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首页 > 作家列表 > 裘梦 > 娘子请上轿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娘子请上轿  下一页

娘子请上轿  第12页    作者:裘梦

  二小姐和少爷当年小小年纪便伙同他们的母亲搓磨她家小姐,有今日之报理所当然。

  想到二小姐,荷香倒是有些奇怪,“那二小姐呢?”

  周佩华歪了歪头,语气颇是耐人寻味,“吕家公子啊,那可是个妙人。”

  小姐的神情真是太有内涵了。

  周佩华很好心地主动解释道:“吕公子通房侍妾一堆,搞不好现在庶长子都出生了,你家二小姐呀,一进门怕是就要当娘,母亲当人继室当得这么有心得,想来妹妹做人嫡母也得心应手呢!”

  荷香若有所悟,“夫人,这些都是叶姑娘帮您打听的吧?”

  周佩华坦然道:“是呀,秋萍人面广,打探这些消息对她来说轻而易举。”

  荷香心里直叹气,自从遇到叶姑娘之后,她家小姐就在黑化的路上一路狂奔,现在真是完全拉不回来了。

  唉,她突然好替姑爷担心,要是哪天姑爷有了其他女人……光是想象那下场就让人脊梁发寒啊,算了,她还是不要多想了,反正也不关她的事。

  荷香特别心宽地把对自家姑爷生起的那一丝丝担心速速地放下了。

  江南周家。

  周李氏现在的日子过得很是煎熬不顺心。

  京里传回消息,丈夫屋里多了两个妖精,他简直把那两个妖精给宠上了天,吃穿用度都比她这个正牌夫人还要好。

  这倒也罢了,等到女儿出嫁,她进京之后必要好好收拾那两个妖精,让她们知道轻重。

  可她寄予厚望的儿子却被发现沾染上了吃喝嫖赌的恶习,这究竟几时发生的事?儿子在书院读书不是一向勤奋上进的吗?

  周李氏将儿子身边伺候的下人找来,几板子下去,话就全吐了个干净。

  竟是因着家里的大姑娘嫁了当朝的镇国公、镇守北疆的大将军,一些扒尖了脑袋想投机的人便盯上了儿子这个国公爷的小舅子,投其所好地巴结奉承,不知不觉就将儿子给引到了歪路上去。

  周李氏心中恨极了。那个扫把星!人都出嫁了,还害了她儿子,当初她要是病死了,她现在就不用面对这些个糟心事儿。

  她正满心怨恨,就见宝贝女儿哭着跑了进来。

  “娘!娘……”

  “乖女儿,娘的心肝,这是谁给你气受了?”

  周佩锦如花似玉的小脸上满是愤怒,“娘,那吕家怎可如此欺人?”

  “这又是怎么了?”

  周佩锦恨声道:“我还没进门,他的一个侍妾竟然就生下了庶长子。”

  “什么!”周李氏大惊失色,一把抓住女儿的手,急声道:“你说什么?”

  周佩锦咬牙道:“吕家生了庶长子!”

  周李氏捂着心口,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好不容易平稳了呼吸,克制不住地尖着嗓子道:“吕家欺我儿太甚,庶长子这样的事竟然瞒得这样紧!”

  “就是说啊,娘,我马上就要嫁过去了,我可不想一进门就当娘。”周佩锦眼泪扑蔌簌地直掉,又是恼怒又是伤心,“吕家摆明是欺负人,娘,我们可不能饶了他们。”

  “娘会帮你做主的。”

  一听,周佩锦的心才定了下来,这也才发现母亲的脸色不太好,又想到刚才看到几个被拖下去的奴才,安慰道:“娘,那些奴才不中用,发卖了就是了,犯不着气坏了自个儿的身子。”

  周李氏重重叹了口气,“乖女儿,你哪里知道这里面的事。”

  “这是怎么了?”

  周李氏便将儿子的事说了,好不容易压下的怒火又窜了上来。

  周佩锦倒是冷静,“弟弟年幼,一时贪图新鲜,只消拘些日子,必是能改过来的。”

  周李氏一听,恍然大悟,忙不迭地道:“对、对,锦儿说的对,我这可不是急糊涂了,煜儿可不是还小,性子还能拘回来,我这就叫人去请了先生来,就在家教读,再不教那起子坏良心的带坏了他。”

  周佩锦肯定地道:“就是如此。”

  周李氏立时扬声,“来人。”

  屋外伺候的管家低头进来。“夫人,有何事吩咐?”

  “派人去打听哪里有好的坐馆先生,不拘多少价钱,挑好的请来。”

  “是。”管家领命而去。

  第7章(2)

  与此同时,被拘在外院书房的周佩煜则显得有些焦躁,他早已习惯流连青楼,每日温香软玉在怀,享受那鸳意交颈、鱼水极乐,现在被困在府里,什么都没了,实在很不适应。

  “少爷,用茶。”

  清脆的声音传入耳中,他目光灼灼地看过去,是外书房伺候的小丫鬟,模样虽然比不上那些千娇百媚的花娘,倒也算清秀,他控制不了体内的热,只好将就了。

  周佩煜一把拽过小丫鬟,把人给甩到了一旁的软榻上。

  “少爷!”小丫鬟惊慌失措。

  他根本不理会她的抗拒挣扎,粗鲁地撕裂了她的下裙,扯落了衬裤,粗暴地占有了她。

  小丫鬟一边挣扎,绝望的泪水从眼角滑落,她本已许了庄子管事的儿子,如今怕是不成了……

  周李氏处置了府里的一些事务,便想着去书房看看儿子,怕儿子仍使性子,说些不中听的话,就没让人跟着。

  结果,她越接近书房,那并不陌生的男女交缠声响便越清晰,她甚至听到儿子略带不满的斥责——

  “哭什么哭!爷收用了你,是你的福气。”

  站在门户大开的书房外,周李氏的手扶在门框上,浑身气得直打颤。

  透过书房多宝格,她能清楚地看到儿子正俯在一个丫鬟身上大力耸动……

  用力闭了闭眼,周李氏咬紧牙根,默默退到廊下,男人在这种关头,若是被惊吓到,以后会有问题的,纵使她再怎么气恼儿子的不争气,也不得不为他的日后考量。

  好不容易里面的声响终于停了,周李氏手中的帕子也快要被绞烂了,她这才走了进去,严厉地唤道:“煜儿。”

  周佩煜这时正在提裤子,听到母亲的喊声,心头一惊。

  被破了身子的小丫鬟一手紧抓着衣裳,狼狈地从榻上滚落,哆哆嗦嗦地伏地跪倒。

  “煜儿,你这是在做什么?”

  周佩煜很快就恢复冷静,他挑衅地挑了下眉,边系腰带边道:“不过收用了一个丫头罢了,还能做什么。”

  周李氏的心痛到不行,低头冲着丫鬟骂道:“你个下贱蹄子,还不赶紧滚下去!”

  小丫鬟不敢反抗,只能屈辱地踉跄往外退。

  周佩煜却道:“这丫鬟我要了,娘让她留着伺候我吧。”

  周李氏按按眉心,“好吧,就收了做通房吧。”

  周佩煜脸上这才带了笑,走过去扶着母亲往外间走,在中堂椅子上坐下,“娘,你要把儿子拘到什么时候?

  儿子还要回书院继续读书的。”

  “书院不去了,以后你就在家中攻读。”

  闻言,他不豫地紧皱起眉头。

  周李氏拉过儿子的手,语重心长地道:“煜儿,娘也是为了你好,那起子坏良心的是存心要带坏你,你就好好在家读书,到时候金榜题名,光宗耀祖,才是正经。”

  周佩煜悻悻不语。

  她也知道一时要让儿子收心不可能,只能循序渐进慢慢来,不如先放两个丫头到他房里,先拢住了他的心再言其他。

  她心里暗暗将主意打定,决定从府里挑两个好颜色的出来,若是府里实在挑不出,用买的也行。

  就这么刚好,周佩华差人买下的瘦马被安排进了周府,做了周佩煜的通房丫头。

  可想而知,打着攻读诗文、红袖添香招牌的周家少爷,跟那被精心调教过的扬州瘦马还能做什么,不过是整日被翻红浪,极尽欢爱之能事罢了。

  只不过在瘦马有心暗示下,他懂得了迂回作戏,做了些表面功夫应付母亲,免得她总要叨念。

  这名唤小柳的瘦马日日勾着周佩煜声色犬马,小柳不知这周家得罪了什么人,但她被人买下送入周家要做什么,她却是知道的。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周家要怪,就怪他们少爷私德不修,给了人可乘之机。

  原本她只要引坏了周家少爷的性情便能功成身退,但她也是个有良心的,买她的人给她的报酬很丰厚,又替她安排好了退路,她索性暗中对周佩煜下了虎狼之药,加速弄败他的身体。

  反正在小柳看来,这周家的主母和少爷小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种人不需要对他们客气。

  江南周家的是是非非对身在北疆的周佩华没有什么影响,把痩马送进周家后,其他的事情她就不管了,结果是好是歹,得看继弟自己了。

  有些报复,她只做一次,能否避过,端看当事人自己的心性。

  周佩华现在关注的重点是她家相公,人都已经离开三个多月了。

  唉……

  八月十五,二皇子发动宫变,她家相公及时领兵进宫救驾。

  随着京中邸报一起送来北疆的还有一封家书,某人在信里说了,他虽然接下了新的任命,但只恐圣上是一时权宜,要再看看情况才好决定是否接她入京。

  在那之后,又过了一个多月,从邸报上看,京中形势似是已稳,可她家相公的任命到底是什么样她却不知道,那家伙也不知道多写几封信来。

  周佩华忍不住又长长地叹了口气。

  荷香掀帘子进来,将手里的茶盏放到小几上,忍着笑道:“夫人可是又想将军了?”

  周佩华没好气地道:“我想他干什么?人家大将军现在可是乐不思蜀,哪里会记得北疆还有个人。”

  荷香忍俊不禁,“这可不就是想了吗,想得都怨起来了。”

  周佩华瞪了她一眼。

  荷香从袖子里抽出一封信,在自家小姐眼前晃了晃。“夫人,这可是姑爷的信喔,要不要看?不要的话婢子就拿去扔了。”说完,她作势就要把信往窗外扔。

  周佩华顿时眼睛一亮,啐了她一口,伸手把信抢了过来。

  趁着自家小姐拆信的当口,荷香笑嘻嘻地道:“说不定这封信就是让夫人进京的呢!”

  周佩华飞快将信看了一遍,忍不住将荷香上下打量了一番,笑道:“行啊,荷香,你可以摆摊算命去了。”

  荷香一脸惊讶,“真的是让夫人进京的信?”

  “嗯,这几天收拾收拾东西,咱们准备进京。”

  “哎,婢子这就去!”

  看着荷香像阵风儿似的刮了出去,周佩华不禁摇头失笑,怎么她比自己还着急啊,这丫头真是!

  她一边笑,一边拿起炕几上的茶盏,轻啜着茶汤。

  好在她的嫁妆和当初的聘礼都提前送回了京城,省了不少功夫,只是这些年雷飞云镇守边疆,行辕里的东西仍是不少。

  更何况,她自江南嫁来,便一直在这里生活,对这里的感情不是说说就罢了的,这里有太多美好的回忆,突然之间要离开了,心中涌上浓浓的不舍。

  另一边,荷香一路跑到外院,把消息跟老管家雷山一说,雷山马上吩咐人手开始收拾。

  这一老一少、一内一外开始忙了起来,打定主意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箱笼,上路回京。

  如今已是十月中旬,天气渐凉,早一日上路,早一日回京,也免得天气一日一转冷,路上受罪,再说,将军离开了几个月,肯定对夫人很是想念,他们必须加快手脚才行!

  不得不说,这一老一少对雷大将军的心思吃透了个十成十。

  京中的雷飞云是真的很思念远在北疆的娇妻,信一发出去,每日没事就看着北方叨念,恨不得妻子下一刻就出现在面前。

  想到妻子,就想到他那个岳父,周文瑞目前官任四品,在大理寺任职。

  他回京的这几个月,跟岳父来往不多,仅有几次来往也是将别人送他的女人一股脑地全转送给岳父,他就是想替妻子报点小仇,觉得送女人给岳父肯定能给周李氏添堵,就算添不了堵,岳父只要把人收了,也算是替他处理了大麻烦,毕竟妻子警告过他不可以有别的女人,岳父受用,他也得利,一举两得,甚好。
欢迎您访问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www.fmxsk.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


上一页  娘子请上轿  下一页
第1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免费阅读网www.fmxsk.com
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裘梦的作品<<娘子请上轿>>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凤鸣轩书库全本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www.fmxsk.com!