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简薰 > 娘子,离婚无效(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娘子,离婚无效(下)  下一页

娘子,离婚无效(下)  第5页    作者:简薰

  但顾行梅性子沉稳,能等,便也不催,自顾自喝着茶。

  又过了一刻,胡范天这才开口,“胡家知道你在找大夫——我爹的意思是,你跟弟妹成亲都四年了,与其找大夫,不如先收几个姨娘好开枝散叶,姑姑就你这一个儿子,你可千万不能绝了后。”

  顾行梅想,原来是后宅之事,难怪胡范天这样一个爽朗的汉子会难以启齿。

  这种事情的确谁来跟他讲都不对,胡家表哥必定也是被舅舅逼得不得不开口,自己知道不妥,但父亲又是殷殷交代,所以各种不自在。

  想到这个东瑞国一就胡家关心他的子嗣问题一他没有觉得不高兴,相反觉得这才正常,外祖家都不能问,那谁还能问一外公外婆关心外孙的子嗣一再正常不过。

  “我会亲自写信跟兴兴交代,表哥不用为难了。”

  就见胡范天松了一口气,“尴尬死我了。”

  顾行梅微微一笑。

  胡范天一脸不知道从何说起的样子,“你说是不是挺难开口的一我爹娘都知道自己不好意思提一却逼我来跟你提,我不要面子的吗?这样管表弟宅内事,好像我多没分寸一样,传出去我还要不要做人。”

  “我知道胡家是关心,不会介意的。”

  “好了好了,这就当我有说了。”胡范天挥挥手,“说说生意吧,最近可好,我听说顾家大房那边的船只又不太行了?”

  “是,大伯克扣工人工钱,所以工人要做不做,不管收货交货都会拖延,但大伯只是借口在扣工人工资,已经走了不少人。人少,剩下的都是力气小,去不了别处找活计的,这样上下货物自然更慢了,恶性循环。”

  说起船只跟生意,胡范天的表情就自在多了,“我说顾别擎的脑子也真是被门夹到,现在码头河驿做船运生意的有多少,大家都在拚速度、拚准时,给工人发花红要他们更拚,就他还在那边想办法扣工人的工钱,我要是有点力气也走,一样是一个月,凭什么别人拿一两,我只能拿七百文。”

  “不过我已经不想劝了,大房之前那样闹我们夫妻,各种做戏,我对大房真的一点亲情都没了。”

  胡范天知道他说的是车小棠之事:“也是我不好,怎么会刚刚好挑到那间酒楼一换一家他们都未必能得逞,要不是弟妹有手段揭穿了这阴谋,你就得被逼着收了顾行春的姘头一我光想就觉得恶心。”

  “这怎么能怪表哥,顾行春既然有这意思,自然是打听过的,知道表哥跟田老爷都喜欢那间的辣味狮子头,既然主人家喜欢,客人也喜欢,没理由不定那间酒楼,只是我们行正常事,没想过有人会这样罢了。”

  说起车小棠,顾行梅还是有点后怕的。

  要不是夏三太太厉害,查清了事情原委,当时他一定也无法拒绝一祖母把救命恩人许给他,他要怎么说不,一旦说不了,他就无法在京城立足。

  看,一点孝道都不懂,还没良心,救命恩人别说通房了,当平妻都可以,居然这样也不愿意。

  而一旦车小棠成了他的通房,念念不安排她伺候就是念念有错,依照顾老太太找碴的个性绝对会到夏家大闹一通,你们的女儿自己生不出孩子还不安排通房伺候,你们夏家是这样教女儿的?

  那个车小棠听说还是被送回方婆子家,方婆子自然不要这样的媳妇,直接就把她卖进了勾栏,也算恶有恶报了。

  就在这时候,有人敲了格扇。

  顾行梅朗声道:“进来。”

  进来的是伍二,一脸喜色,见到人马上行礼:“见过二少爷一见过表少爷。”

  胡范天打趣,“伍二你行啊,怎么满面红光的?”

  “表少爷取笑了。”伍二喜孜孜的,“二少爷,我们买的那批太子参经过大夫监定居然是珍品一整整一船的珍品,价格可翻上了一倍。”

  顾行梅大喜,“果真?”

  “真的,河驿好多人都同时听到的,那个验药的大夫又看又尝,说这批太子参是种在山上的,不是种在平地,所以特别好,幸好当时周家嫌贵不要,我们这回可以直接自己卖,大赚一笔,尉迟家的管家也在,还过来讨了一把呢。”

  胡范天拍手大笑,“这尉迟家的管家真是的,都一把年纪了还老爱占便宜,肯定听说是好货就过来要了。”

  伍二连忙点头,“表少爷说对了,那尉迟家的管家过来讲自己女儿刚生完,大夫说这太子参最好,问我能不能给他一些。”

  顾行梅这下也忍不住,“那老头不知道太子参是给孩子吃的吗,居然说自己女儿产后要进补。”

  伍二边笑边说:“小的也没揭穿,就记得二少爷说的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抓了一把给他,他可乐了。”

  几人说起那尉迟家的老管家,都是笑得不行。

  人挺好的,但就是太贪小便宜了。

  每次别人下船验货,他就会在旁边看热闹,要是有好的就趁机要一点,大家也都习惯,不跟他计较了。

  顾行梅想了想,“你先把那些太子参囤在卯字货仓,我过几日跟霍家约时间让霍老爷品品进批太子参。”

  胡范天点头,“这样好,祖老爷对药材有研究,只要货物够好,哪怕价格再高,他也会愿意购买。”

  第十二章  意料之外的发展(1)

  过几日,顾行梅带着夏念申到河驿——其实也没啥事情,就是她在家里待久了,闷,说想出来走一走。

  自从知道她此生不孕后,顾行梅对她除了爱情,还多了一分怜惜,想着既然是她丈夫总要让她开心点才是,于是也不管下人议论纷纷就把人带出来了。

  这是夏念申第一次到河驿。

  时节已经是芒种,有点热,太阳照得河面闪烁,看出去都是太阳晒到的地方,颜色鲜活而明亮。

  顾行梅做事情的地方在河驿东馆三楼,有个梅花窗打开就可以看到码头景色,夏念申靠窗看着船只来来往往,工人上货下货,活生生的人间气息,可比家里那些人物话本有趣多了。

  看着窗外上百工人们庸庸碌碌只为填饱肚子,夏念申有感而发,“我觉得我不应该再抱怨什么了。”

  顾行梅温言道:“怎么啦?”

  “我……我们不是来到这里了嘛。”因为不是在家,夏念申说话就比较小心,“顾老太太虽然对我们不喜,但也没刻薄过,吃穿用度一律是上上之选,我是吃饱了,喝足了,这才想着孩子,如果我今天只是一个农妇,要忙农活,要喂鸡,要伺候公婆,要照顾小姑小叔,恐怕就没那个闲情逸致了。”

  顾行梅听了露出高兴的样子,“你能自己想开是最好的,等明春我们搬出去,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寺庙带孩子。”

  “嗯,带一对双胞胎一两个女娃或者两个男娃都好一我一直觉得把双胞胎打扮成一样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岳母做的小儿衣服,可得再多做一套了。”

  “我娘一定开心的。”

  叩叩,有人敲格扇的声音。

  在河驿鲜少有女人出现,敲格扇的人显然也没想到会有个女子在里面,敲了就推门进来,一看到人吓一跳,“弟妹怎么来了?”

  居然是胡范天。

  夏念申笑说:“表哥好久不见了。”

  “是啊,这都快两年了吧一当时带行梅去定天府一没想到他坚持要带你去。”

  “表哥还记得?”

  “当然记得,行梅宠妻,我们可是都知道的。”

  先别说顾行梅成亲四年没姨娘,夏念申不孕之事也没能瞒住——这也不用谁讲一成亲四年还不下蛋,不是不孕是什么。

  但饶是这样顾行梅还是没纳妾,以前还会去青楼嫖,大难不死一次之后居然连这爱好都改了。

  外面太太奶奶们也不知道该羡慕顾二少奶奶御夫有术,还是该同情她生不出孩子。

  这好像很两难,生了儿子,但得跟姨娘斗,没比较好啊,看顾老太太就知道了,生了顾别擎、顾别温、顾别书三个儿子,功劳这样大,可当年顾老太爷却是十分风流,不但有姨娘,通房更是十几个,顾老太太斗这些姨娘通房,只怕没一日好睡过。

  胡范天是一个很大男人主义的人,会纡尊降贵主动跟夏念申这个小妇人说话,主要还是尊重顾行梅,他们做生意的人很有眼色,人家夫妻恩爱是人家的事情,何必去管——上次来劝顾行梅纳妾,那实在不是他的本意。

  照他说,行梅的人生自己决定,自家爹娘跟祖父母真的不用担心,都二十几岁了,哪还需要别人教他怎么做。

  “二少爷,霍家传话过来了。”伍大一边进入一边禀告,“说对那批太子参很感兴趣……呃,见过表少爷,见过二少奶奶。”

  见到表少爷就算了,二少奶奶怎么也在?

  东瑞国男女之防极严,二少爷怎么也不介意二少奶奶跟表少爷共处一室?但自己是下人,二少爷的事情自然轮不到自己管。

  顾行梅脸色一喜,“说清楚些。”

  “是一我们按照二少爷的吩咐把几支太子参送去霍家一霍家刚刚派了大管家来传话,说先看仓库,确定都是珍品后就定合约,一斤太子参,五十两价格。”

  胡范天吹了声口哨,“五十两,老霍这价格给得很好啊。”

  “表少爷说得是。”伍大说:“一个月前开了二十两价格给周家,周家还嫌贵呢,没想到这批成色这样好,肯定是我们二少爷之前捐了五百两银子给善粥棚,菩萨看到了。”

  胡范天不以为然,“迷信。”

  伍大内心坚信这就是菩萨给的恩惠,但又不敢跟表少爷顶嘴,只好不吭声。

  顾行梅笑着说:“好了,先下去吧,记得我之前吩咐的话。”

  “是。”

  夏念申等到伍大出去,忍不住好笑,“这下周家肯定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那是一定的。”胡范天接口,“霍家开五十两一斤,卖出去至少是一百两一斤,这都赚饱了,何况周家要是上个月同意用二十两一斤的价格购入一那可是翻了五倍的价格啊,这不管是周大老爷还是周二老爷做的决定,都等着被周老太爷骂吧。”

  夏念申想想有点好笑,但做生意就是这样啊一她前生的好友小爱是采购一他们采购就是会遇上无数意外,都得自己顶着。

  做生意嘛,经验是一部分,运气是一部分。

  周家如果先打个意向合同一今日还是可以优先购买的,可是周家一定是看顾行梅年轻,所以想给个下马威,嘿,我现在不买,我等你到时候求我买……没想到这批太子参这样好一连霍家那样精打细算的商家都开出五十两一斤的价格。

  砰的一声,格扇又开了。

  打开门的方式很无礼,可众人一看来人是顾行春就没什么好意外了,在顾老太太的偏心之下,顾行春就是螃蟹,到哪都横着走。

  “行梅,我的三艘苹果要下货,工人不够,你匀一些过来。”顾行春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

  顾行梅还是好脾气,“我的六船苹果也在下货,等我货物都卸装完毕就让他们过去帮大哥。”

  “那怎么行,先让他们来帮我,不然我不知道还要在这边等多久,反正你在这里也待习惯了,待久一点应该也没关系。”

  “那可不行,我的苹果晚上要入仓的。”

  “顾行梅,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我现在过来跟你说是给你面子,你还拿翘,忘了谁是大哥是吧,我!我顾行春一日是你大哥,你就得听我的。”

  夏念申听了又来气,“工人是我们的,帮你卸装已经不错了,凭什么优先给你卸装?你以为你是谁?皇帝吗?”

  顾行春听到“你以为你是谁”的时候,原本想说“我是他大哥”,但没想到夏念申后面讲了“皇帝吗”,这下不敢说自己是皇帝,这河驿隔间的墙板很薄,隔墙有耳,他再怎么放肆也不敢拿皇家开玩笑。

  夏念申见状,继续追击,“这东瑞国的天下是皇帝的天下,也只有皇帝说什么,我们臣民才要照办,大哥你说是不是?”

  顾行春扁扁嘴,“是。”

  “我们的皇帝是讲道理的皇帝一像去年夏天皇太后七十大寿,人人知道皇太后喜欢吃砂糖橘一但这大热天的哪来砂糖橘啊?皇帝有让厨房端出来吗?没有,因为皇帝讲道理,大哥你说说,“讲道理”是对还是不对?”

  顾行春噎住了,只能点头。开玩笑,他哪能说皇帝不对。

  夏念申继续道:“所谓上行下效,就是皇帝怎么做,老百姓怎么做,皇帝都讲道理了,怎么大哥一点道理都不讲,难道说在大哥心中,觉得自己比皇帝还了不起?”

  “没有没有,你别胡说八道。”顾行春吓得双手乱摇。

  “那大哥你要不要讲道理?”

  “我一向讲道理。”

  夏念申满意了,“好,道理就是,我的工人,我付的钱,等他们将我这主人家的事情做完才能去忙活别的,是不是道理?”

  顾行春憋着,半晌只能点了头,“是。”

  “那就是了,等我们的苹果卸装完毕,自然会让他们过去大哥那边一不过此事只能有一次,因为加工是要给钱的,大哥遣散工人省了不少开销一我们却要多付出一笔银子一没这道理。”

  顾行春脑子本就不好,被夏念申这一绕只觉得头晕无比,于是点点头,“那好吧,记得让他们过来,我的苹果今日也要入仓。”

  说完又在椅子上坐下,大声嚷嚷让小丫头给他送茶来,竟然是暂时不肯走了。

  胡范天一向看不起顾行春,故也就当他不存在,直接对夏念申比了一个拇指,“弟妹,你行啊。”

  “表哥过奖了,”

  “知道顾家大少爷奇葩,但没想到这么奇葩,自己弄走工人,却跟弟弟理所当然的要工人,这脑子到底怎么想的……”

  “喂!”顾行春不满了,“我是累了在这边歇会,又不是聋了还瞎了,你们就在我面前议论我,这样对吗?”

  胡范天也不退让,“我可是造谣了?”

  夏念申连忙道:“没有。”

  “我说的哪一点不是实话?”

  “都是。”

  两人唱双簧似的,就见顾行春脸更绿了,但他还是不肯走,他一定要留在这边,直到……为止。

  小不忍则乱大谋,他一定要留在这边才能看戏。

  他迫不及待想看到那一瞬间……

  顾行梅自然不知道这等龌龌人的想法,心里只想着,既然要明年春天才能分支出去,那尽可能的范围内他不想跟顾行春翻脸一因为一旦顾老太太不悦一倒楣的会是一直待在家的夏念申。

  他听林嬷嬷说一顾老太太常常叫夏念申过去骂一而她偏偏有一个最好攻击的地方:无子嗣。

  最近因为大房的顾若芝跟三房的顾若月都要说亲,顾老太太借口让她们姑嫂婚前多相处,总是会在大家到齐时让顾若芝跟顾若月把大少奶奶熊氏当榜样,连生两子,现在又大上肚子了,还有四少奶奶房氏,入门三个月就怀上,还一举得了双胞胎,千万别学你们二嫂,当一只不下蛋的鸡……

  林嬷嬷边说边流泪,顾行梅总是很心疼,不能生子已经够惨,还要被顾家那老妖婆说,所以尽可能的他想减少跟大房的冲突,这样顾行春比较不会去告状,自己不在家时,夏念申就能过得好一点。

  顾行梅开口,“表哥看在我的分上,别跟我大哥计较。念念也是,好歹是大哥一别太过了。”

  胡范天道:“行,看你面子。”

  夏念申也道:“知道啦。”

  就在这时候,又有人敲了格扇一外面传来伍二的声音,“二少爷,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

  伍二进来,太急了,没看清楚厅上有什么人,连忙报告,“我们放太子参的仓库,刚刚被人纵火烧了!”

  仓库被火烧了?

  顾行梅一下站了起来,“可有人受伤?”

  “没有,火势从货仓里面起的,所以没人受伤。”

  “火可灭了?”

  “正在灭。”伍二脸都白了,“阿强说,有闻到黑油味道。”

  夏念申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古代的黑油就是现代的石油,只有西域跟北边异族有产一些,京城是不产的一因为危险也没人使用,那人用了黑油一想烧的不只是太子参,还想把顾行梅的仓库全烧了!

  顾行春苦苦压抑兴奋的神色,“伍二,你可问清楚了,这件事情这样大,别让你家二少爷白操心。”

  伍二却是不理他,直接跟顾行梅说:“小的刚刚爬杆顶看了,我们的仓库的确在起火,不过……”

  夏念申急了,“不过什么快说,别吞吞吐吐!”

  “二少爷过去两年就有给我们做训练,火灾来了要怎么处理,应该不会太严重一只不过那仓太子参是真的救不回来了。”

  顾行梅的脸色不太好看,“报官了吗?”

  “报了,可二少爷也知道,如果没死人,官府是不会管的,肯定说天气热了我们不小心走水。”

  “知道了一你亲自去火场盯着,一定要确定全部的人平安一人头点齐了一派人来—报告。还有,命人去霍家说没货了一原委可说一霍家不是不讲理一一定能理解。”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夏念申不愿意先回顾家一胡范天也不愿意在这时候放着顾行梅不管,至于顾行春更是怎么催都催不走。

  “二弟啊二弟,我看你是得罪人喽。”顾行春喜色难掩,“上回载金银花沉船的事情都调查不出来,我看这回仓库走火也会不了了之,以后啊,你做生意可得当心点,不要什么时候得罪人都不知道。”

  夏念申来气,“莫非是大哥派人做的?”

  顾行春鬼叫,“我派人做这干么?”

  “大哥不是一向看自己弟弟不顺眼吗?我怎么看大哥的嫌疑都很大。”

  “弟妹你讲点道理,我、我……我不否认自己高兴,可你怎么可以说是我做的,这锅这样大,我可不背。”

  夏念申站了起来,步步逼近,“真不是你?”

  “不是,我要烧就烧他的香料仓库了,烧太子参干么,才一船的东西值得我动手吗?香料好起火,太子参还得泼黑油,你想就知道我会烧那个?”

  夏念申不放过他,“你怎么知道他有香料?”

  “这人人都知道啊。”

  “胡说,我就不知道。”

  “我怎么知道你不知道。”顾行春怪叫起来,“这又不是我的错!”

  第十二章  意料之外的发展(2)

  夏念申从鼻子哼气,“你在打听我们二房的状况?”

  “你不也打听我们大房的状况。”

  “那是因为你们为人奸恶,我们得防患于未然,不然谁有兴趣知道你们在干么。”

  顾行春脑子突然清楚了一瞬,大叫起来,“看吧!我就说你们二房有问题,没事打听我们大房干么!”

  “我都说了,要防患于未然。”

  “那我们也是,防患于未然,大家都一样,你也别怪我,我也别怪你。”

  夏念申不愿意放过他,“你说得好轻松,我打听的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譬如说,人人都知道你克扣工人工资,譬如说,你买了陆家的橘子,我可没去打听你进了什么货物,销出去了没。哼!我们有香料你都知道,花了多少银子打听的,快点说出来,要不然我就去报关,说你嫌疑最大。”

  “关我什么事啊,我烧丝绸香料也不会去烧太子参,你懂吗?”

  “不懂。”

  “丝网五船,香料六船,太子参才一船。”顾行春激动得伸出手指比来比去。“我要烧当然烧贵的,太子参哪比得过香料昂贵,香料一斤起码一百两。”

  “哈!哈哈,抓到了吧!居然知道香料五船,你派了多少人在我们二房这边?你不讲,我就亲自去找曾伯祖父让他老人家主持公道,说你不务正业只顾着打探二房,见到弟弟有难还幸灾乐祸。”

  顾行春却不否认,“我是幸灾乐祸怎么样,我高兴,我喜悦,我就是讨厌你们二房这种高高在上的样子,今日灾事是菩萨睁眼,你们活该。”

  “菩萨睁眼第一个劈的就是你。”夏念申丝毫不客气,“你有病,人家好好生活说人家高高在上,你多点心思放在自家人身上吧。”

  “哦,对了,我都忘了我家人多,我有四个孩子呢,有儿有女——”

  “够了!”顾行梅打断,“大哥再说下去,我不客气了。”

  顾行春住嘴了。

  他敢跟夏念申大呼小叫,但顾行梅性子难捉摸,今日在场无祖母撑腰,他什么都不敢做,于是只能扁扁嘴,坐回椅子上,拿起已经没味道的茶继续喝。

  顾行梅不耐一下了逐客令:“大哥还是走吧一工人晚点我会遣去。”

  “我是大哥,你也想赶我走?”

  “大哥不自己走出去,要等我命人架出去?”

  顾行春喷了一声,想想今日看到的好戏已经值了,回去跟祖母说,祖母她老人家一定高兴……

  想想便站了起来,“行梅啊,别说大哥我不关心你,做事情得谵前顾后,别只想着出风头,看吧,现在仓库被烧了,官府只怕也不管,恐怕犯人也抓不到一以后看你就得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喽。”

  说完,摇头晃脑又得意洋洋的出去了。

  胡范天一脸奇怪,“你居然能忍住不打他?”

  “毕竟一个屋檐下,不好真的撕破脸。”

  “那——”胡范天原本想说“那也不用对他这样忍耐”,但想想,顾行梅有一个生不出孩子的妻子,他要是不够听话,倒楣的恐怕就是那个长年在后宅的妻子了。

  想想又奇怪,当初顾家没忌讳夏四娘在喜莲寺被土匪掳走几日之事,就是因为夏家女子好生养,的确,夏家那些嫡女庶女个个都能生,可怎么也没想到夏四娘居然无子。

  这表弟也真奇怪,妻子无子,不休妻已经是大恩,怎么也不收个姨娘开枝散叶……不过这都是后宅之事,他就算是表哥也不能开口,不然实在无礼。

  胡范天道:“你心里可有怀疑人选?”

  夏念申想都不想就开口,“一定是顾行春,怎么想都是他。”

  全天下只有顾老太太跟大房不希望看到二房好,二房越好,对他们来说越刺眼,顾老太太庶子都不知道杀了多少,烧仓库,小意思啦。

  发生了这等大事,三人都没心情聊天,顾行海几次说自己可以处埋,但胡范天就是不放再说。

  中间,有船管家进来说苹果已经全部下货,等着入仓,顾行梅让那船管家带工人去大房那边,这个月底每人多发五十文,算是今日辛苦,船管家只觉得奇怪,但没多问,恭恭敬敬去了。

  就见夏念申胸口起伏,显然生气至极。

  顾行梅亲自为她倒了茶,“货可以再进,不用这样生气。”

  “我真的好气,一定是顾行春,可偏偏又没证据!他还不是仗着老妖婆宠爱这才越来越过分,上次车小棠的事情如果发生在别人家,至少罚跪祠堂三个月,他倒好,老妖婆轻轻松松一句“别跟弟弟开玩笑”就把事情揭过去,我们可是烦恼了好几个月啊。”

  “我会解决的。”

  又过了大概一个时辰,伍二回来,说已经清点完毕,工人都没事,只有几人受了点烧伤,已经送去医馆,只不过太子参全没了。

  顾行梅的脸色难看到极点。

  这时河驿的小丫头送饭进来,胡范天只能告辞——他又不姓顾,就算是顾家表哥也不好跟夏念申同席吃饭。

  饭就放在桌子上,没人去吃。

  就在胡范天离去不久,伍大回来,一脸喜色,“二少爷神算一大少爷果然一出道河驿往别的地方去,不是回家。”

  “他去了哪里?”

  “风华客栈,小的已经把大少爷雅间的左右房也都包下来了,也已经去了官府报案,二少爷可是现在要去?”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娘子,离婚无效(下)  下一页
第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简薰的作品<<娘子,离婚无效(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