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桂小雯 > 离婚恋人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离婚恋人  下一页

离婚恋人  第3页    作者:桂小雯

  小脸蛋都红成那样子了,他担心她不胜酒力,只好连忙跟了上去。

  显然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只瞧她飞快地占据了其中一座秋千,像个不小心跑到凡间的小仙女顽皮地玩了起来。

  “哇,好高好高喔,好像整个人都飞起来了!”金荷蓁将秋千荡得飞高,还好她今天穿了裤子,要不然全教他看光了。

  她这么顽皮活泼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可是也够提心吊胆的了,毕竟她刚刚连走路都得倚赖着他。

  权玄宽紧张地在她下面候着,就是深怕她一个不小心给跌了下来,他好准备当她的垫背石。

  好不容易她玩累了,也玩够了,停手了,他才松了一口气,也在一旁的秋千上坐了下来。

  “今天天气还真不错,可以看到星星呢!”金荷蓁抬头仰望闇黑的天空,有几颗零星的光点点缀着。

  “这样的星空并不美丽,反而觉得寂寞。”权玄宽是如此的以为。

  “会吗?每个人只要站在自己小小的岗位上发光发热就好了,就算没有满天星光,可是小星斗努力绽放自己的光芒,这样就够了。”吹了些风,金荷蓁的酒意驱散了许多。

  “不,不够。”权玄宽还是摇头。“就算努力绽放自己的光芒,也需要掌声,也需要被认同,我不想当繁天星辰当中的一颗小星,我要当独一无二的月,让众星拱着的月。”

  听完权玄宽的心愿,金荷蓁难得没有跟他辩,反而微笑了起来。

  “你可以的,在你身上我瞧见了你正隐讳着的万丈光芒,据说你想在毕业后投入演艺圈,你一定可以大放异彩的,我期待着。”要是以前她不会说这样的话,但是在看过他在舞台上的表演之后,她非常的赌定他绝对不会只是一颗小星星,而会是受千万人注目的明月。

  权玄宽忽地停下晃动秋千的动作,直瞅着金荷蓁,他炙热的目光瞧得她很不自在。

  两人眼神交流许久之后,权玄宽才开口,他的声音因为感动而略微沙哑。

  “很多人跟我说过同样的话,但是,他们的话里总是带着拍马屁或刻意讨好的意味,只有你刚刚说的那一段话让我感觉最真诚,也最实在。”

  金荷蓁听他这么一说,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呃……我只是说出我心里的感受罢了。”唉唷,两人之间的气氛怎么会变得如此尴尬呢?

  这样的感觉有点暧昧,似乎有某种不明的东西在两人之间逐渐滋长,是情愫吗?

  金荷蓁深呼吸一口,连忙从秋千上站了起来,她尴尬地握了握拳说:“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权玄宽微微笑,也从秋千上站起,拍拍牛仔裤。“好,走吧。”

  不管他们之间所滋长的是什么,但他已经下了决心了,京是她了,他不会让她逃掉的,因为他已经嗅到了胆的小她似乎有逃窜的打算,既然如此就不要怪他提早下手收网……

  金荷蓁迟疑了一下。“这里距离我家很近,你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可以回去。”还是保持距离,以策安全。

  “不行,夜深了,就算只有几分钟的路程,我也不能让女生独自回家。”

  “喔,好吧。”既然他这么坚持的话。

  金荷蓁在心里忖想:不过几分钟的路程,他跟她之间应该不至于会发生什么事吧?

  不过,她的心底怦怦真跳,感觉挺忐忑的。

  他们伴着零星的星光而行,绕过小公园再走三分钟便到家了。

  “我家到了……嗯,掰掰。”她似乎感觉到他不寻冲的气息,她有些扭捏地道再见。

  “等一下。”他唤住要转身进入家门的她。

  她旋过身,用眼神询问他们么了?

  而他的吻来势汹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封住她甜美的杏唇。

  “嗯~”她来不及惊呼,她的小嘴被属于他的男人气息给吞没。

  她的唇是如此的甜,让他沉浸于其中不可自拔,她的味道芳甜清新,虽然羞涩,但他极力想挑起她的渴望,他的舌诱惑着她……

  “闭上眼睛。”他温柔说着。

  她的心噗通噗通地狂跳着,闭上眼,她被他说服了,腼腆的、缓缓的、逐渐放松地回应了他。

  他倏地箍紧双臂,将她紧紧纳入自己的怀中。

  她可以感觉他只距离她咫尺远,他的气息跟她的混和在一块,形成一股甜蜜且暧昧的氛围,环绕在两人之间。

  原来只要一个吻,就可以让人双腿发颤,脑袋完全空白。

  她感觉自己正变得虚弱,只有心正逐渐涨满中……

  她所害怕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但她似乎没那么的排斥,甚至于,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她完全投降了。

  在吻结束后,他的额抵着她的,双手跟她的十指交缠,他们的呼吸吐纳都甜蜜地溶在一起了。

  “金荷蓁,当我女朋友吧!”不是以探询的姿态,而是霸道的请求。

  第4章(1)

  就这样,金荷蓁成了全首尔大学所有女人最垂涎的单身男子权玄宽的女友。

  碍于权玄宽受欢迎的程度,金荷蓁不想走在校园里随时被嫉妒恶意的眼神射伤,他们的恋爱谈得非常的低调,但低调归低调,所有属于情侣之间的甜蜜跟幸福,他们可是一样也不欠缺呢!

  由于恋爱太过幸福快乐了,让金荷蓁几乎忘了毕业在即,而她得做出继续停留在韩国?或是回到台湾的决定。

  昨晚,妈妈从台湾打电话来,整整哭了一个多小时,哭到她的心都软了。

  若是以前,回台湾也许可以心无挂碍,只要将父亲的情绪安顿好即可,可是现在她的生活里多了一个权玄宽,她认,要离开他是一件很难做的决定。

  台湾跟韩国之间虽相距不远,可是爱情一旦有了距离,就会产生很多问题,最后终究会不了了之。

  “唉!”金荷蓁忍不住地叹了口气。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他打听到一家好吃的人参鸡,兴冲冲地带好胃口的她前去品尝,没想到她却心不在焉,唉声连连。

  金荷蓁的眉头都打结了,就连平常她最爱的食物都安抚不了她的情绪。

  “昨晚我妈在电话里哭了一个多小时,好像我一毕业没有马上回台湾,她就会立刻自杀似的。”

  金荷蓁有跟权玄宽提过家里的状况,他也知道独生女的她是已离婚父母互相争夺的对象。”

  对于她要做什么决定,他从来没有开口干预过,距离毕业也只剩下一个半月,关于她的去留问题,他只是搁在心里没能问出口。

  不过见她如此的苦恼,他不忍心。

  “你的决定呢?”

  “不知道。”金荷蓁烦躁地拨弄着碗里的饭。“玄宽,我想喝酒,可以吗?”

  “呃……”权玄宽迟疑了一下,她的酒量很差,所以他总是尽可能地不要让她碰酒。

  “拜托啦……”

  可是他总拒绝不了她的哀求。

  权玄宽挥手唤来老板娘,多点了两瓶烧酒。“我知道你很烦,可是也不要喝太多好吗?”

  金荷蓁哪听得下去那么多,一仰头杯子就干了。“再来!”

  权玄宽傻眼,算了,反正他就在她身边,就算她烂醉如泥,也还有他可以就近照顾。

  一且喝到午夜,小摊子打烊,金荷蓁果然醉了。不过并没有烂醉如泥,除了脚步有些颠踬之外,精神倒是额外亢奋。

  权玄宽相起她第一次喝醉时的样子,像个小孩子一样,还吵着荡秋千呢!他揽着金荷蓁在路边拦出租车,就在上车之前,金荷蓁猛地揪住他的衣领,杏眸熠熠发亮。

  她垫起脚尖倾到他耳边,一字一字说着:“我、要、到、你、家!”

  权玄宽不可置信瞪大眼看着她,他们交往也有一段时日,虽然偶有亲密举止,但仅止于亲吻跟爱抚,至于最亲密的接触,因为尊重她,他一直没有提起要求过。

  没想到,她竟然会在喝醉酒之后提出这么爆炸性的要求。

  而他……该怎么回答呢?

  “蓁蓁,你喝醉了,我先送你回家吧。”

  他不想在她喝醉时占她的便宜,他们之间的第一次,必须是在她青醒且愿意给予的时候才发生。

  “不!”金荷蓁仍然揪着他的衣领,口气更坚决。

  她打了一个酒嗝说:“我虽然醉了,但我意识很清醒,我不管,今晚我就是要睡、你、家!”

  醉了但意识很清醒?这是什么理论呀!权玄宽的太阳穴隐隐发疼。

  “女孩子不要把要睡男友家的话说得那么大声。”还特别强调呢!

  “我不管啦。”没想到她竟然耍起赖来了,这下子权玄宽也拿她没辙了,正当不知该如何是好时,计车司机按喇只提醒他:到底要不要上车?

  权玄宽只好扶着金荷蓁上了出租车,然后说了自己公寓的地址。

  ※※※

  权玄宽的公寓约十五坪左右,除了浴室外,全部被打通,有一整面墙完全是落地窗。

  地上铺着蔚蓝色系的短毛地毯,墙则漆成白色。落地窗前的大床也是白色的,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子,放置衣服的矮柜也是白色的。

  电视就放在墙的一隅,还有冰箱也备受冷落地放在电视的不远处;有几本书跟剧本就散落在床旁的地毯上,一台白色的笔记本电脑被搁在床尾处。

  这公寓简洁到很干净,因为实在也没有多余的东西可以制造凌乱。

  权玄宽拿了一件他的T恤跟刚刚在楼下便利商店所买的免洗内裤给金荷蓁,要她去洗澡。

  金荷蓁乖乖地进了浴室。

  权玄宽脱掉上衣,只剩下一件低腰浅色牛仔裤,他打开电视,从冰箱褚拿出一瓶矿泉水。

  因为有运动健身的好习惯,他的身材好到让人垂涎,没有多余的赘肉,健壮的肌肉更是恰到好处。

  金荷蓁踏出浴室所看到的便是如此养眼的画面——权玄宽背对着她仰头喝着矿泉水,完美的臂肌微微隆起,她情不自禁地吞了吞口水。

  第4章(2)

  听到声响,权玄宽回过头,看到刚出浴的金荷蓁——娇小的她穿着他的T恤的模样好性感可爱,一双匀称的美腿让他血液直冲脑门,他赶紧将目光挪到地毯上,可是情况似乎也没好到哪儿去,她雪白的脚丫子更是让他的小腹像是被狠狠的揍了一拳……

  他狼狈地赶紧拿起换洗衣物走进浴室。

  冲了将近二十分钟的冷水澡,权玄宽才套上T恤跟短裤踏出浴室,外头的灯已经灭了,只剩下些许的月光透过落地窗迤洒在床上。

  床铺上隆起的白色丝被下,显然有个人已经先睡了。

  权玄宽松了一口气,要不然今晚他肯定会“兽性”大发。

  他拉起一边的丝被,动作轻巧地窝了进去。他们已是男女朋友,睡在同一张床上也算是正常,至于他脑袋里的旖丽幻想……唉,还是闭上眼赶紧睡觉吧。

  可是,他才刚阖上眼,身体却倏地被一重物给压上。

  他连忙睁开眼,一股令人舒爽的肥皂香气猛地钻进他的气息里……他对上金荷蓁闪闪发亮的大眼眸!

  “蓁蓁!”他的脑袋大喊不妙,双手搂上她的柳腰,可这一碰却感觉触感不同,他并没有摸到衣服,而是……

  “蓁蓁,你……的衣服呢?”他几乎是咬着牙说。

  “脱了。”

  “脱……脱了!那……”权玄宽将大掌稍稍往下挪了一滴滴,额头的冷汗在半秒内形成。

  “那……内、内裤呢?”他只剩下气声。

  “也脱了。”她倒是挺理直气壮的。

  “喔~!”此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压在他身上的温香女体,有两团软软柔柔的浑圆正抵靠在他的胸膛上,也就是说,她全身已经脱个精光了!

  天啊!他的冷汗一滴一滴地滑落脸庞,放在她腰际的大掌是挪开也不是,不挪开也不是。

  他浑身僵硬……可硬的最厉害的是肚脐下三吋的“敏感物体”。

  温香女体在怀,又是自己爱着的女人,他如何能不蠢蠢欲动呢?

  相较于他的僵硬,金荷蓁可自在到不行,她趴在他的胸前,小指头顽皮地在他的胸膛上绕圈圈,更坏的是,她这么玩还不够,她还在他上半身最敏感的两粒小突点上,用她柔软的指腹揉弄着。

  一股热气真往小腹那儿冲去,权玄宽这下子是想压抑也压抑不了了。

  可是他还是极力地挣扎着。“蓁蓁,别……玩了,乖乖睡觉好不好?”

  “不好。”拒绝得斩钉截铁。

  然后,她继续“玩”……继续往下“玩”。

  “哇,你的小腹好硬。”她用指头戳戳他平坦的小腹。

  权玄宽发出低呜,他身上还有更硬的……他承受不了了!

  抱住她,他在床上翻滚了半圈,将玩得不亦乐乎的她给压制在自己的身下。

  “好玩吗?”他的黑眸写满爱欲,但抚着她的发的手却无比的温柔。

  “才不好玩呢,你好正经喔,害我‘主动’到这种程度,真是羞死人了。”

  “哈哈哈……”他懂了,原来她是故意的,故意挑逗他的情/yu,这小女人,真是的。

  “为什么呢?”他问。

  金荷蓁的眼神暗了暗,她举起柔荑捧住权玄宽的脸颊,情深款款地说:“宽,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男人。可是,我也许会离开你,一旦有那么一天,我希望我们的爱情能划下最完美的句点,我不希望因为距离让我们的爱情从热切到冷淡,甚至最后消失殆尽。我要你永远记得我……”她吻了吻他,用尽自己最深的情感。

  权玄宽听了为之动容,他回应她的吻,心都疼了。

  “我希望能以乐观的态度来看待我们的未来,你这颗小脑袋就别想那么多了。”又啄了啄她的额,饱含亲昵。

  “若你不要我想太多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我没办法思考。”金荷蓁羞红着脸说道。

  权玄宽对她暧昧地眨眨眼。“那还不简单,亲爱的,我已经被你撩起火了,所以你得负责。”他抵动他的腰,要她感受他跨间的坚/挺。

  “救命啊……”金荷蓁开玩笑地佯装惊呼。

  一场美丽的情/yu对手戏在月光的见证下,暧昧地展开……

  ※※※

  云雨过后,两个人裹着同一条丝被,金荷蓁枕着权玄宽的手臂昏昏欲睡,但却被他的吻给吵醒,她眯着眼,打着呵欠。

  “醒醒啊,蓁蓁,这很重要,你要清醒点听。”

  相爱过后的两人,不是应该幸福地相拥而眠吗?为什么不让她睡呢?金荷蓁还是一脸睡意。

  “蓁蓁,这关系到我们两人的未来,你先不要睡,听我说好吗?”权玄宽不死心地柔声说道。

  好吧!她努力唤回意识,听听他有什么话好说的。

  她打了一个大哈欠,他失笑,用手掌揉揉她的粉颊,试图给她一些气力。

  “醒了吗?我要说啰。”

  “嗯,你说。”金荷蓁眨着眼回道。

  权玄宽清了清喉咙,深情地望向她。“蓁蓁,嫁给我吧,这样子我们就不用分开,你也不必为要留在韩国或是台湾头痛了,因为以后你都得留在我的身边。

  金荷蓁不可置信地瞪大眼,小口微张,摸样呆傻。

  权玄宽早料到她会是如此反应。

  他用唇阖上她的小嘴。

  “你不用现在回答,乖,让小脑袋休息一下,明天再回答我。”

  金荷蓁听了娇瞪他一眼。

  在他投下这么一颗巨大的炸弹后,她怎么可能还睡得着呢?

  第5章(1)

  她结婚了!

  就在他们大学毕业的当天,她跟权玄宽仅以简单的衣着,十指紧扣地在法院公证结婚了。

  她成了权太太,两人在首尔租了间小公寓,开始了夫妻生活。

  而同一天,权玄宽也跟韩国最知名的经纪公司签了约,正式朝演艺圈发展,经纪公司将他视为具有大红大紫潜能的新星栽培,不过条件是——不得对外宣布已婚身份,这将会大大影响他的演艺前程。

  在获得金荷蓁的谅解之后,权玄宽答应经纪公司的条件,而经纪公司果然也够魄力,除了帮权玄宽签下当红知名品牌服饰的秋冬代言人以外,戏剧方面,则是热门时段戏剧的第一男配角。虽然是男配角,但人物的个性鲜明,是个相当讨好的角色,若权玄宽发挥戏剧上的实力,男女主角的风采都有可能会被他给掩盖过去。

  出乎金荷蓁意外的是,权玄宽的歌喉也不差,新婚之夜,两个人躺在仍然空无一物的公寓地板上,两人共裹着一条白色的丝被,她枕在他的怀中,听他唱了一整晚的情歌。

  “若你出唱片的话,我一定要当你的头号歌迷。”她深情地看着他。

  权玄宽宠溺地吻了吻她的唇。

  “好,那么头号歌迷这个位置我就帮你保留了。”

  经纪公司还算有人性,给了他们三天的婚假,但他们这三天哪儿也没去,只有上家具行添购一些简单的家具。他们的经费有限,除了经纪公司老板大方送的双人床以外,其余的东西他们都尽量在二手店或DIY店寻找,一来价码便宜,二来房子也多了自我的风格。

  他们很幸运地在一家巷子角落的小小二手家具店,找到了一对纯手工椅子,一红一蓝的颜色形成强烈对比,他们将它们买回家,就搁在落地窗门前,说好每晚窝在一起谈心的。

  除了布置房子外,他们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那张新床上,他们热切地做爱缠绵翻滚,一整晚的时间膜拜爱抚亲吻彼此光裸的身子,一整晚的时间来叙述他们有多么的爱对方……

  ※※※

  甜蜜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三天的蜜月过后,权玄宽立刻投入剧组开始戏剧的拍摄,金何蓁则是开始找工作。

  一切都是如此的顺利,她找到了工作,在一家出版社担任编辑,而他则是深受导演喜爱,觉得他是可造之才。

  他们在红蓝的椅子上,开了一瓶香槟庆祝,然后热切地拥吻做爱……

  一个月后,她的工作逐渐步上轨道,他正式出道的代表作也在热门时段上演。第一次出场就受到广大观众的青睐,在戏剧播出一个礼拜后,观众反而注意到他这一位新生代演员胜过于当红的男女主角。

  金荷蓁为他成功地跨出第一步而感到开心,他是如此的出色,他的才华绝对不会被埋没。

  他天生就注定会是一位极为出色优越的艺人,韩国的演艺圈只是他踏出去的第一步而已,他的成绩绝对不会仅止于此。

  为了帮他庆祝,她亲自下厨煮了他最爱吃的食物,看他下戏以后,将满满一桌她为他准备的菜肴通通吃光,她心满意足地笑了。

  彷佛又回到了在大学时,他们在“秘密基地”里,共享午餐的美好时光——现在他们能相处的时间是越来越短了,只因为他人红了,应观众的要求,他的戏份被制作人给加长了,经纪公司方面也涌入了更多的工作机会。

  吃完了饭,两人甜甜蜜蜜地窝在沙发里,她窝在他的双腿间,他则是亲密地喂她吃水果,一只手还很不规矩地伸进她的T恤,排徊在她白嫩柔软的浑圆上。

  金荷蓁笑着拍打他的手,要他乖乖的。她正很认真地看着电视上,她亲爱老公的演技跟表现。

  权玄宽好苦恼。电视上的他有什么好看的,他本尊就在她身边啊,怎么不见她理睬。

  不管,权玄宽再度伸出“魔爪”。这一回是从她的小短裙下摆给溜了进去,抚上她雪白的大腿作乱。

  金荷蓁发出难耐的呻吟,小俏臀挪来挪去,想阻挠他不规短的手掌,怎知她这样却更撩拨了他的“性”趣。

  她乱动的结果是,他的跨间硬起,蓄势待发。然后他伸手按下电视遥控器的开关,将出现在电视里的他给关了。

  他竟然吃自己的醋,真是奇怪的感受。他将她入沙发里,动手脱掉她的上衣子跟裙子,深切地吻她,迫不及待地深深进入她……

  欢愉过后,他拿条薄毯盖住两人。

  她几乎是半躺在他身上,规律的气息吐在他的胸膛上,他轻抚着她的美背,觉得自己好幸福。

  在进入梦乡前,他想起经纪人昨天交代的新行程。“下个月初我要到夏威夷出外景,拍摄我出道以来的第一支广告,你想要什么礼物,我买给你。”

  金荷蓁听了,睡意消去一大半。

  “下个月三号是我爸的生日,你答应我要回家帮他祝寿的。”

  “啊!”权玄宽拍拍额,满脸歉意。“对不起,蓁蓁,我忘记告诉经纪人了,可是广告的拍摄已经跟厂商签约了,不能反悔。”

  金荷蓁很无奈,有一个在复杂演艺圈发展的女婿,父亲原本就已经不是很满意了,本想藉由这一次父亲的生日扭转权玄宽在父亲心头的既定印象。

  可是,权玄宽的忙她是该体谅的,当初最鼓励他朝演艺圈发展的人不就是她吗?一个想要大放异彩的人的的确确不能拥有过多的私人时间。

  她叹息。

  “我会跟爸解释的,你安心地出国拍广告吧。”

  权玄宽充满歉意,捧着金荷蓁的小脸猛道歉。“你前天不是提过爸爸想换一套高尔夫球杆吗?我们就送他当作生日礼物好了,爸爸一定会很开心。”

  为了表示他的歉意,权玄宽连忙打电话给经纪人,说了一个顶级运动品牌的名字,要他代为先行订购。

  挂完电话,金荷蓁有些苦恼地说:“我记得那牌子的高尔夫球组贵得吓死人。”

  他现在的收入虽然比起从前已经增加很多了,可是他才在演艺圈刚起步,对于昂贵的名牌,他们还是买不起。

  “没关系,只要岳父大人喜欢就好,更何况这我一次拍广告的酬劳不错,负担得起的,你不要担心。”他捏捏她的俏鼻说。“等我从国外回来,再选一天请岳父大人吃饭,向他道歉赔罪。”

  “嗯。”金荷蓁窝进他的怀里笑了。

  虽然他越来越忙,两个人能够相处的时间似乎越来越少,大部分的时候,她总是一个人上班下班,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入睡,有时候她不免会胡思乱想:在他汲汲营营于自己的演艺事业之余,是否她已经不再是他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人了呢?

  但瞧他如此地安抚自己,懊恼轻忽了她的家人,他表露出来的歉意并不是假装的。

  他心里还是有她的,金荷蓁暗笑自己的杞人忧天,一颗忐忑的心逐渐平复了下来。

  ※※※

  权玄宽说过,待他回国后会选个时间请爸爸吃饭,顺便向他赔罪。这一句话还历历在耳,但说话的人似乎遗忘了,当然也不可能去兑现。

  而他遗忘的事情何止一件。

  在他拍了第一支广告后,广告在全国传播媒体的大力放送下,权玄宽俊挺有形的五官路身材让全国五岁到九十九岁的女人都为他疯狂。

  他的笑容率直,个性爽朗,绝佳的演技跟后辈该有的敬业态度,也得到演艺圈前辈跟制作大老们的喜爱。

  经纪公司果然压对了宝,现在他们不用去帮权玄宽寻找曝光的机会,多少制作人跟厂商都自动捧着大把大把的钞票,等着他这位火红的新星为他们拍戏跟代言。

  当等一档戏以超高收视率下档以后,权玄宽已经是三部热门时段戏剧的男主角了,全南韩上上下下谁不认识权玄宽,谁不为他疯狂。

  就是因为他红了,经纪公司以他工作太忙碌为由,在公司附近帮他租了间昂贵的小套房,一来为了工作方便,二来也是预防狗仔队挖出他已婚的消息。

  于是乎,因为结婚而租赁的小公寓成了金荷蓁的“单身公寓”,权玄宽从一个礼拜还会回家过夜一次的纪录,逐渐成了一个月回家一次,上个月她甚至都没看到他进门,只依稀记得,在某个月圆的夜晚,当她已模糊入睡时,有人亲吻她的后颈、她的肩颊,褪下她的睡衣,在半梦半醒之间和她做爱……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离婚恋人  下一页
第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桂小雯的作品<<离婚恋人>>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