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娘子请上轿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娘子请上轿  下一页

娘子请上轿  第13页    作者:裘梦

  对于自家相公对父亲那满满的“孝心”,远在北疆的周佩华自是不知道,这事没人告诉她,她现在只有一件事要忙,就是整理行李。

  不收拾不知道,一收拾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东西要装箱,零零碎碎、大大小小,最终装了六辆大马车才算装下。

  然后,还得有一辆大马车负责装她这个女主人,两辆青布马车,一辆归老管家,一辆归荷香,方便他们乘坐休息和放置随身的行李。

  还有一辆较大的马车,是给随行的亲卫们路上轮流休息用的,因为总有一些亲卫需要值夜。

  一行光大小马车就有九辆,护送她回京的亲卫更有一百名,和当初下江南迎娶她的数目一模一样。

  镇国公麾下总共有五百亲卫之数,雷飞云回京时带走了三百,这次周佩华回京带了一百,还剩一百则留在北疆护卫三皇子。

  雷飞云信上没有提及这留下的一百名亲卫,周佩华心领神会,亦不曾理会。

  当马车辘辘驶出边城,周佩华忍不住掀起车帘回首。

  不知不觉,她竟然在这座城里生活了快一年,她以为自己受不了北疆的清苦严寒,可事实上她过得相当开心。

  人世间的事,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

  “夫人,是不是舍不得?”

  周佩华放下车帘,向后靠在引枕上,看着放下另一边窗帘的荷香,反问道:“你呢,舍得吗?”

  荷香很认真地道:“虽然比不上江南繁华锦绣,婢子却很喜欢这里。”

  周佩华微微一笑,“我也是。”

  “夫人,京城是不是很繁华?”

  “京城嘛……”周佩华陷入回忆,说话速度慢了下来,“我在京城生活过一段时间,可是那时候年纪太小了,没什么印象。”

  “这样啊……”荷香有一点儿失落。

  见状,周佩华不由得低声一笑,“傻丫头,这次进京,若无意外,咱们便是要在京城定居的,京城什么样,多住几年你不想了解也了解了。”

  荷香却没有被自家小姐说服,皱皱鼻子道:“那可难说,婢子被困在内宅之中,对外面的事知道的也不会太多。”

  周佩华笑着闭上眼睛,云淡风轻地道:“我们离开周家已经有一年多了吧,你在北疆城内难道被困在内宅了吗?”

  被小姐的这番话一噎,荷香有点不甘心,忍不住重用旧日称呼,道:“小姐,回到京城,姑爷真的不会拘束你,还会由得你自由吗?在北疆时,哪次小姐出门不是从头被遮到脚?”

  “咳……”周佩华不自在地清了下嗓子,啐了口,“坏丫头!”

  荷香得意地笑起来。

  不过周佩华没有让她得意太久,紧接着又道:“便是从头遮到脚,也是能出门的,不是吗?”

  好吧,还是她家小姐赢了。

  第8章(1)

  枝头的黄叶被寒风吹落,天地景色日渐萧索。

  行人都换上了冬衣,马车也换上了厚厚的车罩。

  在进京的队伍中,有一支最为醒目。

  马车数目不是最多,但随行的护卫却是最令人侧目,那一身的铁血凶悍之气,只消一个眼神,就能让人心头一凉。

  有一群这样的护卫,一路行来,当然没有人敢打车队的主意,所以他们一路平安地距离京城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他们到达京城的时候,天上飘下了细碎的雪。

  荷香兴奋地将手从马车车窗伸出去接雪,“下雪了!夫人下雪了!”

  周佩华淡淡地道:“我看到了,你也不嫌冷。”

  目光不经意一瞥,荷香的声音变得更加兴奋,“夫人,是将军,是将军!”

  车帘猛地被人从内掀起,一张美丽娇俏的脸庞探出,却被扑面的冷风一冻而微微侧首,另一只手下意识在脸前挡了一下。

  前方马蹄声骤疾,很快便来到马车前,一只大手从马背上向她探去。

  周佩华莞尔一笑,将手放到那人手中。

  一身常服,身罩雪青色的裘皮披风,骑在那匹红色的火焰驹之上,向她探手而来的英俊男子,不是雷飞云又是谁。

  “你终于到了。”雷飞云大手一施力,便轻易将她拽上马背,搂在自己身前,用披风将她仔细包裹住。

  周佩华笑着仰头看他,“相公是专程在这里迎我吗?”

  “嗯。”雷飞云箍着她的腰的一只大手紧了紧,压低声音又道:“一灯想你。”

  她低头含笑,粉面微烫,身子又朝他蹭了蹭。

  “咱们回家。”

  “好。”

  雷飞云拉转马头,马鞭一挥,胯下战马立时四蹄飞奔,沿着官道向前直奔而去。

  路过十里长亭,马蹄不曾停顿半分,径直奔入大开的东城门,一路直往城北镇国公府而去。

  高高矗立的国公府第,门前蹲坐的石狮十分威严,朱漆大门上铺首衔环狰狞。

  火焰驹在府门前收蹄,雷飞云飞身下马,然后将妻子抱下马背,转身拾级而上,大步往里走。

  一路行来,府内仆役纷纷行礼。

  雷飞云一路抱着妻子进了内院,入了夫妻俩的起居小院。

  屋前廊下的青衣婢女伸手将帘子掀起,好让他们进房。

  雷飞云进屋前顿了下脚步,冷声吩咐,“都在外面候着,没有吩咐不许进来。”

  “是。”

  屋内的热气扑面而来,周佩华觉得整个人都舒展了。

  雷飞云进到内室,将她放坐到床边,替两人褪去了大衣。

  周佩华打量着这陌生却又熟悉的房内摆设,眨了眨眼,“跟北疆行辕的好像。”

  “当然像了,我尽量让他们照着北疆咱们的屋子收拾的,娘子可还满意?”

  她一巴掌拍开他解她衣裳的手,杏目微瞋,“做什么?”

  雷飞云不屈不挠继续伸过手去,一边道:“你说还能做什么,你现在进了京,我茹素的日子就该结束了,先开开荤再说。”

  “呸!你能想点别的事吗?”

  “现在我只想这件事,别的事暂且顾不上。”他为了接她,今天都特意到吏部递条子告假。

  说话间,周佩华的上衣已被脱得只剩下樱红色的抹胸,她羞红了脸,微侧转身,低头去解下裳,算是默许了他的请求。

  雷飞云见状笑了,快手快脚地把自己扒光,将她扑倒在床,用脚勾落了床帐。

  他进入得急切,她一时无法适应,疼得她紧咬着牙,拍了他胳膊好几下。“雷飞云……”

  他一边揉搓着她的身子,一边快速抽送,渐渐地花巷润泽起来,他进出益发欢畅。

  周佩华被这样那样不知道折腾了多久,身上的人才渐渐停了下来,她背过身去,手抓着枕边,半闭着眼,急急地喘着气。

  雷飞云从后头握住她的两座玉峰,在她耳边欢畅低笑,“华儿,有没有想我?”

  她懒懒地“嗯”了一声,整个身子都累极了,久不行房,刚才实在是被他要得狠了,现在都觉得没落到平地。

  “娘子……”

  她不想理他了。

  雷飞云翻过她的身子,将她搂在怀里,拉过被子将两人盖严实,手抚在她的背上,轻声道:“累了就先睡一会儿。”

  在熟悉温暖的怀抱中,周佩华渐渐睡了过去,像一只温驯的猫儿安稳地伏在他怀中。

  院外突然有了响动,雷飞云猛地睁开了眼。

  “国公爷,老管家他们回来了。”

  雷飞云低头看了眼怀中熟睡的人儿,回道:“让他们先收拾吧,晚饭时我再出去见他们。”

  “是。”

  院子里又恢复宁静。

  雷飞云心满意足地闭上眼,她回到他身边,他才算是完整的一个人。

  周佩云觉得自己没睡多久便被叫醒了,她扶着头被人拽坐起来,却顺势往前扑倒在那人身上,咕哝道:“人家好困。”

  雷飞云笑着扶住她,道:“先起来洗漱一下,吃过晚饭咱们再睡,要不夜里该饿了。”

  她伸手揉了揉脸,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一对上某人那张正直英俊的脸,她就忍不住先啐了一口。

  他笑着亲了她的唇一下,拿过衣物帮她穿上,一边吃点香甜嫩豆腐,两不耽误。

  穿好了衣服,周佩华被抱到妆台前坐下。

  荷香站在内室门外,眨巴着眼睛怯怯地道:“姑爷,还是让婢子帮夫人梳头吧。”小姐第一次在国公府亮相,姑爷那梳头的手艺真的不值得期待。

  她以人格发誓,是真的非常不值得期待!

  雷飞云想了想,最终放下了拿在手里的玉梳,老大不情愿地道:“还是你来给夫人梳头吧。”

  荷香赶紧进来了。

  周佩华透过菱花镜看到他的表情,忍不住低头抬袖掩口轻笑。

  荷香咕咕哝哝地走到自家小姐身后,拿起玉梳,仔细地帮她顺发。

  雷飞云就坐在一边看。

  梳好了发髻之后,荷香打开妆台上的妆盒,顿时被一片珠光宝气闪花了眼。

  似乎是知道她们主仆会有什么反应,坐在一边的某国公爷适时开了口,“京城不比北疆,门面还是要紧的。”

  荷香咂咂嘴,咽了口唾沫,对自家小姐道:“夫人,咱们入境随俗好了。”

  周佩华伸手揉了下额际,道:“别听你家姑爷乱讲,我脑袋又不是珠宝匣,随便挑两样先凑合着就好,不过是吃个饭罢了。”

  “怎么可以凑合!”某国公爷不满了,起身走上前看着自家娘子,“娘子,这都是为夫替你精心挑选的。”

  周佩华明白地点头,“所以说你挑首饰的眼光真的不怎么样。”

  雷飞云尴尬得一时无语。

  荷香低头窃笑,小姐这话可是戳到姑爷的痛处了。

  “荷香,别磨蹭,赶紧先帮我戴首饰,插两支宝石簪子就行。”

  荷香应了一声,挑了两支镶宝石的簪子,小心地插入发髻中。左右看了看,又从妆盒里挑了朵紫玉雕成的芙蓉花簪入发髻正中。

  “好了吗?好了咱们就出去吧。”周佩华摸了下鬓角,从绣墩上起身。

  荷香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雷飞云已经牵起了妻子的手往外走。

  荷香偷偷翻了个大白眼——这种总是被人忽视的感觉真的好憋闷!

  晚饭当然不是在两人院子的外间吃,否则周佩华不需要精心妆扮。

  晚饭摆在国公府的正厅,府里上上下下,内外大小管事、婆子都要在饭后前来拜见当家主母。

  呃,据说这是国公爷亲自下的命令。

  许多人都闹不明白,明天正式再见不可以吗?

  譬如老管家雷山这样的老仆人就可以私下问原因,他们家国公爷特别诚恳地告诉他,明天他们家国公夫人肯定起不来,还是趁着吃晚饭的机会先认识大家一下好了。

  活得够久的老管家心领神会。

  正厅里被烛光映得亮如白昼,好方便主母能看清楚答话人的模样。

  周佩华看得很清楚。

  但是她得承认,国公府上上下下的管事、婆子加起来也没太多,看来人口还是比较简单的。

  但全部的人认一遍,听他们讲各自分管的事务,时间也就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接近酉时末,一切才总算结束。

  周佩华的腰本就被雷飞云折腾得酸痛,现在又端坐了这么久,腰都快不能弯了。

  下人一散,她就没形象地瘫在椅子上,有气无力地对荷香道:“过来扶我一把。”她的腰啊!

  荷香先朝自家姑爷看了一眼,确定用不上自己后,就老实地站着了。

  雷飞云将周佩华抱了起来,她的头靠着丈夫的胸膛,双手环住他的颈子,轻轻地闭上了眼,嘴里抱怨道:“好累。”

  雷飞云柔声道:“我们回去休息。”

  “嗯。”

  然而等回到卧室,周佩华才知道自己想得太简单了,她昏睡过去之前,只有一个念头,她的腰已经不是她的腰了。

  等周佩华的腰终于能够正常使用的时候,赦免三皇子的圣旨也送出京城了。

  一手轻捶着后腰,一手拄在引枕上支着头的周佩华,眼眸半眯,轻轻地吐了口气。

  三皇子到底还是等到了,或者该说她家国公爷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见的局面?

  珠帘轻响,有人走了进来。

  “夫人,周家夫人进京了。”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娘子请上轿  下一页
第1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裘梦的作品<<娘子请上轿>>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