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娘子请上轿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娘子请上轿  下一页

娘子请上轿  第17页    作者:裘梦

  不能生和不打算生,这完全是两个概念啊。

  “怎么了?”

  他吸了口气,极为语重心长地道:“娘子,能生还是要生的。”

  “我这也是被继母害得有阴影了。”周佩华一副我也是没办法的语气。

  雷飞云再接再厉劝道:“娘子,你一定能活得长命百岁,咱们家不会有继室那东西的。”

  周佩华斜睨他一眼,没说话。

  “生嘛。”

  “真不想生了。”

  他的脸一垮,好半天没说话,最后才有气无力地道:“好吧,娘子若真是不想生那便不生吧。”心里对那个爬床的丫鬟真是恨到不能再恨,她这么一闹,他雷家就要从此绝后了啊。

  国公爷心情不好,觉得有点对不住列祖列宗,本来不至于绝后的,但弄到这么个结果,也是满满的恶意啊。

  周佩华完全无视某人的坏心情,出去吩咐准备晚上的菜色,又让荷香去找了老管家,先把原来各处的媳妇子换回来。

  一听说文先生插了手,她就知道事情还未定死,还有转圜,心里也是有些好笑,想必文先生也觉得某人要把人全换了太过任性。

  难怪让人给她送信说家里出大事了,让她赶紧回府来看看。

  这件事儿……大约也算大事。

  天气越来越热,热得人心里烦躁,所以国公夫人决定出城避暑去。

  雷飞云如今挂了闲职,十天半个月不去衙门点卯也不要紧,遂决定陪着妻子避暑去。

  说到挂闲职,皇帝原本还十分不乐意答应,还是他仗着以前救驾的功劳硬磨来的,现在国泰民安的,边关清静,他正是可以安心清闲在家的时候,必须得挂闲职啊。

  当然了,他也答应了皇帝,有事他一定领命,没事就让他闲着,别的权势地位、君恩深深什么的就省了。

  他现在上朝碰到某个人,特别能跟他显摆他的清闲自在,某人有儿子有什么了不起,他可以在家想怎么陪媳妇儿就怎么陪,他能吗?再说了,子女终归是不能一直陪在他们身边,能陪着他们的只能是他们的伴侣。

  打了十几年仗,雷飞云也是打得累了,现在能挂个闲职,他挺高兴的。

  就是不挂这个闲职其实也没什么,可皇上不许,他也就那么挂着了。

  不打仗,京中不出叛逆,他那职务就是闲职,无所谓了。

  准备了一天,翌日,镇国公府的两位主子便坐着马车出城去了。

  半路看到有瓜农在卖瓜,那切开的瓜瓤红艳艳的,让人垂涎欲滴。

  马车停了下来,有婆子过去挑瓜。

  马车内,雷飞云正拿着扇子帮妻子掮风,边道:“今年的天真有点儿热。”

  “是呀。”周佩华自己手里也握着一柄紫檀小扇轻轻掮着,顺手挑起一边窗帘往外看,她却没看那瓜摊,而是看着路上的行人。

  一辆马车从旁边经过,纱帘被风不经意地掀起,露出了车内人的侧脸,她的眼睛倏地一亮,一下掀起车帘就要往外钻。

  “娘子!”雷飞云被她的举动吓得大手一伸连忙搂住她的腰,“你做什么去?”

  “我看到熟人了。”

  “熟人?”

  “快放开。”

  雷飞云只好松手。

  周佩华钻出马车,“快拦住前面那辆马车,荷香,你过去替我看一下。”

  “看什么啊,夫人?”

  周佩华的情绪有些激动,“我好像看到秋萍了。”

  “叶姑娘?”荷香也激动了,急忙从车辕跳下去,提起裙子就往那辆被亲卫拦下的马车跑过去。

  等她跑过去,马车的主人也正好掀起车帘看。

  四目相对。

  “叶姑娘!”

  “荷香?你怎么在这里?”

  荷香整个人都兴奋了,“我家小姐也在啊!”然后扭头冲后面招手,“小姐,真的是叶姑娘!”

  雷飞云也下了马车,一瞧那辆车的标记和车边跟着的人,脸色就不是很好看,可他的情绪丝毫影响不到已经疾步往前奔的娘子大人。

  叶秋萍也下了马车。

  “秋萍!”

  “佩华!”

  两个少妇,打扮同样简约,却是周身都透着低调的奢华。

  “你嫁人了!”两个人异口同声,然后又一起笑了。

  这个时候,她们的丈夫也打了个照面,同时哼了一声。

  “首辅大人今日告假了吗?”

  “本官若没记错的话,国公爷今日应该没有向吏部递假条吧。”

  两位夫人对视一眼,再次同时开口——

  “你嫁的是玉子明?”

  “你嫁的是雷大将军?”

  这世上的事怎么会如此凑巧!

  两个人握着手,都觉得太过不可思议。

  周佩华忍不住叹了口气,“我都回京大半年了,要知道你在京里,我早就登门拜访了。”

  叶秋萍也跟着叹气,“前段时间我怀着身孕,接着又是坐月子,在家带孩子,都没在外行走,也就错过了跟你见面的机会,早知道——”

  是呀,早知道……不过,今天碰上也不晚。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又同时转头去看她们的丈夫。

  雷飞云有些不明所以。

  玉子明却是明白妻子的心思,拿手里的扇柄抵了抵额头,很是不快地看了某个国公一眼,口气十分不爽地道:“我去跟国公爷说说话。”

  叶秋萍就笑了。

  雷飞云原本要拒绝,但是在妻子灼灼的目光下,瞬间就哑了。

  于是,两个女人亲亲热热地上了玉家的马车,去看马车里玉家的小公子。

  而另一边,两个说不上相看两相厌,但也绝对不能说气氛融洽的男人,彼此瞪了一眼,也实在不想顶着个大太阳,便一起上了国公府的马车。

  两边护卫仆役默默对视一眼,又默默移开目光。

  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两队人马合成一队人马,他们的男主子再不对盘,架不住女主子是好朋友啊,而且很明显的,两家情况毫无二致,阴盛阳衰。

  第10章(2)

  最近情形有点儿怪!

  不是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

  断袖传了多年的两个当事人,如今相爱相杀的戏码天天上演。

  当然了,相爱相杀什么的,这都是旁观的吃瓜观众认为的。

  吃瓜观众甚至认为这对断袖的夫人们终于受够了当他们的挡箭牌,私下结盟了。

  首辅夫人与国公夫人近来感情很好,互相走动的频率有点儿高,好像突然之间双方就亲近了起来。

  喔对,就是天气变凉了之后,两家就走动了起来,隔三差五地还互相送点儿吃食什么的,这必须得是感情深的,否则就依首辅大人和国公爷的关系,不在食物里下毒不正常啊!

  据说,今天两家夫人本来相约要去城外登高赏菊,结果没去成。

  国公夫人没出府,怎料首辅夫人直接抱着儿子过府了。

  “恭喜了啊。”一进门,叶秋萍就给歪在榻上的人道喜了。

  周佩华的表情看起来却不是太开心,她叹了口气,“太医有点儿不可靠啊。”

  “怎么了?”

  周佩华伸手逗逗好友怀里的小豆丁,道:“当初说我这身体要调养些时日才能受孕,这才多久啊,一年都不到,就有了。”

  叶秋萍失笑,“这不是说人家太医医术好嘛,你倒还不乐意。”

  “说好了去赏菊的,我现在这样,别说今天去赏菊,不满三个月我瞧我连屋子门都出不了了。”

  叶秋萍看她一脸苦闷,想到自己当时的情况,笑着点头,“说的有理,我瞧着你接下来有一段日子要闷着了。”

  周佩华向后靠着靠枕,伸手捂住了眼睛。没从秋萍那里听到宽慰,她已经能猜出她怀孕时的待遇了。

  照着某国公爷跟首辅大人的关系,极有可能从他那里取取经,她禁足的未来可想而知。

  事实上,周佩华一点儿都没有猜错。

  收到府里报信儿的国公爷当时正在兵部那里闲喝茶,一下就失手打碎了茶盏,然后便在原地团团转,搓着两只手有点儿欢喜过头。

  还是报信的亲卫有些看不过去,提醒了一句,“国公爷,您不先回去看看?”

  这话倒是点醒了雷飞云,“今天夫人不是说要跟玉夫人到城外赏菊?”所以他才郁闷得跑来兵部喝茶嘛,本来还想过一会儿去玉子明那里呛两句呢。

  “夫人早饭后就觉得身子不太舒服,想吐,荷香姑娘有点儿担心,就请了大夫进府,说是好歹把把脉,没事最好,有事就别等半路再回头。”结果,大夫一诊就诊出个大喜讯来,阖府都闹腾了。

  国公府终于要有小公子或是小小姐了。

  老管家雷山简直都要喜极而泣了,盼了多少年了啊,老国公地下有灵,雷家祖宗保佑啊!

  “玉夫人在咱们府上吗?”

  “属下出来前并没有看到玉夫人。”这会儿没准已经在了。

  雷飞云立时就知道自己该先去哪儿了。

  于是,国公爷转头就跑去找首辅大人,硬拽着首辅大人跟他回府一趟,拜托他去把他家夫人顺道给领回去。

  然后,首辅大人便堂而皇之地放下公事走人了,心里打定主意皇上要问,他就把锅扣到某国公头上,他是被人硬拽走的嘛,扣锅完全无压力。

  国公爷到家,首辅大人也顺利领了妻儿回家。

  周佩华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这都什么情况啊?

  偷偷打量一下妻子的神色,雷飞云咽了咽口水,还是壮着胆子开了口,“娘子,你还好吧?”

  “不好。”

  他顿时吓了一跳,急忙问道:“哪里不好?我这就让人叫太医去。”

  “你站住!”

  国公爷乖乖站住,满是担心地看着妻子。

  周佩华冷着脸道:“好端端的,我正和秋萍姊姊说话,你这一回来不要紧,倒把人给我撵走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娘子,人是玉子明领走的啊。”

  “玉子明不是你带回来的吗?”

  好吧,这确实是。

  周佩华从榻上起身。

  雷飞云吓得赶紧伸手去扶,“你想要什么告诉我,自己就别起来了。”

  她一脸乌云,“日子还浅呢,你这是做什么?再说了,五谷轮回这样的事你也能替我去做吗?”

  他自讨没趣地摸摸鼻子,到底没好意思跟去净房。

  “大夫是怎么说的?”他掀帘子出去找了伺候的嬷嬷问。

  “老大夫说从脉象看来有一月左右,夫人的身子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雷飞云拍抚着胸口,“那就好、那就好。”

  他挥挥手,那嬷嬷便退了出去。

  雷飞云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心里有些不踏实,他媳妇前几个月可说过这辈子不打算生孩子了,现在怀上了,她不会打掉吧?

  这么一想,国公爷整个人都要不好了,几个大步冲回了内室,但去净房的人还没出来,他就只能惶惶地搓着手,用双脚在屋子里磨着地。

  好不容易等到人出来,他一个箭步上去,握住了妻子的手,弄得周佩华一脸莫名其妙。

  “娘子,我的好娘子,你现在有了身子,可千万不能想着打掉啊!”

  “打掉?”他这荒谬的想法是从哪里来的?

  雷飞云一脸着急,“娘子,你就说吧,不行为夫就起个重誓,你可不能因为担心孩子生出来以后有什么事,就想着现在把孩子打掉。”

  周佩华终于听明白了,有些好笑地道:“我没想打掉孩子。”

  他这才放心了,长吁了一口气,伸手抹了把额头的汗,“这就好。”

  她重新上了炕榻,斜睨着他,云淡风轻地道:“我有了孩子,自然会为了孩子好好活下去。”

  “那我呢?”怎么能是为了孩子好好活下去,这让他情何以堪?

  周佩华老实不客气地道:“其实,女人这一辈子,绝大部分是靠着孩子过日子,尤其是大户人家,男人也就在怀孕这事上有用,其他时候有他没他,女人是一样过日子的。”

  国公爷顿觉心口疼,但他竟无言以对,这让他更内伤。

  瞧他一脸郁闷又无法反驳的模样,周佩华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

  “娘子……”你何必吓我啊?雷飞云无奈极了。

  周佩华歪在引枕上冲着他招招手。

  他乖乖坐到她身边,任由她巴到他身上,“我有孕了,高兴不?”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娘子请上轿  下一页
第1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裘梦的作品<<娘子请上轿>>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