,永远不得外出。

  还有,以后顾行梅只要发生意外,不管谁干的,都算在顾行春头上,就算是顾行梅自己伤风感冒也是顾行春的错,必须割船赔偿。

  顾老太太一听,连忙答应,只要不让爱孙坐牢,别说船了,整个顾家送给他都行。

  顾锦宝跟曾伯祖父瞧着也可以,顾老太太都同意了,其他人也没什么好说,顾行春之前干的坏事太多,禁足了,能干的坏事就少了,而且退后一步说,这种蠢蛋少出去,整个顾家也可以少了不少麻烦。

  于是事情发生不到一个月就尘埃落定。

  夏念申躺在美人榻上休息,“我觉得好像一场梦。”

  “恶梦醒来。”

  “是,不过你居然能发觉胡范天不对,真厉害。”

  被心爱的女人夸奖,顾行梅露出高兴的样子,“那是。”

  “哟,这么得意?”

  “你最近很少夸我,我当然要得意一番。”顾行梅坐到榻边,亲了亲她的脖子,“我知道你不想继续住在顾家,不过京城盗匪多,住客栈不安全,以我们现在的状况,回胡家住也很尴尬,房子得等明年四月才能好,你再忍几个月。”

  “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不讲道理,何况经过这些,我们二房在顾家真的算独立了,现在除了共用一个大门,也没人会来管我们。”

  “是啊,我们小厨房快弄好了,到时候连伙食都自己开就更自由了。”

  第十三章  许是该尘埃落定(2)

  此时,小丫头从外面慌慌张张进入,“二少爷,二少奶奶,老太太来了。”

  夫妻对看一眼,顾老太太来做啥?

  自从顾行春形迹败露后,顾老太太已经把姿态放得很低,几乎也不管他们了,怎么会在今日突然到来?

  两人才起身,拍了拍衣服,顾老太太已经在巴嬷嬷的搀扶下进入花厅。

  当一天和尚敲一天钟,一日还在顾家,那就是顾家人。

  两人一起上前,“见过祖母。”

  顾老太太的面色很奇怪,但还是主动坐了下来,“你们也坐。”

  林嬷嬷端上了人参茶跟四色蜜饯,顾老太太喝了茶,却是没主动开口。

  顾行梅跟夏念申此刻也有耐心,只是等着——反正过去那么多尴尬都熬了,不缺这一次。

  半晌,顾老太太终于下定决心似的,“有件事情我想来问问你们的意思。”

  顾行梅道:“祖母请说。”

  “行春现在已经禁足两个多月,我刚去看他,他已经被闷得不成样子,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我知道你们不告他已经是让了一大步,当时在宗主见证签下的合同中,他必须终身禁足,只是他终究是你们大哥,这样太可怜了。我在想,不如让他分支去江南,让他在江南生活,此生不得入京,不知道你们觉得怎么样?”

  “祖母是想替顾行春解禁?”

  “是。”顾老太太有点委靡,“我知道我偏心,我就是偏心,但我见不得他不好,我也不让你们吃亏,他去江南后,我让大房分十艘船过来给你当作补偿,等你们准备好要分支,我也绝不阻拦。”

  顾行梅此时已经知道身世——自己真正的亲祖母是顾老太太的妹子,来姊姊家玩居然跟姊夫偷了情,还珠胎暗结,这不管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十分不堪,尤其顾老太太那样爱面子的人,这简直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可是顾别温还是衣食无缺的长大了,顾行梅也是衣食无缺的长大了,是,顾老太太是偏心,但她没放任妹妹的孩子去死。

  说实话,顾老太太是很可怜的,每次看到二房,那就是提醒她被背叛的过往。

  既然继承了这个身子,那自己就得同样继承该承担的事情,顾行梅道:“那好,就依照祖母意思吧。”

  顾老太太面露喜色,“这样好,这样好。”

  “祖母最近也瘦了些,好好休息吧。”

  顾老太太沉默了一会,“行春刚刚跟我说,你已经知道身世?”

  “是。”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娘子,离婚无效(下)  下一页
第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简薰的作品<<娘子,离婚无效(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