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娘子请上轿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娘子请上轿  下一页

娘子请上轿  第14页    作者:裘梦

  周佩华睁开眼,看了过去,“嗯?”

  荷香伸手替她掩了掩搭在身上的薄毯,道:“周府送来拜帖,夫人要过府见您。”

  周佩华粉唇轻启,冷冷地吐两个字,“不见。”

  荷香有些迟疑,“这样……好吗?”

  周佩华轻笑,“有什么不好?”

  “那可是老夫人。”

  周佩华嘲讽地扬起嘴角,“不过是白担了个名头罢了。”

  荷香却仍然有些担忧,“但孝字却压住了您。”

  “你只让人回她,国公府最近有事,不便见客。”

  “知道了。”

  周佩华重新闭上了眼睛,眉心微微蹙起,继母突然要来看她,打的是什么主意?周家出了什么事?

  不过话说回来,周家就算出了什么事,又和她有何关系?

  真是好笑了,周家的人既然从来不把她当成周家的人,难不成她出嫁后还会把周家当成娘家?

  第8章(2)

  “夫人,王太医入府了。”外面突然传来一个婆子的声音。

  “王太医?”

  婆子在廊下回道:“是国公爷替夫人去太医院请来的。”

  “我知道了,请太医进来吧。”

  “老奴这就去。”

  周佩华从炕榻上坐起,穿鞋下榻,掀帘走到了外间落坐,等太医到来。

  王太医很快便被人引了进来。

  这是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家,模样正直和善,看着就让人觉得十分可信。

  未曾说话,周佩华先就对这位老太医有了几分不可言说的好感。

  请王太医坐下后,周佩华便将右手递了过去。

  王太医仔细将她的双腕都把了把脉,心中便有了八、九分肯定。

  “敢问太医,我的身体可要紧?”

  王太医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这位年轻的国公夫人,从她淡定的表情语气隐约猜出了一点儿端倪,想了想,开口道:“夫人宫寒之症有些严重,近年恐怕于子嗣上不容易,还需仔细调养为上。”

  周佩华点点头,泰然自若地道:“麻烦太医开方子吧。”

  果然,这位是心里有数的。

  王太医心里肯定了,在下人拿来文房四房后认真写下了调养的方子,然后起身告退。

  周佩华让人送老太医出去,自己又回了内室的炕榻上歪着。

  知道她喜欢北疆的炕榻,雷飞云回京后便又照原样在窗前让人给她盘了一床火炕,冬日里躺在上头着实舒服。

  而出了内院的王太医却没有直接离开国公府,而是转道去了国公爷的外书房。

  雷飞云在那里等着他。

  “老朽见过国公爷。”

  “太医快别多礼,快请坐。”

  知道他心里着急,王太医也没有打花腔,开门见山地道:“夫人确有宫寒之症,依老朽把脉来看,是多年积攒下来的病灶,恐夫人年幼时受了些折磨。”有些内宅阴私之事,光知道都觉得背脊发凉。

  “夫人身体可要紧?”

  王太医提醒道:“夫人如今的症状,近年恐无法受孕。”

  雷飞云叹了口气道,“这不要紧,我只想知道她这身体还能否调理好?”

  “调养得宜,子嗣上无碍,身体自然更无碍。”

  雷飞云对着王太医行了大礼,“还请太医帮拙荆好好调理。”

  “这是老朽分内之事,国公爷不必行此大礼。”

  “费些银钱药材事小,太医只管开方,府里没有的,我让人去寻、去买。”

  “国公爷不必太过心急,夫人的状况正在慢慢好转,老朽观夫人自己心里是明白的,国公爷若想知道内情,不妨直言问夫人,或者夫人身边近身服侍的人。”

  雷飞云沉默了片刻,声音微有些涩,“我知道了。”

  送走了王太医,雷飞云又让人从内院叫来了荷香。

  他原以为有些事他可以不问,可是他突然发现,有些事不问真的不可以。

  他不问,他媳妇儿可能根本就不会告诉他。

  荷香一进门就察觉气氛不对,偷偷看了领自己来的老管家一眼,老管家低下头,视而不见。

  “荷香,说说吧,夫人以前在周家到底是个什么情形?”雷飞云的声音很沉闷,负在身后的手也不自觉地攥紧。

  荷香眼眶微红,咬了咬下唇,双膝跪地,低着头将小姐以前在周家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受的是什么样的折磨,仔仔细细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她说完之后,书房内有很长一段时间的静默。

  窒闷的气氛让老管家的额头都冒了冷汗。

  雷飞云的十指关节捏得咯咯作响。

  好个周李氏!这样对待他的妻子,竟然还有脸上门递帖子!

  “管家,以后周府的帖子不许接,周李氏再上门,直接打了出去。”

  “是。”老管家应得格外大声。

  “荷香,你回去伺候夫人吧。”

  荷香迟疑了一下,还是呐呐地道:“夫人要是问……”

  雷飞云挥手,“你照实说。”

  “是,婢子告退。”

  荷香离开后,老管家上前道:“国公爷,别生气了,咱们帮夫人好好调养身子,等夫人的身子调养好了,迟早会有小主子的。”

  雷飞云摇摇头,有些无力地道:“你不明白,我并不是担心子嗣,我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把这些事告诉我,若是早知道……早知道那周李氏是这样待她,说什么我也不能轻饶了那恶妇人。”

  老管家道:“夫人许是有自己的考量,国公爷也别想太多。”

  雷飞云摆摆手,从椅子上起身,负手往外走,“我去瞧瞧夫人。”

  老管家在后面无声摇头。

  雷飞云一路走得慢,颇有几分踌蹰,见了妻子他要怎么说啊?

  心情复杂的国公爷慢吞吞地进了内院,进了内室,就看到妻子身上搭着条薄毯半坐在炕榻上,似乎是在等他。

  “华儿。”雷飞云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顺势握住她的手。

  周佩华冲着他安抚地笑了笑,柔声道:“我听荷香说了,你可是生气了?”

  他抽出一只手伸臂将她揽入怀中,心疼地道:“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相公,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自我嫁了你,便只剩欢喜了。”

  雷飞云还是气愤难平,“怎能这样就放过那恶妇!”

  她轻笑一声,反问道:“相公觉得妾就是那忍气吞声的人?”

  他低下头,意味深长地看着怀中的人儿。

  周佩华还在笑。

  雷飞云捏住她的下巴,扬眉故意冷了脸,道:“还不快些讲。”

  她拍开他的手,道:“当初文先生决定派人先将嫁妆聘礼送回京,那时我有请他帮个小忙。”

  “文先生?”这里面还有文思远的事?

  “是呀。”

  “你让他帮什么小忙了?”

  “我出钱让文先生找人替我去买了两个痩马给我父亲送过去。”

  雷飞云顿悟,果然是他把妻子想得太过软弱和善了吧,她明明那么聪慧有主见,当初都打算凭一纸书信跟他说再见,日后两不相干了,怎么可能就这么忍下那种恶待。

  “还有啊……”

  “还有?”他莫名感觉到心惊了一下。

  周佩华眨眨眼,很是体贴地道:“你若是不想听,那我就不讲了,这些事到底不是什么好事,说出来没得让你对我心生不喜。”

  雷飞云很是纠结了一番,最后才期期艾艾地道:“你还是讲吧。”一颗心被她这样不上不下地吊着可真难受。

  她凑到他耳边,轻轻地把她又送一匹瘦马给继弟的事说给自家国公爷知道。

  “说起来,我那继弟被带坏还是沾了国公爷您的光,底下那些人想抱大腿乱奉承,结果倒便宜了我那继弟。”说到后面,她脸上的笑已是控制不住。

  雷飞云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是呀,倒也算是老天有眼,报应不爽。

  “其实娘子不在京中的这段日子,为夫也替娘子很是尽了一番孝心。”

  “嗯?”周佩华讶然地转过身瞅着他。他又做了什么?

  他便把这几个月来转送美人给岳父的事说了一遍。

  最后,周佩华笑倒在丈夫怀中。

  她能说他们夫妻这是心有灵犀吗?

  哈哈,他们果然很适合做夫妻啊!

  雷飞云搂着妻子在炕榻上滚成一团,跟她偷偷咬耳朵,“娘子真是让为夫惊讶了。”

  “只是惊讶吗?”

  “不是惊讶,难道还应该是别的?”国公爷表示不明白。

  国公夫人不吝为他解释,“相公难道不是应该觉得我心思太毒,为人子女,对父母不孝;为长姊,对幼弟不悌?”

  雷飞云嗤笑一声,“那娘子以前在周家所受之苦便都活该吗?这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周佩华将脸埋在他怀里,心中熨贴,再没有比这更动听的情话了。

  只是,这人的手是又摸到哪里去了?

  手被妻子按住,他有些不满,“娘子……”

  周佩华磨着牙,一字一顿地道:“我腰酸。”

  国公爷颇感委屈,“都已经三天了,还酸啊?”

  她杏眼一瞪,“你觉得呢?”

  他是饿狼吗?也不想想她一路舟车劳顿,本就需要好生休息,就那么不管不顾地死命折腾她。

  哼!

  国公爷腆着脸陪笑道:“我觉得应该可以了啊,娘子——”他刻意拖长了尾音,装乖示弱。

  周佩华抡起粉拳往他胸膛直招呼,“你还能不能要点儿脸啊,能不能!”好歹也是一品国公兼大将军,做出这种样子还能看吗?

  不料有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道:“我要脸干什么,我在你跟前根本不需要脸这种东西。”

  她被他这无赖样气得都笑了。

  ……

  在两人一起达到欢愉顶点的时候,他在她耳边呢喃道:“你是我的,真好,我没有错过你,真好……”

  真切地占有,最深的充实,只有这一切能让他觉得心安,让他自从听到那些过往而揪疼的心重归平静。

  第9章(1)

  京城,天下首善之地。

  京城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总是要比其他地方的百姓来得丰富,什么抄家灭门、下狱流放、逼宫谋逆之类的。

  近来,大理寺少卿府里传出了一些流言,什么继母不慈、继妹不贤、继弟混帐,简直是好戏连番上阵,其中还牵涉到了当朝镇国公,因为这位大理寺少卿与元配所生的嫡长女便是嫁给镇国公为妻,是超一品的国公夫人。

  这大理寺卿是有多想不开,摆明了大女婿是这样一根粗壮大腿,却任由不贤继室一再迫害女儿,差一点儿就让国公夫人出嫁前便在家中病故。

  这就难怪大理寺少卿夫人上门,人家镇国公府闭门不开,甚至动手驱赶,这种人怎么可以让她攀亲?

  路人光是听到周大人家的那位继室对元配嫡长女从小到大做过的事,都要忍不住齿寒。

  镇国公为妻子撑腰,撑得好!

  京城百姓在谈到镇国公时,突然又想起了以前跟玉大人之间不能不说的爱恨情仇。

  以前众人都认定玉大人有断袖之癖,瞧上了当年镇国公府英武不凡的雷小将军,害得小将军婚事几多波折,就连雷小将军熬成了雷大将军,也一直打光棍。

  就在大家都以为在玉大人的强势坚持下,雷大将军只怕就要孤独终老,仅能跟着玉大人死磕了,没想到玉大人突然也娶亲了!

  说到玉大人娶亲,自然而然就回想起数月前御史叶大人家的风波。

  继妹不顾廉耻抢夺嫡姊婚约,最后没落了个好下场,继母原来更不堪,早年竟然以贵妾身分逼得叶御史的元配下堂求去。

  这一出出高门大户的内宅好戏,真是让百姓们过足了瘾,茶楼博士的戏本子都翻了不少的花样出来,不计名利地将那些恶毒继室的丑恶嘴脸宣扬得人尽皆知。

  玉大人娶亲了,调任回京的大将军也娶亲了,这真是断袖多年,一朝各奔东西,各自圆满。

  这对名声响亮的断袖,妻子娘家又有那么多糟心事……吓!难道一起断袖时间长了,冥冥中就会越来越像?

  更惊人的是,无论是玉大人还是镇国公,两人成婚之后多把妻子拘在内宅,轻易不许出门见人。

  怎么感觉略有些不对呢,断袖疑云再次浮上百姓心头,各自揣测,这里面是不是真有点儿什么呢?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娘子请上轿  下一页
第1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裘梦的作品<<娘子请上轿>>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